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帶學生去戶外教學 ……

陳淑珍

 2008 年 1 月 3 日照慣例帶中華大學景觀建築系的學生做戶外教學。這是一次聯合植栽計畫、近代景觀建築藝術、敷地計畫等課程的聯合教學。教學地點以台北市為主,包含馬場町白色恐怖紀念公園 (台北都市景觀大獎第二屆佳作獎) 、台北電影公園、台北玉泉公園、迪化污水處理廠公共藝術 (台北都市景觀大獎第四屆特別獎) 、光寶科技總部景觀設計 (2006 年美國景觀師協會榮譽獎 2006ASLA GENERAL DESIGN AWARD OF HONOR : Lite-On Electronic Headquarters) 、以及台北市立社會教育館 ── 城市舞台。為了確認教學場地的適宜性,我和華蓀老師提前在 2007 年 12 月 22 日做現地勘查。

 勘察過程我以聯合國的通用設計原則做為評定的的參考。這七項由美國建築師 Ron Mace 帶領一群設計師和倡導者在 90 年中期創造的設計原則如下 ()

  1. 公平使用 (Equitable Use) ── 設計不該有損或侮辱任何使用者。
  2. 使用彈性 (Flexibility in Use) ── 設計應該適合廣泛的個人偏好與能力。
  3. 簡單、直覺的使用 (Simple, Intuitive Use) ── 設計的用途無論使用者的經驗、知識、語言能力、或集中力如何都必須易懂。
  4. 可辨識的資訊 (Perceptible Information) ── 設計的溝通方式無論使用者週邊的環境或使用者的感覺能力如何都必須有效。
  5. 錯誤容許度 (Tolerance for Error) ── 設計必須讓意外或非故意的動作所造成的災難或相反結果降到最低。
  6. 不費力氣 (Low Physical Effort) ── 設計的使用應該有效、舒適且不費力氣。
  7. 可操作和使用的大小與空間 (Size and Space for Approach & Use) ── 無論使用者的身體大小、姿勢或移動力如何,設計的大小和空間都應該方便接近、操控和使用。

 在文章中會以 A 表示通用性和適用性的最高級, B 、 C 、 D 、 F 往後遞減。

第一站: 2000 年完工的馬場町白色恐怖紀念公園

馬場町白色恐怖紀念公園基地位於堤外行水區的高灘地上,而受到突出的人造物及植栽均不得超過現況地面 50 公分的嚴格限制。基本上這是一座思想多元、構思嚴謹的紀念性公園。就通用設計原則而言,整體設計屬於 B 級。無法列為 A 級的原因是地坪落差間的銜接方式,看似合法卻又不合理。

設計者採符合建築設計規範的斜坡道做為地坪落差的銜接方式,而非緩坡變化的通道概念設計。斜坡道的設計概念容易讓設計者掉入 1:10 或 1:12 斜率的陷阱。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中的 1:12 斜率是針對人工結構物中最低的標準規範。這樣的斜率對手動的輪椅使用者而言仍然潛在著危險,特別是在沒有屋頂的戶外;因此,必須在坡道兩側設置安全扶手。如果本公園採通道設計概念不僅可以避免斜坡道設計概念所帶來的動線限制和空間的差別待遇,還可以配合地形容入整體景觀中。

第二站:玉泉公園

由忠孝西路、西寧北路、鄭州路與環河北路所圍成的綠地空間 ── 玉泉公園,位於台北車站特定專用區內的玉泉公園除了增設游泳池外,同時重新規劃闢建公園綠地及遊憩設施,包括市民活動廣場、陽光草坪、兒童遊戲場、林蔭廊道與多層次植栽,利用人行步道系統串連成完整的休憩空間,將玉泉公園打造成為一個舒適、健康、休閒、娛樂、無障礙並兼顧自然生態之多功能遊憩空間。

看到玉泉公園四周的入口設計,欣喜終於看到脫離終戰時期「規範」的設計態度。早期因為「規範的設計態度」讓行動不便者吃盡苦頭。「規範式的設計」經常出現台階、圍籬、拒馬、門或圍牆,人只能在步道上移走;步道與綠地之間永遠隔著灌木圍籬或矮牆,這是一種威權與階級制度的象徵。

玉泉公園的入口設計友善多了。從毫無障礙的地坪設計與空間,以及園內的步道系統設計,可以看出設計者的設計態度非常接近聯合國的通用設計理念。這就我所謂的民主式設計概念。國內目前還缺乏有關戶外空間設計詳細規範,特別是在通道的坡度部份。因此,許多設計者只好採用針對建築物訂定的坡度規範,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作為。 1:16 的室外步道斜率是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校園步道系統設計的最低標準規範,而建議的室外步道斜率是 1:20 。玉泉公園的步道系統仍有少部份的步道坡度過陡。

玉泉公園內部的建築物與外部空間呈現不對話的狀態。建築物室內外間,蜿蜒、冗長且坡度過大的斜坡道並不能方便行動不便者,甚至潛在著危險。雖然如此,我相信這些設計大概都合法,只是不合理罷了。這種合法不合理的現象正是台灣目前環境設計中最常出現的障礙。因此,我認為玉泉公園在通用設計程度上屬 C 級

