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法的攻防戰

端木儀


 如何洞悉與破解中國的侵略意圖,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總之,誰對《戰時國際法》比較熟稔,誰就多掌握一張勝券。

 國防部從 6 月 13 日到 17 日實施「精神戰力週」,在這一個禮拜當中的每天早上 8 點半到 9 點 50 分,將借用華視「莒光園地」時段播出《武裝衝突法》的課程,國防部還邀請民眾一起觀看。

 國防部為何不潛心研擬戰略戰術之類的技術,而研究起所謂的《武裝衝突法》,難道是吃錯藥或突發奇想嗎?其實,國防部的做法有它的道理。

 廣義上說《武裝衝突法》就是《戰時國際法》,也就是《國際人道法》或《戰爭法》。這套法律以 1864 年的《日內瓦公約》以及 1868 年的《聖彼得堡宣言》為發軔,透過 1907 年的《海牙公約》、 1949 年的《日內瓦公約》直到 21 世紀今天,前後已經歷 150 年的時光。它由幾十項不斷修訂增刪的公約、議定書與慣例法所累積而成,自成一套粲然大備且被遵守的法律系統。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參與 1991 年波灣戰爭中,以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身份,見識到先進國家精於戰爭法全盤佈局的能力。驚異之餘,遂聘請國際紅十字會的專家指導,密集教育從中央政治局委員一直到軍種部隊的各級幹部,全體一致苦讀已經十五年。相對的,在無國際空間資訊被封鎖的情況下,台灣卻遲至 2005 年初夏才猛然驚醒。

 擺開大國的面子問題不談,中國從上到下研習《武裝衝突法》的更實際利益是,一旦與各周邊國家「有事」,除了要在戰場上比劃拳腳功夫之外,更不能不規劃戰爭的「法律心計」,包括如何進行宣戰、封鎖、拿補、中立、交戰團體資格、戰俘、佔領、停戰協議、和平條約,以及安置無數與各國和佔領區住民間之公法和私法關係。這些,通通隱藏在戰爭法體系的法條與慣例之間。若不依照法理進行,根本無法在國際間「確保戰果」。 1996 年的台海危機,中國更身歷其境一次。

 未來的東亞衝突,不見得只會發生在台灣海峽,更有可能發生在朝鮮、東中國海、南中國海,甚至釣魚台海域的任何地點。無論會發生在何處,所有周邊國家都會同時「有事」不可能獨善其身。國防部開始研究武裝衝突法,意在「知己知彼」外,更積極一點的說,若一旦周邊「有事」,唯有運用公認的戰爭法用語與指導原則,才能獲取國際社會的支持;消極面的說,精研戰爭法理才能反制敵國所設的重重陷阱,進而確保我方利益。

 最遺憾的是,即使我們如何認定自己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台灣不被承認為主權國家是殘酷的事實。一旦發生武裝衝突,主要在規範「國與國」之間戰爭關係的戰爭法,甚至聯合國憲章以和平手段解決國際爭端的限制,很難適用在台灣的身上。這也就是北京念茲在茲不斷的聲明台灣問題乃「國內事務」的原因,目的便是在法理上阻絕國際的干預,以遂行其侵略意圖之關鍵之一。

 更進一步的說,中國若想佔領台灣,應該有怎樣的步驟?戰地政務要怎麼做?這些都不是矇著頭猛幹就可以的,必須符合國際法慣例、密切注意國際動向不可。相對的,如何洞悉與破解中國的侵略意圖,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總之,誰對戰時國際法比較熟稔,誰就多掌握一張勝券。

 這些,北京準備十五年了;台灣,你還只陷在「國共內戰」的泥淖中嗎?

(2005/6/13)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