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欄集 2005

Lim Bun-hoa (林文華)

黃天麟先生是誰,我不認識;我只知道他是「國策顧問」。
黃先生年齡多大?我不知道。但是,他的每一篇文章都強烈引我認真閱讀。
我讀過黃天麟的文章多到數不清,不過這麼多文章運用各種實例和數據分析,談的都是同一個主題「台灣經濟的興衰,存與亡」
黃先生不停不停的寫,到今天仍然都只寫這個主題;可是,台灣的經濟政策卻反向朝向火坑一直走去,完全不理會黃天麟的苦口婆心。
令人驚訝!黃先生還是不氣餒,不放棄,一直寫。
貴為國策顧問,寫的文章到底給誰看?該看的都沒看到嗎?
國策顧問拼全力的為台灣奉獻心力,都變成「狗吠火車」!!!那麼,人民還能容忍這款的管理當局嗎?
過去,沸沸騰騰的抗爭團體哪裡去了?為何落到只剩幾個「良心份子」孤軍奮鬥?
曾經聽到一個年輕人說:我也知道那個候選人很不好,不過我還是會選他。我不懂,難道這也是「自有主張」的表現嗎?
最近幾個司法案件的偵查與判決,又即興又脫韁。難道這就是「司法獨立」的表現嗎?
李鴻禧老師曾感嘆:「憲法教育脆弱,台灣多數民眾對憲法沒有概念,無法參與、瞭解憲政改革的重要性。
蔡百銓老師說:「當人權教育在國內深入紮根後,台灣很不可能再出現獨裁統治。
笨蛋!一切問題出於教育!
執政當局迷信「開放」,以為所有問題開放就是進步,什麼都以開放為依歸。
當人民的憲法、人權教育根基仍然薄弱,會多少能耐承受對敵國的門戶開放?
我們不甘心,眼睜睜看到「台灣」這個還來不及長大的小孩,就這樣讓無能的「管理當局」給毀了。請求執政者拿出良心,也是你們的責任,給台灣一個長大的機會好嗎?
台北的「教育聖地 ── 孔廟」,小時候學校讀到:孔子有教無類。記憶中每年都有盛大活動,且還上媒體重要版面。
前幾天,正好來到大龍峒孔廟附近辦事。因教師節快到,好奇之下順道前往孔廟參觀。
令人萬分失望,台北市政府努力推動無障礙環境好多年了,眼前的孔廟竟仍如此誇張。足足繞了孔廟一大圈,所有的出入口都無法進入。
我不懂,是否身體有「缺角」的人,就是不健全,就不能在「教育聖地」出現,有礙觀瞻?
選舉就是選舉,是適當人才透過公平競爭獲得多數選民的認同。可是,這次地方首長選舉,竟然有「讓」「不讓」等爭執,甚是荒唐!又是一次玩弄選民的惡霸心態,民主喊假的!
