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欄集 2004

Lim Bun-hoa (林文華)

澎湖群島的美麗是全國的公共財,是台灣的珍寶;任何執政者有責任維護其純樸與天然。
這次選舉結果,立法院成員大多依靠手段當選,可以預期的:澎湖要抵抗成為黑色賭博之島,將更為艱辛。
提醒執政菁英,假如無法抵擋財團染指澎湖,其後果將排山倒海,執政基石絕對受創。
反對設賭場的,絕對不是只有澎湖島上部分住民而已,這是全國矚目的重大議題;若處理不好,將會遭到國人唾棄。
別忘了,政黨輪替的機器已經正式啟動,下台是很容易的。這次選舉的結果,正是國人對執政當局的施政發出不滿意的警告。
執政者若無法彰顯良知,很快的將會遭到人民唾棄。
我們很懊惱,為何換黨執政了,好像好多好多重大事務仍舊沿襲國民黨時代的極惡政策?
美麗群島「澎湖」,面臨財團染指,即將成為黑色賭博之島,幾經住民抗拒,至今仍在擺盪中。
更可恨的!政府竟支持要在台灣寶貴古文明所在地,蓋上「古根漢」!
寧願花大筆$蓋國外品種的美術館,就是不願蓋對台灣有重大利益的「海事博物館」。
納稅人所供養的公務人員,年年給予出國開眼界,請問看了什麼?學到了什麼?
國外留學的政治學博士,變白癡後被趕下台;難道上台的執政菁英們也相繼步後塵嗎?
執政菁英說: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錯!如果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那麼為何還需要努力讓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
如果說:台灣的主權是獨立的。
對!台灣的主權曾經像接力棒一樣,被一國一國的接來接去,接最後一棒的日本,後來把台灣主權放棄了。那麼現在棒子掉在哪?
有人說:台灣主權屬於台灣全體人民。
再說!哪有已經擁有主權的人民,連提出自己的名字、創作國歌、設計國旗,都和「會引起戰爭」牽連?
國際人士說:台灣不能享有主權獨立國家的權利。
錯在哪?人家提醒我們,自己還沒握上主權的棒子,不要以為已是主權獨立國家,並指引我們該爭取的方向,錯了嗎?
買了法拍屋,就算我們拿到鑰匙住進去,但沒完成法定手續前,我們還是沒有權利裝潢整修呀。
上個月,有機會去了一趟加拿大。
因時間緊迫,無法如願更改我護照上的英文名字 (早期護照用的是 LIN, WEN-HUA),只好退而求其次,在另一欄 Also known as 裡增加一個英文名字 LIM, BUN-HOA 。
入境時,旅行社發的入境申請單,我用筆劃掉所有 ROC ,換成 TAIWAN ;結果順利入境。
參觀 The Butchart Gardens (www.butchartgardens.com) 時,有個簽名簿,寫下來自台灣國。
“正名運動”,應該就是無時無刻,從自己做起。這樣的感覺,很快樂,也很充實。
電視廣告動輒以秒計數以萬計價,觀眾在欣賞節目與吸收資訊之餘,必須附帶被「廣告」一番。
強迫接受「廣告」後,我們得到的是什麼樣的節目資訊品質?
節目充滿低劣不說,就連新聞也都仍墮落不堪。一小時的新聞,真的是新聞嗎?還不斷重複。
為什麼在台灣,只要是爛的,都能成為新聞?為什麼國家大事總被「快閃處理」,甚至不報導?
不是社會亂、更不是國會亂;如果電視台不播出,他們亂得來嗎?
何謂國際新聞?國際只有美國嗎?國際只有搞怪、裸體和動物新聞嗎?
如果,電視新聞強力報導「歐洲將對中解除武器禁運」,甚至報導週邊各國的看法,歐洲會不慎重嗎?
電視台們,你們不是喊著要成為國際重要媒體嗎?為何不找這種有利於提升自己能見度的題材呢?
最近看到一群活蹦亂跳的幼稚班,真是令人感嘆:政治菁英們,何時才會長大?
友人跑到我們那個惡鄰家,向敵國「新主人」說清楚,嗆聲:休想染指台灣。友人的目的是在保護台灣;無奈,政治 菁英們都群起聒聒叫:罵人家講錯話
明明口中還正唱著:「哥哥爸爸真偉大,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還吵鬧媽媽,搶著要看 18 禁電影!
