副欄集 2007

Lim Bun-hoa (林文華)

有位三十多歲很和善又熱心的計程車司機,他的「執業證」看起來顏色有點怪。他告訴我,那是他自己作的。我真的嚇到了,原來他的營業執照是假的。
他無奈的說出他的故事:讀書時「年幼無知」犯了重罪,他也坐完了牢。可是,到了社會找工作,完全碰壁,沒有人願意僱用。
他為了生活養家,只好開計程車,可是有前科的他就是拿不到執業證照,所以只能自己作一張冒險使用。我真是替他擔心,早晚會「罪加一條」。
最近看到「大炳吸毒事件」,媒體幾乎都很寬容與體貼的報導,把大炳「懊悔」的一面放極大處理;還擔綱反毒大使,繼續走自己的演藝生涯。
又有一位因身份證掉了,被他人冒用在銀行開戶犯罪,結果靠薪水過活的自己被判要每月被硬扣兩萬給銀行,共被追討四百萬;銀行沒有錯嗎?為何可以被人冒用證件開戶?
這事又讓我想起「宋興票案」的安然落幕
唉 …… 平平是人,哪會差這多?我要問:名人犯錯就那麼容易被原諒嗎?這算不算也是個階級社會
又 …… 讓我想起「胡瓜」等等一堆 ……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