基隆市長選舉,小黨竟然向大黨嗆聲要讓。大黨讓不讓呢?選民哪知!只知大黨硬塞給市民的與民間期望落差很大。
其實,小黨本不應計算一次輸贏,勇敢展現企圖心與大黨強力競爭才對。而大黨不但沒有讓不讓的問題,更應認真推出清新人士,不怕新人敗陣,就是要端出好的,才不會對不起人民。
變變變,這個世界一直在變,我們何其有幸活在這個年代。
我下載了 Google 的 3D 衛星空照圖資料搜尋軟體,實著有點嚇到了。從碧藍的地球慢慢拉近,找到台灣,再繼續拉,最後竟然可以看到我家,連社區最近從地下室上移的發電機,對面學校剛做好的門口遮雨棚 …… 全都呈現。
免費的軟體服務都能做到如此,讓人驚覺:世界時時在變,我們必須用更寬更廣的視野,看待所有的課題。
我們提醒執政當局,如果施政太執迷於「台、中關係」的小格局,很有可能會斷送掉台灣立足於地球村的機會。
台灣的政治菁英們,果然缺乏「數學人才」,放眼望去律師一堆。
就是因為不懂數學,所以常常講錯話還滿心得意。
台灣的前途就寄望在新一代的數學人才,請大家告訴我,要怎樣才能讓流浪漢乖乖閉嘴;因為我們家的事,我們要自己來處理。
1988 年末,十二名原住民朋友從台南搭乘兩部小貨車來到嘉義市火車站前的吳鳳銅像邊。他們有個共同的願望:希望能除掉原住民心中的「自卑感」。
他們認為要拆除這自卑感,建立民族的自信心,第一步就是先拆毀象徵著污穢原住民人格尊嚴的吳鳳銅像。
時值高壓統治時代,這些可敬的原住民,可以為了對的事情而動手「損毀公物」,令人敬佩;司法也給予無罪。
相對之下,我們感到慚愧,高壓統治已然結束;但眾多學校的校長們,仍然讓蔣介石銅像矗立在校園中,簡直「麻木不仁」。
難道,要等到某天,出現某些勇敢有靈魂的學生或是明智的家長,動手扳倒嗎?
相信一定會有這麼一天,到時候學校不感難堪嗎?教育官員能作壁上觀?
前幾天,藉著陪考的機會,來到這所台北最頂尖的高中 ── 建國中學。路上心中難免好奇,究竟一流一的學校會是什麼模樣?校園裡面展現出來的是什麼樣的氣質與文化特色?
抵達了,心也涼了半截,眼前一座高聳筆直的蔣介石銅像加上龐大的基座,就擋在“紅樓”的前面。
我要請問,這個濫殺台灣菁英的中國軍閥到底對建中有何不可磨滅的貢獻?必須被放置在學校最重要也是最醒目的地位?還題字「精神永在,常相左右」!
到了今日,台灣最頂尖的高級中學仍然如此荒唐,那麼我們要如何教導學生學習「反省」?
不是安慰話,沒能考上台北建中,其實也是一種福氣;換句話說,有靈魂的學生從建中畢業,必須低著頭走出校門,因為學校令人感到羞恥。
奉勸全國辦教育的大家長們,早日挺起胸膛拿出良知,趕緊處理校園裡不當的「精神標籤」。
國內金融機構、郵政、醫院 …… 等都有個共同的特色,即服務人員隔著櫃檯高高在上。讓坐在輪椅上的客人十分難堪,彷如「小孩仰望大人」,甚至相互看不到。
近年,很多銀行陸陸續續動工裝潢門面,讓我們見到整列高櫃檯外,總會多出兩三個降低的櫃檯與平視的櫃員出現。
後來我恍然大悟,那些降低的櫃檯是為了「現金卡業務」而設的。
為何台灣金融機構如此荒謬文化?擺高姿態服務客人,壓低姿態拉生意;原來「服務」和「生意」姿態大大不同
我們常常碰到服務人員隔著櫃檯「指揮」別的「陌生客人」動手協助殘友存錢、領錢、寄信、掛號 …… ,不問輪椅客人是否同意;這樣的服務對待,事實上也是「歧視」。
寶貴的歷史及文化資產,一旦遭毀,再也回不來了。
為何台灣到今天,仍然不懂什麼是寶?廖文毅家族墓園遭地方政府蠻橫對待,我們還能說什麼?
政府公務員們,每年花費巨額人民納稅錢出國考察,到底學到什麼?
為什麼人民的聲音就是如此微弱?
最近的台日漁事糾紛,其實是好事,正好給兩國政府有個很好的談判氣氛,有機會解決長期懸著的重要課題;不論台灣或日本兩方政府都有責任為漁民生計出面協商,否則就是怠惰。
可是國內就是有批人很奇怪,平常面對中國事務,總是擺出“不可激怒對方”陣勢,強迫政府將敵國惡意當成善意給吞下。
這次,面對非敵國的日本政府,卻逼我國政府派出軍艦,宛如要挑起戰爭似的。真不知是否想藉此引進中國加入這場衝突,爆發區域戰事?