不是自己喊「主權」就會擁有主權,「主權」是清清楚楚實實在在的東西,主權有如新產生的世界小姐,伸出雙手捧到的那根權棒。
台灣的政治菁英們,現階段,要別人承認我們是主權獨立國家,根本就是弄錯方向!
我們應該追索,日本丟出的台灣主權,現在到底在誰的手中?鎖在哪個櫃子裡?
住家附近一家火鍋店用餐,廳頭牆壁掛著一幅「長城」畫。我主動找老闆聊天獲知,那是他的丈母娘所送。
我向老闆建議,不如掛一幅「玉山」照。
我說:桌上火鍋湯水,有三分之二是來自玉山,玉山養我們,是我們的聖山。掛玉山照,會讓人覺得餐更好吃。
「長城」是不和平的象徵;是族群分隔的象徵;長城代表血腥;更不是我們的東西。
廳頭掛這樣的畫,好像不符合餐廳的需要。
不知過了多久,我再度到這餐廳用餐,老闆主動告訴我,他三天內會把「長城」畫拆下來。
果然,第二天經過餐廳時,「長城」畫已經不見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多嘴」了。
我這樣做,算是「去中國化」嗎?
常聽人如此說:個人的力量太小了,沒有用的啦!
我常想:如果凡事都考慮效果,說實在的,什麼事都不用做了;那麼,台灣未來在哪裡?
我不喜歡和聰明人做朋友,所以我身邊總有一堆「很不聰明」的人。
在這些朋友身上,我從未聽過「這樣做,有用嗎?」我只見到,他們執著於他們認為該做的事。
漸漸的,我發現,只要是對的事,去做就對了;根本不必期望有多少人認同。
我學到了一個很寶貴的心得:把話說出來,不論對方立場或想法如何。
我相信,話溜進對方腦中,一定會發酵;不需要急著說服對方,但影響卻是深遠的。
同樣也勉勵所有的老師,不必對「任何」學生失望,我們的每一句話,都會有很驚人的效應。
廖老師為台灣打開「海洋」的話題,我們感受到整個台灣的天空比較有「海洋味」了。
甚至見到,高雄正努力希望打造成海洋城市
長年旅居紐西蘭的企鵝先生,受到廖老師的感動,回國投入海洋建國的行列。
企鵝先生更進一步為台灣打開「南極」的話題;推動在南極設立科學研究站,讓台灣進入另一個「聯合國」
無奈,我們的執政菁英們,大量充滿法律、工程 …… 之類人才,聽不懂這樣的話題。
執政者經營這個國家,做得很努力也很辛苦,但由於人才失衡,思考受到很大的限制,以致於常常讓人覺得,怎那麼「笨」
我的好友呂大哥說得對:台灣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把台灣所需的人才先做好規劃,然後按照規劃培育人才。
過去,任何可能宣揚台灣建國的場子,一定都能見到廖中山老師。
廖老師對任何公職沒興趣,但到處站台,吶喊!為的只是宣揚海洋建國的理念。
獨派先進們,請問各位是如何看待廖老師?號稱本土的執政菁英,你們還記得廖老師嗎?你們曾經「認真」認識廖老師嗎?
台灣正快步走向正常國家的大道上,我們不要忘記廖老師曾經在這片土地,所烙下的印痕。
老芋仔也好,廖天真也好,廖老師與人無爭,但卻為台灣很拼!很拼!
我們的確需要對廖老師在我們的歷史上,重新定位。
因為,我們不能在廖老師身上只找出「外省人」三個字而已。
http://www.oceantaiwan.com/foot/oceantaiwan.htm
台灣人之所以會那麼苦命,走在國際如此辛苦,其實是長年的「女婢命」性格,造成連講話都害怕得罪人。
我們不能責怪國際人士對我們的不了解,因為他們沒什麼機會聽到我們自己說出心裡的感受。
誰說官員講出幾句國人內心的感受,就會引起台海局勢緊張?台灣有那麼強嗎?有那麼令人擔心嗎?
孩子問我,師長們不是都教導我們要勇於表達嗎?怎麼大人的世界就顛倒了?
唉 …… ,我要到哪裡找答案呢?
官員用極盡「藝術」的母語,簡潔表達心聲,錯了嗎?
感謝前輩們,是你們讓母語有機會給整個社會多方探討,讓母語重現優美價值。加油!再加油!
