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了解,何謂“核能專家”!

Lim Bun-hoa (林文華)


 我們不懂,地位崇高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提出的見解與提醒,是否會受到重視?但我擔心,因為他不是“核能專家”

 每次看到“核能專家”說話,大多努力讓人覺得核能不可怕,核能的貢獻何其大。

 我忽然了解,這些所謂的專家,大家都在比“駕馭”核能的能力;也就是說,無法駕馭核能的人都不是專家,都否定別人的質疑。

 這些專家似乎已經把推廣核能的工作,轉化為“信仰”。

 只要有人提出核能的危險性,都會被冠上“非專業”的大帽子,道性不夠高的人沒資格談核能,都是沒知識者。

 終於我了解了,凡是專業人士,大多是“擁核”,不自覺的為核能辯護。

 回頭看看,氫彈之父 Edward Teller , 責怪影星珍芳達害他於 1979 年心臟病發作:

 「在三哩島事故後幾星期的 5 月 7 日,我身在華盛頓。我到那兒是為了駁斥拉爾夫納德、珍芳達和他們那種人搞的宣傳,也就是那些嘗試使人們被核能嚇走而向新聞媒體吐出的宣傳。我現在 71 歲,一天內工作了 20 小時。壓力太沉重了。第二天,我心臟病發。你可能會說我是惟一一個健康受哈里斯堡附近那反應爐影響的人。不,那是錯的。是珍芳達。反應爐並不危險。」 ( http://zh.wikipedia.org/wiki/愛德華·泰勒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說:「日本歷史進入了新局面,因再一次成為了 (核) 犧牲品而受到關注。經歷過核爆烈焰的日本人本就不該從產業效率的角度看待核能。總之不該把它當作經濟發展的手段來追求。」 ( http://tchina.kyodonews.jp/news/2011/03/6185.html )

 我們不懂,地位崇高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提出的見解與提醒,是否會受到重視?但我擔心,因為他不是“核能專家”。

(2011/3/19)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