如果真是如此,國內的這批人是否就是亞太動亂的「活性因子」?
一位住在高雄的殘友,買了半票搭上火車,一路來到台北,下火車站後,接下來 …… ,動彈不得;這就是台灣的無障礙環境。
事實上,這是全國行動不便殘友的無奈;因為不是台北市殘友就沒資格搭北市的復康巴士,更誇張的是台北縣殘友也不能搭。可是,服務行動正常人的公共交通工具卻可以無疆界自由穿梭。
我們的政府,到底怎啦?請不要跟我們說:「資源有限。」
不是我要說重話:「這根本就是歧視」,我有很充分的理由作這樣的強烈指控
不論過去或現在,台灣統治者,最喜歡說:「依法 …… 」
過去,外來政權拿「依法 …… 」當暴政武器,維護親統治者,剷除異議。
現在,本土政權拿「依法 …… 」推卸責任,包容昔日不公不義的延續,嚴厲壓制親族的呼喚!
我們好擔心,台灣驚險走過寧靜革命,出了頭卻過不了身;難道免不了最後還得再經過「鋤頭革命」的考驗嗎?
我們都好煩!為什麼電視打開看到的都是那些人?我們不是不關心政治,只是電視台做那些談話性節目,對我們有幫助嗎?需要那麼多版面嗎?
我們不再想聽那些「名嘴」的說法,更懶得聽到辯來辯去辯不完。我們看不到智慧的人,含養的人,勇氣的人,我們看到的都是「沒靈魂的嘴巴表演人」;跟無賴差多少?
我們困擾的問題一大堆,你們知道嗎?一定要做總統府的客人,才能把話送到總統耳朵嗎?
我們連「吃、穿、用」都不會,走在市場、觀光夜市,什麼能買?什麼不能吃?什麼不會傷身?什麼不會破壞環境?誰能告訴我們?
到處都是「中國」進來的爛東西,官員眼睛瞎了嗎?海關到底有作用嗎?我們正式從中國合法進口的物品有那麼多嗎?
我現在真的感覺到,我們已經陷在「水深火熱的生活」。問題是,我們繳了那麼多的稅金,政府為我們做了多少?
如果因為台灣不是個「正常國家」,必須先加入他國代表團才能參與 WHO ;如果這是現實,我們無法硬闖!
那麼,我們寧可選擇「重人權並對台友好的國家」,「先」加入其代表團,正式參與 WHO 。
如此一來,中國就不會是我們參與 WHO 的障礙,當然就無從打壓台灣了。
想想 SARS 爆發期間,有什麼樣的國家大力協助台灣,又有哪個「無人權」國家阻擋台灣被救援?
相同道理,有些社團或俱樂部必須會員的引鑑才能得以加入;我們可以選擇喜歡的會員,請求推薦,歡喜參與該社團。這就是社會!
人數不到 500 人的台灣邵族,苦於無立身之地,大家疲於呼喊奔走,原因無他:我們好怕有滅族的危機。
政府呀!政府!為何不願把心思花在台灣即將消失的重要文化資產?試問,是沒能力處理,還是故意漠視?
我們不懂,那熊貓、金絲猴有那麼重要嗎?就算重要,也是中國的事呀。
如果,我們大興土木重金養下「中國動物」,卻不挽救「台灣邵族」;台灣將會受到什麼樣的評價?身為納稅人的我們,怎辦?這不是我們要的政府!我們不要連帶成為「滅族的幫兇」!
3/31 《自由時報》第 5 頁“焦點新聞”刊登一則名為《六成四民眾認為對大陸政策應採「積極開放」》的民調大餅圖,此新聞剛好出現在“許文龍退休感言事件”之際,讓我感到頓時心灰意冷,難道台灣人麻木不仁?