學校讀過,食、衣、住、、育、樂,是人的最基本生活行為。
“肢體障礙”算是身心障礙人口的大宗,就身體機能來說,這一族群最最困擾的就是「行」了。也就是說,只要解決“肢體障礙”的「行」,就等於解決了這一族群的大部分。
這些朋友如果能走出家門,他們就不會是家庭和社會的重大負擔,甚至還大大的貢獻這個社會;就投資報酬來說,太划算了。
所以,任何有為的政府,絕對會優先想盡辦法並投入大比重資源,發展“行無礙”交通系統。
看看台灣,真是悲哀 …… ,連最進步的都市,都還是停留在很落伍的心態。
如北市,每年的交通預算如天文數字,卻只見幾台象徵性「可上」的公車,擺出不到百部的復康小巴士,就號稱「全國最照顧殘友」的政績。╳!
政府不願大幅闊步,我們每天只聽到:「資源有限」。眼睜睜看那些肢障朋友們為了走出自己家門討生活,拼命的搶那「有限資源」;簡直就是被蹂躪。
首都如此,那麼其他縣市的殘友們呢?我們只能暗暗為你們落淚!我不知道誰會來關心 ……
禱告上帝:憐憫台灣社會,能不能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把腿斷掉一次?
昨天,我在西門捷運地下街的“書展會場”,無意間看到一本精裝書。我忘了書名,但內容是有關台灣名畫家劉其偉老師的畫作。這本書裡前半部有很多名家的文章,談的是劉老師印象;後半部一大堆劉老師的作品。
我一頁一頁的翻,我萬萬沒想到,對美術完全不通的我,流覽這些作品時,竟然整個心澎湃攪動
我不知道能說什麼?我問自己,這就是感動嗎?我看得懂美術作品嗎?
台北街頭,常常高掛大幅精緻的國際名家作品,如敦化商圈的梵谷名畫。為什麼我對它們沒有那種感動?我確定,我是不懂畫。
我又有了另一種體認,懂不懂美術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那種奇妙的感覺 (大概就是感動吧) 。
我真不懂,既然要妝點自己的都市,為何一定要追求國外的作品?
如果,我們的街道充滿劉其偉、施並錫、莊佳村、魚藏 …… 等國內名家作品。我相信,畫作將不只是畫作而已;台北不只是台北;台灣更不只是台灣!
我決定了,我一定要帶回那本書。
「有買就有機會,沒買完全沒機會!」這句話好像沒有人懷疑過,甚至是普遍大眾的認知。
當初,彩券剛發行,一堆數學老師以為這是難得發揮的題材,搬出數學公式,大談中頭彩的機率
太多人被這些老師的「教學」所迷惑,才會沉迷於那「幾萬分之一」的幸運,迷信「有買就有機會」。
我雖然書讀不多,但我大膽斷言:夫子們,你們錯了!難怪教出太多讀死書的學子。
大家可曾想過:人的生命有多長?能用幾代生命去賭?
這麼微小的機會、耗費大量的金錢,去“賭”那「天文數字的機率」,有意義嗎?
問題是,一次又一次,把辛苦賺來的錢,直接丟進焚化爐,心不疼嗎 ……
別夢了啦!回想看看,已經從手中丟掉多少新台幣了?如果,這些錢留在身邊有多好,多幸福?多好用!可吃多少年的滷肉飯 ……
有人說:買彩券,沒中算是「做公益」
最近,甚至連令人敬重的社會評論人,也在鏡頭前公開脫出這句話,頓時令人難以接受,破功了!
平日,你們不斷批評媒體對社會的負面影響,啟發我們訓練判斷的能力,我們甚為感激。
這幾天,見到連你們都跟著「賭風」起舞,真令人扼脕。
報紙刊登大幅照片,竟是最高行政首長手持「彩券」的特寫;究竟怎啦?丟臉呀!
高達 $50 一張的「彩券」,經過層層的抽頭、吃紅、還有被贏走 …… 。大家可知道,一路被強勢族群「洗」到最後,剩下多少 (小錢) ?
如果,今天起,我們拒絕「穩輸」的賭局,環顧自己的四周,就用這 $50 協助身邊的弱勢朋友;受惠者將紮紮實實的得到完整的 $50 (大錢) 何樂而不為?