第三站: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

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位於台北市武昌街與康定路口,就是熱鬧非凡的電影街底,佔地近 2,000 坪的開放空間,花費了 3 年的時間以及 2,000 多萬元所打造而成,台北電影主題公園目前是西門町最大的戶外用地,不僅可以促進台北電影藝術的蓬勃發展同時也為周邊產業帶來無限的商機,發展出一個電影觀光商圈。公園現在所在的位置在日治時期為日本人經營的台灣瓦斯株式會社,附近荒草叢生種有竹林,因此日本人稱為「濱町」而當地人稱呼「竹尾巷」;台灣終戰後國民政府接收後將其改為台北煤氣公司,是台北最早生產煤氣的現代化工廠,早年煉製煤球提供家戶炊事使用,直到 1967 年因天然氣日漸普及而停工生產,閒置 30 多年後變更為公園用地,包括國光戲院、獅子林大樓、台北戲院、新世界、紅樓、豪華戲院、日新戲院等都設立在西門町地區,在戲院極盛時曾達 37 家之多;時至今日,西門町仍是國內電影院數量最多的區域,因此結合當地原有的武昌電影街,將之開闢為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打造為「光之通廊」,讓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成為振興電影產業的環節之一。 (資料來源: http://travel.network.com.tw/tourguide/point/showpage/103019.html)

從多處斜坡道和平台的設計可以看出設計者非常希望做到無障礙空間設計的要求,甚至可以看出希望達到通用的原則。後者可以從設計者企圖在設施中融入斜坡道和導盲磚等無障礙設施看出。

公園四周的入口設計幾乎可以確定是可及的,行動不便者進出沒有問題。但是進到中庭之後,輪椅使用者只能在一處靜止不動;因為地面上設計的植栽槽和美麗的刻痕正是輪椅最大的剋星。大剌剌的地表刻痕設計以及軟硬鋪面交互出現的創舉正是當代景觀設計者最喜歡的設計方式,也是目前造成室外空間行動障礙的主因。

我發現為了無障礙,設計者設計出比一般使用者多出 3 倍的輪椅專用道,同時設計出比輪椅專用道多出 2 倍的導盲動線。電影主題公園的設計正好曝露出設計者對環境使用者認識不足的證據。我認為電影主題公園在通用設計原則的符合度上屬最低級 F 級

第四站:大稻埕碼頭

帶學生以大稻埕碼頭做為畢業設計的主題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當時,大稻埕碼頭還處在規劃階段。因此這次滿心期待能夠看到不一樣的碼頭設計。和華蓀老師來到大稻埕碼頭時已經接近黃昏,因此有許多散步和騎自行車的人潮。

顯然地廣場的設計蠻通用的,有輪子的、沒有的輪子的都可以暢行無阻,而且似乎都可以和平相處。對愛旅行的我而言,在台灣島旅行最大的障礙就是沒有「像樣的」碼頭,我所謂像樣的碼頭是指可以人方便且安全的上下船。例如像新加坡通往聖淘沙的渡輪碼頭,或者像美國麻州波士頓查理斯河沿岸「漂浮碼頭」那樣的設計;這些都是我在旅行時使用過且讓我非常感動的設計。而我也期待新近完成的大稻埕碼頭也能有國際級的設計水平。

然而事與願違。碼頭的設計超乎意外的落伍、簡陋且有礙景觀。「水岸設計」不僅無法改變原來的醜,還阻隔了使用者與鄰近景觀的唯一接觸 ── 視野。沒有了對岸的視覺景觀,大稻埕碼頭頓時失去了基本的景觀價值。就通用設計原則的角度而言,碼頭的設計連最低標準都達不到,低於 F

大膽假設,這是專為自行車使用者做的設計。碼頭設計的功能已經失去全民通用的原則,連步行者的「 VIEW 」都被剝奪。一個通用的公園設計考量必須全方位,單一特定的設計思考邏輯已不合時宜。在政府願意砸下重金建設環境時,設計者似乎應該更謹慎行事,視野應該看得更遠、更寬。

全民「全面參與、機會均等」是聯合國一直在呼籲和推動的基本人權。因此身為現代的設計者所必須學習的功課比以往更多了,特別是對環境使用者的再認識。以往不被認同的環境使用者,現在已經有了他們的位置,這是事實。為什麼設計者會在無障礙廁所前鋪設一到 1:6 的斜坡呢?難道他/她不知道在沒有設置扶手或者他人的協助下,一位輪椅使用者是不可能單獨上下這樣的坡道的。在空間有限情況下採用合法的 1:6 做坡道設計或許可以被諒解,但是在空曠的大稻埕做這樣的設計恐怕會令人失望。

 隨著太陽西下,我和華蓀老師就以大稻程碼頭作為今天的句點,其餘的開放空間只能另擇他日做現勘了。

註:

(2008/2/1)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