仔細一看內文,原來這是報紙轉載來自 Yahoo 奇摩民調中心的資料,還刊登網址請讀者上網參與全民投票。
我所尊敬的《自由時報》,竟然會把網路民調上報,令人驚訝編輯主管是否出了什麼問題?身為台灣大報,根本不該犯此嚴重錯誤。接到我的反映電話,還解釋說那是台灣的民調,根本不覺得是錯,沒等我說完,硬是掛斷電話。
網路民調乃「來者不拒」,問卷結果完全不具參考價值,就連 CNN 也只是誘人上網的噱頭。
《自由時報》編輯主管,您難道不知道嗎?這民調真的沒有來自十三億人口的中國人嗎?
昨天,我在台北市政府大廳旁的“台北市政府出版品紀念品展售中心”參觀。原本心想:身為市民,買些印有「市府 Logo 」的用品,應該蠻不錯。
在裡頭轉了一下,令人錯愕,心情氣憤;竟然大部分陳列的用品和紀念品都是中國製造的。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讓我覺得身為市民竟如此可恥至極?
難得的市府大廳販售區,竟然不給台灣勞工絲毫機會?這樣的示範,代表台灣的沉淪,政府必須負最大責任。不賣中國商品會怎樣?這裡又不是地攤販。
政府眼睛瞎了嗎?人民哭喊失業,商家哀號產品成本高不好銷售;政府為何不帶頭賣「台灣製造」的產品?
我家附近菜市場的婆婆都懂得說:我的蘆筍、蒜頭都是台灣的,不是進口的。
執政菁英說,[中華民國]是台灣,又說:[中華民國]是最大公約數。
錯錯錯!正確應該說,“中華民國 ROC ”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聯合國憲章第 5 章第 23 條 1. 寫得很清楚,安全理事會十五會員國之一的中國,名稱就是中華民國 http://www.un.org/aboutun/charter/chapter5.htmhttp://www.un.org/chinese/aboutun/charter/chapter5.htm
中國說:台灣是他們的。我們罵中國亂講!
而台灣卻說:[中華民國]是我們的,那麼我們就沒亂講嗎?其實,台灣的困頓苦果,很大的原因是自己所造成!
請政府醒醒吧!如果自己繼續說瘋話,只會害死自己。
藍色的朋友,你們真的不相信 319 案偵辦至今,所呈現出來的部份事實嗎?為何到今天還是堅持:沒有真相就沒有政府。不願為死咬“自導自演”一事,向社會道歉!
有人說:「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其實這是極荒謬的一句話,根本就沒有不信者。
其實,藍朋友老早就清楚事實了;但清楚是一回事,信仰又是一回事;“膜拜式的信仰”是維繫萬民朝宗的力量,也是中國文化的一環。
藍色的朋友,你們真的認為台灣使用[中華民國],較有前途嗎?較能得到中國的善待嗎?
請看這些文件:http://www.taiwanchambers.net/newslist/007100/7174.htm http://www.e-ic.com.cn/news/show.asp?infoid=2945 http://www.ctitv.com.tw/new/news/news02.html?id=1&cno=1&sno=126989
聽說,中國若通過《反分裂國家法》,阿扁總統將號召 50 萬人走上街頭。
唉!到底有沒有搞錯呀?台灣不滿敵國的野心,走上街頭展現團結對外,固然歡迎總統也來參加;可是萬萬不該是由總統帥眾走街頭;在此重要時刻,政府不能自我矮化,好似邊疆對抗中央。
這時候,人民走上街頭展現自主意識,政府應該以此為後盾,在國際場合打好聖戰才對。
我們不相信,國際上已經沒戰可打了。扁團隊的智囊呢?忘了自己在執政嗎?
請問,總統街頭帥隊,對中國惡行有何影響?隔天國際媒體報導了,人家會知道這是怎一回事嗎?