為何不利用大錢做公益?原來仍是「貪婪本性」的作祟。
再次呼籲,懇請政府及各級民代
請真正用體貼的心,了解殘友們的真正處境好嗎?
勞駕研讀這篇文章 http://www.oceantaiwan.com/mind/20040425.htm ,拜託真正了解此文章的意涵,謝。
其實殘友們,要的不多呀!政府做不到嗎?
懇請各級民意代表,請真正用體貼的心,了解殘友們的真正處境好嗎?
勞駕研讀這篇文章 http://www.oceantaiwan.com/mind/20040425.htm ,拜託真正了解此文章的意涵,謝。
其實殘友們,要的不多呀!政府做不到嗎?
每次收到商家找錢給我「綠色 200 元」,我唯一的動作只有拒收,請換別的。
朋友問我,這樣做有用嗎?我說:至少店員會多看我一眼,我還可以補一句「我不要殺人魔」
我要請求扁政府,趕快開個台灣國專戶,讓我們繳稅金。
繳稅是我們的義務,但我們不要繳給[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國葬兩蔣,這對我們來說是極大的污辱。
請扁政府不要忽視這葬禮的後續效應
以後,我們該如何教育子女?葬禮將影響新一代學子的是非判斷。社會亂不停,又要繼續往下一代延伸,誰該負責?
有些藝人和生意人,強調沒有顏色,不偏哪邊,單純做生意或表演賺錢。其目的就是期望在中國做生意不被打壓,或欺負。
我真不懂,明明生在台灣,長在台灣,發跡也在台灣;就為了到了別人家混飯吃,就擺明不認父母?
祖母說:沒人家的孩子,會被欺負。
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何不懂?韓國人混到世界各地,是最不會被欺負的,雖然大家不見得喜歡他們。韓國人最團結、日本人自家最合作,舉世皆知。唯有台灣商人、藝人 ……
幾位演藝生涯歷久不衰,並令人敬重與喜愛的,哪個不是從日、星、馬、美 …… 等國歷練出來的,並常宣慰台僑,這些成功者反而未聽說曾到中國打天下。
反倒是,打滾中國的一些藝人,有幾位能長長久久?演藝生命長嗎?
記得:不認父母的孩子,下場都不好。
我祖母沒讀過書,也等於外來統治者所謂的「文盲」、沒知識
我上過學,小時候就看得懂報紙,我自以為優越。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慚愧萬分。
那時,好奇跟祖母上過南部教堂,神奇的事難以相信;比字典還大的聖經和聖詩,祖母整本都會念,聖歌吟唱自如。不只如此,這裡的所有教友老少都會讀
我?全都看不懂,沒法念。我從台北來,難道我是外國人?
原來教會不只說母語,連台文都是家常便飯。
祖母與我,誰才是「文盲」?
行銷要靠創意努力,如果不重視或堅持,那就是泛泛。
台灣正名運動要得到成功,就必須懂得行銷
不可否認,台灣各種社會運動或多或少都有很重的包袱,尤其是台灣正名運動。
火苗的燃燒有兩個要件,即自燃和助燃。事實上,助燃扮演的腳色更為重要。
自燃條件寄盼自己創造,但助燃卻來自環境。
再度建議運動帶頭者,我們要用好的文化、妙的創意,開創運動前景;更要擺脫各種不好的文化。
如果做到了,火絕對會越燒越旺。
敬告所有想投入選舉的朋友,請向選民表明:是否贊成澎湖引進博弈事業?
執政黨啊 …… !執政黨啊 …… !
懇求審視黨內不分區選舉的人士,我們好擔心會有人當選後會推動或贊成引進賭博
你們黨內已經有幾位「老油條立委」曾經支持過澎湖博弈;懇求你們不要提名這樣的人。
如果你們執意提名賭博立委,我們將棄你們而去,我們將支持在野黨對抗。
我們會被迫發動支持在野黨的反賭博立委。
習慣就不能改嗎?地圖一定要北朝上嗎?就算井底蛙,抬頭看到的天空也隨時都在變。
誰說地圖要北朝上才看得懂?
那麼請問,南極地圖該怎畫?所有方向都是,怎辦?北極又是怎樣的狀況?
小學生都嘛知道,學看地圖一定要知道什麼是經緯度;懂了經緯度,任何地圖一目了然。大人們反而不懂?
