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安全 美國有責

依戰爭慣例法 美國為台灣主要佔領權 (國)

何瑞元


 台灣必須花六千多億向美國買武器嗎?不必!
 依據 SFPT 與美國憲法,台灣應直接列入美國國防部之保護傘之下!這是住在台灣這塊土地兩千三百萬人的權利!大家應團結,要求美國負起這個「共同國防」的責任!

 教育部修訂高中歷史課程綱要,有關台灣國際地位問題,在 11 月 10 日的行政院會中,引起法務部、教育部、外交部、國防部、新聞局、台北市政府等單位高層官員之交鋒、激辯。結果還是很難達到共識!

 台灣國際地位是涉及國際法的領域,但大家所忽略的是國際法包含「平時」與「戰時」兩大部分。美日太平洋戰爭所延伸的問題,必須用戰時國際法才能分析與評估。茲加以說明如下:

 於 1941 年 12 月至 1945 年 8 月,美國對台灣的管轄權正醞釀中,這是因為美軍攻打日屬台灣,亦攻打日本四島, ROC 軍隊並未參與相關戰役。美軍攻下日屬台灣,而依據戰爭慣例法,美國是主要佔領權 (國) 。

 緊接著, 1945 年 9 月 2 日,由美國軍事政府 (USMG) 首領麥克阿瑟將軍,指示蔣介石代表 (以下簡稱 CKS) 來台接受日本投降。其實,美軍在 1945 年 9 月已經在台灣了!

 《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書》等文件,雖然有「意向表達」要把台澎地區割讓給中國,但是依據戰爭慣例法,美軍有百分之百的權利,在 1945 年 9 月先行在台接受日本投降,把美國國旗升上去。畢竟,美國是主要佔領權 (國) ,而領土之割讓,必須有多國之和平條約簽署並生效,才能算是有國際法上之法律依據。

 假若美軍於 1945 年 9 月 26 日已接受日本投降,並把美國國旗升上去,接下來之步驟應會有如下的安排 ──

  1. 1945 年 9 月 27 日:成立美國在台總督府 (United States High Commission in Taiwan) 。
  2. 1945 年 10 月 25 日:十分明朗化,邀請 CKS 代為處理台澎佔領事宜 (此時,台澎之國際地位是「日本領土上,美國軍事政府轄下之獨立關稅區」,已與日本本國管轄分離) 。
  3. 1952 年 4 月 28 日:《舊金山和平條約 (SFPT) 》生效,日本把台澎割讓出,但沒有指定「收受國」,美國國旗繼續飄揚,台灣亦可設計自己的旗幟、擬定自己的憲法,美國繼續全權處理台澎之所謂國防事宜 (此時,台澎之國際地位是「美國軍事政府轄下之未合併領土」,俗稱:「美屬海外自治區」,而且是戰爭慣例法「佔領法」 the law of occupation內的一個「暫定狀態」 interim status 。)

 美國把上述大部分的步驟都省略掉,就像一串珍珠項鍊,即使少串了許多粒珠子,但其線索和基本架構依然存在!所以對一般人來說,台澎之真實狀況被聲勢浩大之[中華民國]政治體系掩蓋掉了! CKS 接受日本投降,升上[中華民國]國旗,並宣佈為「臺灣光復節」,在國際法上是毫無法律依據的!當時應該指示幾位美軍把美國國旗升上去才對!不過,若是戰後的和平條約真的把台澎「過戶」給[中華民國] …… 那麼這一段 1945 年 10 月 25 日至 1952 年 4 月 28 日間奇怪的歷史,就可以算是成功地混過去了!

 在拿破崙時代過後之戰爭慣例法 the customary law of warfare (in the post Napoleonic era) 中,軍事佔領不移轉主權。美日太平洋戰爭中,是美軍攻下台灣,為主要佔領權 (國) , CKS 受委託前往處理佔領事宜,且在 1945 年之際,中華人民共和國還不存在,因此在討論到台灣於 1945 年至今之主權問題,大致可分為下列四種可能之安排,即台灣的主權

  1. 已枯竭、消失或被遺失;
  2. [中華民國]手中;
  3. 在美國手中;
  4. 在台灣人民手中。

茲分析如下:

  1. 主權包含多種因素,其中很重要的有「領土」與「永久人口」。在此期間內,此二種因素仍繼續存在。因此實在無法瞭解台灣的主權在此期間內是如何枯竭、消失或被遺失。
  2. 在戰爭慣例法中, 1945 年 10 月 25 日只能列為台澎地區軍事佔領之開始。戰後之 SFPT 亦沒有把台澎「過戶」給[中華民國]。《中日和平條約》只是 SFPT 之附屬條約,其條件不得超過 SFPT 。因此實在無法找出台灣之主權何時過戶給 ROC 的有效證據。
  3. 此分析符合 SFPT 第 2(b) 條、第 4(b) 條及第 23 條之規定:「日本茲放棄其對台灣及澎湖的一切權利 (right) 、權利名義 (title) 與要求 (claim) 。」、「 USMG 對台澎有處份權與支配權」、「 …… 美國為主要佔領權 (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 …… 」。
  4. 此分析似乎違反國際慣例,即領土割讓是「政府對政府」的行為。而且,依 SFPT 第 2(b) 條、第 23 條之規定,美國為台灣之主要佔領權,可執行台灣主權之權利義務事項,而非是由人民在執行。美國雖然在 1945 年起,授權「[中華民國]代表」代為管理,但其法律上之最後責任仍然存在。

 綜合上述,台灣的主權於 1945 年至 1952 年的「交戰國佔領時期」及 1952 年至今的「善意進駐佔領時期」,係「信託」於主要佔領權 (即美國) 手中!而這所謂的「信託關係」,不是擁有所有權,只是握有處分與支配權。

 所以,有的人不斷地強調台灣是主權國家,實際上,就如上述,是缺了許多珠子和零件的項鍊,無法上市,也受不到國際的認同!

 讀者可以想想看,從 1970 年代初,美國與中國開始交往以來,是否可以明顯地感覺到,美國對台灣一切所作所為,是否符合這個「台灣主權受託者」之角色?美國隨時左右台灣的命運!美國是民主國家,但卻反對台灣獨立,寧可台灣與一個共產國家合併!為什麼呢?這只是戰爭慣例法中「佔領法」的關係:佔領的最後結果必定是把佔領地移交給「當地合法政府」!而所謂「當地合法政府」,是誰來決定呢?當然是身為主要佔領權的國家!

 結論很簡單。台灣必須花六千多億向美國買武器嗎?不必!依據 SFPT 與美國憲法,台灣應直接列入美國國防部之保護傘之下!這是住在台灣這塊土地兩千三百萬人的權利!大家應團結,要求美國負起這個「共同國防」的責任!

(2005/1/11)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