如果,政府這時在國際舞台主打「西太平洋戰略論壇」,效果不是更好嗎?也可讓各國政要知道台灣人民到底在「吵」些什麼。
台北縣政府在上個月表揚轄市區公車,授予優等標章;此乃北縣政府去年起實施的公車服務品質評鑑,針對優良者頒發此項高榮譽的「服務品質標章」,亦影響公車業者爭取日後營運路線的優先權、或虧損補貼額度。
我們相當訝異,這些極度不友善的公車,憑什麼得到官方的表揚?
《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 56 條:「各項新建公共建築物、活動場所及公共交通工具,應規劃設置便於各類身心障礙者行動與使用之設施及設備。未符合規定者不得核發建築執照或對外開放使用 ……」
我們的政府,面對違法的公共交通業者,竟然還給予表揚;難怪業者有恃無恐,大膽排拒不喜歡服務的族群。政府這麼做,等於帶頭侵害人權。
我現在「公開檢舉」這些違法交通事業體,請台北縣政府受理,撤銷獎項並依法處置。
阿扁總統與宋楚瑜推敲許久,白紙黑字簽下了《扁宋協議》。
原本,我也很想不通,宋先生在會談間,到底爭取的是誰的利益;如果,各自爭取的都是國人的利益,那我倒認為只是理念之差而已。
萬萬沒想到,《扁宋協議》內容竟然超越國內事務,還搬來「一個大石頭」重重的壓碎國家利益,欲致台灣於死地,引來國內政局翻騰不已。
緊接著中國從背後出聲,要求阿扁總統遵守自己簽下的《扁宋協議》。
我們都聽到,總統是很委屈的簽下《扁宋協議》;但敵國竟然對此協議很滿意,以此套制住台灣。
宋先生不是自認為很合適代表台灣去與中國談判嗎?
但我們看到的卻是,宋先生代表中國,與台灣總統會談,為中國強取利益。
今天下午,台北市政府大廳有個活動記者會,主題和“發揚海洋文化”有關。
主持人侃侃而談,不過卻讓人有時空錯亂感,好像中國要辦活動跑到台灣借場地。
會中論述,都以中國為中心,甚至強調延續中國鄭和下西洋的精神,舉辦這活動;硬是把我們拉進小時候的歷史課。
我很不解,為何主辦單位眼裡還是沒有台灣?台灣沒有東西值得提嗎?台灣的歷史不值得成為素材嗎?
西班牙、荷蘭、日本、清國等殖民影響,乃至冒險渡過「黑水溝」的漢移民史、逃亡的中國軍隊,以及原住民族,無一不是和海洋文化有極深的淵源,精彩萬分。
近代更有令人為傲的航運、造船、拆船、漁業 …… 等經濟成就。
還有, 1998 年,由國人冒險家劉寧生領軍,駕駛帆船“跨世紀號 New Era ”跨世紀環航世界一周,征服五大洲,三大洋 ……
我不知道,主辦單位是否故意貶低台灣價值?
抗抗抗!爭爭爭!
台灣的“真理”是靠一次又一次的對執政者當局抗爭,才得以顯現。
有人民的強力抗爭,台灣才會跨步邁前。
不忍對阿扁執政團隊批判與抗爭,是人民的錯,是台灣人的錯!
我們再也不能困坐啃食「惡果」!
回頭想想,一樣是民選總統,當年我們是如何對待李前總統執政時期?如何的要求?
阿扁兄首次當選總統時,有一句話我記得很清楚,他曾對我們說:「歡迎來抗爭!
四五年來,是我們沒有把這句話給聽進去,是我們的錯。
常聽政治人說:「鐘擺理論」。
事實上,失敗者不一定會擺向成功,但成功者卻很容易擺向失敗。
上次“ 228 手護台灣”獲得空前成就。原本這股熱情應該是與年俱增,年年壯大;至少,今年敵國更為我們創造更大的條件,足以激發國內更強大的運動能。
無奈,我們不只感覺不到主辦階層的乘勝追擊鬥志,甚至事前就散發消極氣息。
我不知道:「社會運動或建國運動的腳步,是否被架設在選舉脈動上?而非貼近人民?