祖母說:那幾個大人讀書都讀到背上了。
老爸說:他們只會罵人,書老早還給老師了。
昨晚,眼睛緊盯著電視畫面,緊張又期待中,不知不覺那我國首顆自行建造的人造衛星已經衝向太空中。
為何腦袋中並不是喜悅與感動?我到底在想什麼?
明明是台灣人繳納的稅金,更是台灣人的驕傲,出自「國家太空計畫室 NSPO 」,但為何名稱是“中華衛星二號”?真是令人氣結。
任何國家只要是衛星送上太空,人民一定抱以熱烈鼓掌;那我們呢?難道那只是個不起眼的新聞嗎?
我們選出的政府到底在做什麼?如此極重要的宣傳機會,為何不用台灣?執政者到底在想什麼?花出去的可是我們辛苦的血汗錢!
對照幾天前,女子撞球賽,發現選手連手臂都環掛廠商的宣傳;沒錯,宣傳就是要抓住任何可能的機會放送到目光的焦點。
我們要說:政府失職了,這是嚴重的犯錯。
台灣,唯有海洋立國,才是生存之道。
如果有一天,國立海洋大學是學子的首選,那麼台灣將會很不一樣;那表示台灣的海洋海事人才前途寬廣。
提醒政府,不要再去管選票驗票的無聊事了,趕緊畫出巨擘,海洋才是我們遠伸觸角的平台,更是國力壯大的空間。
既然 320 那天,台灣人民決定要台灣向右走,那麼就請扁政府不要遲疑,勇敢跨出去吧。
面對中國的威嚇,我們應付應付就可以了,因為中國也知道:威嚇台灣,等於挑釁全世界。
數百年來的經驗,只要是台灣向右走的年代,台灣必然興盛活耀;台灣一旦重回海洋的懷抱,任何島內的烏煙瘴氣必定自然消失於無形。
不要一天到晚跟我們講法律,我們要的只是生活;我們要和質優的國際人士來往,我們要從生活體驗中學習生活。
為了族群和諧,包容他族群文化是理所當然,可是最近似乎走火入魔了。
台灣到處都被冠以中國都市名為我們的街道名,如:北平路、西藏路 …… 。還有很多很多原有地名被國民黨以“不雅”為由,硬給改變,如奮起湖 …… 等。
我們原本期望本土政權能大刀闊斧的將這些地名給恢復;讓原名和台灣歷史的關係給重新鏈結
不料,竟有這樣的聲音:不能去中國化,要包容中國文化。
簡直讓人氣炸,為何台灣拓荒先民留給我們的資產,我們不能了解?我們尊重中國族群,怎能無限犧牲早期來台的族群?
面對先民拓荒精神,不論現在島上的任何族群都應該謙卑的領受,怎可為了後來人偏差心態給蓋沒掉!
敬告扁政府,請不要讓人覺得藍色的什麼都不能碰好嗎?
我們對得起祖先嗎?
走在魯凱族的某部落裡,舉目見到的不論是建築裝飾、田園矮籬、服裝飾品 …… 等,到處都是變化多端的「百步蛇圖騰」;在這裡感受到的只有安寧與和平。
這些圖騰不只是裝飾而已,更是整個部落的精神象徵,讓我這個客人的感覺:這裡有著不可測的權威,維持這裡的秩序,背後襯出令人尊敬的長遠歷史。
頓時覺得,原住民好幸福
回家路上,整個心情又都糾結在一起,為什麼台灣會有嚴重的國家認同問題?這個答案我找到了。
因為國家慶典上,竟高掛那面別人給我們的旗幟,我無法喜歡它,因為它是踩著我們先民流出的鮮血,硬給插在這片土地上的。
國旗乃具有行銷的功能,我們強烈敬告政府:不要再向國際推銷「青天白日滿地紅」好嗎?這個旗幟並未經過全民認同過。
走訪原住民部落後,我找到的答案:如果不趕快停止使用[中華民國]和那面旗幟當國旗,國民的情緒衝突將會沒完沒了。
常聽說:「我要將某某錢捐給公益團體」;內政部長也說要把長輩領得的補助金捐給殘障團體
我不了解,這是習慣呢?還是如此才能彰顯對社會的關懷?其實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我們難得有能力得以付出能力,贊助弱勢。環顧身邊四週,很容易可以透過我們的協助,讓真正弱勢朋友得到鼓勵。
一樣要消費,何不就把機會多給打拼的殘友 (不是買彩券) 。只要我們用心,審視可協助的機會,任何一分錢的發揮,必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曾經有一群賣菜的朋友,平常每人每天合存微小的金額,累積一段時間就出來尋找可贊助的殘友。我親眼看到一位殘友得到電動輪椅的喜悅與感謝,這位殘友的活動更為擴大了。
關懷社會,請由身邊做起!