前兩天,我朋友甚至說,很想把公司放著,轟轟烈烈走上街頭拼給中國看!
我們祈求社會運動領導者,請下定決心擺脫選舉的「黑鉤」,真正以運動為大業,與人民一起拼未來,才是台灣之福。
“亂”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整個社會是非不分
我們聽聞,政府將會重用壞人 (宋楚瑜) ,並要革除好人 (杜正勝) ;我不知道是否真會如此?但如果真的如此,那麼我們對這個政府還能抱什麼希望?
人民是主人,可是人民稍有犯規,逞罰一定「依法處理」,不論法規是否合理。
面對那些超級壞人,政府眼睛瞎了嗎?
我請問政府,我們要教好孩子,可是怎教?政府帶頭沉淪,是非顛倒,價值觀混亂 ……
曾經和一曾姓好友聊天時,很驚訝,聽聞他將兒子遠送到宜蘭的慧燈中學
他說,兒子一入學就被要求讀一本李筱峰老師的書 (書名我忘了,寫的是台灣近代史) 。真沒想到!這樣的學校令人尊敬。
曾姓朋友說,他害怕兒子腦袋被教壞掉,所以即使負擔十分沉重,再辛苦還是要將孩子送到慧燈中學;相對的,我為他兒子有這樣的父親,感到驕傲與幸福。
我心想,這樣的學校一定不怕招不到學生。
好奇之下,我上網瀏覽相關資料和新聞;真令人興奮,這才是真的“作育英才”
之所以必須趕緊製作一部適合本地的憲法,為的就是要在台灣產生一個完整能力的政府。
假如,台灣沒能力在有限的時間內,產生完整能力的政府,將來如何取得台灣的主權?
如果台灣沒有決心要建立一個完整能力的政府,那麼台灣主權最後被中國取走,那怎辦?
中國無情的對「正在長大中」的台灣政府,處處打壓,可以理解;因為有一天,台灣政府「長大了」,這個新興國家就起來了,中國就再也沒機會要走台灣主權了。
我們正在與時間競賽!
今天看到新聞,提到教育界憂心:學生的中文 (國文) 程度,普遍低落,不只作文很差,還別字一堆。
關於此事,我認為:該責備的不是學生,而是我國的漢文教育使然,是必然的結果。
學校裡,每週課堂「國」文時數超多,老師也很拼命的教;為何會有如此慘狀呢?
當然嘛,老師教的重點都放在「文言文」,而且年級越高越是嚴重;耗費大量時間去讀那和我們生活「毫不相干的語言」難怪學生們連寫 E-mail 都別字一堆,更別冀望他們能寫出好文章。
請問一下,老師們摸摸良心,你們課堂上花多少時間教白話文?還是老師們根本沒能力教?不屑教?
「之乎也者」在我們的生活裡,根本用不到,為何要學生讀那麼多?更誇張的是,跳出來反對降低文言文比率的老師們,竟怪起學生「滿篇別字」。
老師們為何自己不反省!學生們「讀的」和「寫的」根本就是「不同種語言」,我們的教育算成功嗎?
一片和解聲,如果是真的和解,理應是朝對台灣有最利的方向才對。但事實卻不是如此,令人失望!
我不知道,成立「海洋事務委員會」對哪個黨派選民的利益會造成傷害?
照理說,「海洋事務委員會」對四面環海的台灣極度重要,而且再也不能拖了。
台灣周邊各國都有海洋事務專責部會,唯獨台灣到現在還沒有。
如果因為朝野胡亂妥協,傷害台灣重要的利益,請問誰能負責?
全民總統,就是要堅持全民利益,否則我們都無法原諒與忍受;請不要做個失職的總統。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