沒多久以前,有一封發自台灣的電子郵件內容提到要槍殺美國總統。
結果,美國聯邦調查局追到台灣,台灣方面也很迅速的找到這位發信人;並且把動機查清楚。
回想一下,美國以什麼態度辦這個案件?
相對的, 320 後的那幾天,群聚動亂的日子,帶頭者公開講的話、寫的字、做的動作 …… 。
那些人辯說:那只是合法抗爭,並舉例白宮外面也有抗爭。
我要提醒:白宮對面是有抗爭沒錯,甚至也有一待長達數十年者。不過請注意,抗爭者與白宮的距離非常遙遠,而且必須遵守秩序。
一樣是花納稅人的錢,一樣是投資台灣。我們提醒政府,我們要學習的是先進國家。
過去,國家建設似乎都只著眼於工程建設,民代們以為地方爭取建設為號召。那是因為容易快速見到成果,並以鞏固選票。
如今,我們難得扶植不以「過客心態」為主的扁政府,我們希望台灣建設能脫胎換骨。
不要忘了,除了工程建設外,還有教育建設、思想建設、精神建設 …… 等無形的建設。
台灣必須走向正常國家,要達到正常國家必須增強國力,要增強國力就必須大量投資於「人」;也就是說,對人的投資,台灣落後太多了。
游內閣力推新十大建設,我們覺得似乎倉卒,建議是否重新思考建設內涵,重新來過?讓新十大建設更深更遠!
帶頭的動亂人士,造成社會嚴重不安,必須負起全部責任。
政變就是政變,為何這幾天到處否認?難道要「政變成功」才叫做政變嗎?
我們對國家三軍致最高敬意。就因為軍隊已經國家化,請大家討論政變問題時,不要傷害到軍方。
那七天,我們自制的留在家中,一點也不擔心軍隊會跟著叛變。
但電視上活生生在眼前上演一波波的「武昌起義」情結,讓我們頓時陷入極度惶恐,如果總統府被衝進去,阿扁被捉了,我們要不要承認「連宋新國家」?
這樣的情結,以前課本都熟背過,四行倉庫的畫面強力浮現腦海中。
提醒各界,台灣沒有軍事政變的危機,但卻完整的上演文人政變;請不要認為文人政變已經失敗,就忽略它,否則台灣的民主之路將會是缺陷不穩的。
這次文人政變的失敗,原因很多,帶頭的人士不只成套的計畫,過程全國目睹,更以賭的心態發動之,最終失敗。
知名的影歌星們,我們知道,舞台是你們的生命。
過去,想要獲得舞台,你們拼命的往上攀,眼裡不一定有消費大眾沒關係;反正只要擁有舞台,不怕唱片賣不出、不擔心片子沒人看。相對的,你們可以驕傲生活在光鮮的上流社會。
不過,現在台灣環境大不同了,廣大的社會大眾才是你們的衣食父母。
你們不只是唱好歌、演好戲就能有票房保證,你們心裡必須時時有聽眾,巴結權貴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觀眾們不再莫名奇妙的對你們傾倒,大眾的消費意識已經抬頭了。
就算你們唱過千百條我們喜愛的歌曲,一旦你們言行過分,尤其傷害了我們熱愛的國家,我們會群起抵制,我們很容易的可以將你們從舞台上趕走。
唯有做個人人尊敬的藝人,你們的演藝生命才能得以不息。
什麼是「愛台灣」?這有什麼可吵的?緊緊的被台灣擁抱呵護著,還有什麼可爭論?
自認是菁英,讀書讀到背上了。
你們不是每天詠唱《母親的名叫台灣》嗎?我說:你們不是不愛台灣,你們是擔心台灣不愛
母親怎會計較哪個孩子比較愛她;只有孩子們才會爭寵。如果,母親的讚美聲少了,那表示我們不夠乖;如果我們繼續胡亂吵,母親也會生氣喔。
醒醒吧!菁英們。不要忘了自己的角色,不聽母親的,就不要怪母親。怕母親懲罰,就謙卑的檢討自己,看是哪一點我們虧待母親了。
母親夠不夠愛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愛母親就是 ── 大聲向中國說:不!
台灣需要一部合適且經過人民認可的憲法,所以台灣要制憲。
沒錯,有很多人想要把台灣建立成一個獨立的完整國家。但,如果沒能凝聚全民共識,建國之路必定又艱又遠;建國成功與否這絕對是關鍵。
中國說:不能讓台灣往獨立的方向走。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台灣老早就走在獨立建國的大道上了,而且步伐很穩健。更因為中國的幫忙,讓台灣獨立建國的腳步越來越快,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順利。
說到台灣獨立建國,似乎中國比我們還要急。我們才開始推動制憲工程,期望 2008 誕生新憲法,中國就為我們定義:這就是台獨時間表。
這好比,一對男女才開始提起勇氣「手牽手」,能否達到婚姻階段還很難說,中國就趕著幫我們找媒人、尋見證,還到處向世人宣告:這對戀人 2008 就要去辦理結婚登記了。
真好,真感謝,感謝中國的關心,讓我們更專心、更用認真的態度經營這段難得的感情,到時候連酒席都是現成的。這段婚姻,如果沒有中國費心、沒有世人的祝福,努力到最後頂多只是同居而已。
這個圖片,表達的是什麼?各自發揮吧!
中華英靈統治台灣半世紀,四年前「中風」,休息四年,未見康復,今年 320 突然過往。其追隨者自然不甘心,難以接受事實,連天也罵、地也咒,「當家者」精神狀態陷入非理。
但我們知道你們要的是什麼,你們要的只有一樣,就是要喚回遠走的中華英靈。
我們同理心對待,我們生活受到嚴重干擾。但是我們知道,只要做完儀式,一切終將歸於平靜。
親愛的芳鄰,即使你們罵了天咒了地,我們仍天天祈求:天不責怪,地要包容。別忘了!我們都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有數百枚飛彈正對準我們。
對抗中國,芳鄰們不能缺席,我們需要你們的振作。
我在想,台灣一步步從 7 : 3 轉換到 3 : 7 ,一定會經過 5 : 5
7 : 3 走到 5 : 5 總共花了半世紀,但可以預見的, 5 : 5 將以噴出的速度抵達 3 : 7 。
正因為如此,跨越過 5 : 5 那一瞬間,必然震撼與驚駭。有如太空梭以小火藥爆斷接合器,將引領太空梭脫離地球引力的兩具固體火箭給遠遠拋開。
如果,這個小爆炸威力不足,在高速度下,這兩具火箭反而會傷到太空梭本體,極度危險。
太空人曾經形容,在小爆炸瞬間,艙內感受到的衝擊就像火車撞山壁,四周物件像要脫出。
長期以來,一直有個印象,台灣人只知道賺錢,台灣人冷漠。
今年 228 ,我有機會重新認識這片土地的子民,我推翻了「冷漠」的說法。沒錯,台灣人不只不冷漠,我們透過溫暖的雙手,時刻強力守護著這個家園。
320 至今,有人問我,台灣已被切割了,台灣會不會暴動?我說:放心,絕對放心。
這裡的人們,正透過一次又一次的運動,建立出一個新國家。台灣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運動民族」,台灣人民最懂得運動。
提醒自認上流的政客們,親吻土地並不能得到什麼訊息,不願意貼近人民的心,什麼都沒法聽到,怎麼做都沒有用。
你們發現了嗎?頭七快到了,你們卻做了快一週的白工,台上台下怎差那麼多?完全不同調。
我發現,我被汙辱了。
我投票了,我投下這一票是因為該政黨在各縣市所拼出的政績,我深受感動,所以我希望該政黨推出的候選人當選;我相信位領導人可以把台灣帶到更好的境界。
果然,這位候選人獲得大勝,比起上次多出一百多萬票,這絕對是該政黨首長們努力拼出來的結果,也是國家主人的肯定與付託。
不料,該黨竟有人聲稱,該黨是“四顆子彈”造成的勝選,還有人說要感謝某某「人」的幫忙。好像他們是好運險勝,或僥倖。
天哪!這是何等的殘忍,把國家主人踩在腳下?
年近百歲的史明老師,投下此生唯一的這一票,何等神聖呀!
我們不禁要問,老機器已經腐朽,新機器何時才會長進?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