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環境的殺手•學者專家

Lim Bun-hoa (林文華)


 明知是不妥的東西,卻沒人願意面對它、檢討它,難道其他專家學者們「眼盲」了?

 我們要強調,只要環境沒有障礙,所有設施都適合每一個人使用,就是「無障礙環境」;請不要把重點放在「什麼樣的東西才是無障礙設施」。

 台灣是很努力推行無障礙環境許多年了,可是坦白說:創造力有餘,檢討卻不足。

 其實,無障礙環境並不是什麼很深澳的學問,但往往受到所謂「專家學者」的無俚頭見解,加上製造廠商全力配合,弄得大家見到這些標新立異的怪設施,一路接受到底。很奇怪的是,經過實地考驗多年,明知是不妥的東西,卻沒人願意面對它、檢討它,難道其他專家學者們「眼盲」了?

 無障礙環境從觀念的推行到設施研發,會隨著時代不斷的演進,並更進步,但唯一的目標是永遠不變的,那就是:如何將無障礙所需的設施融入整個社會環境,是所有人的無障礙。所以,積極的檢討是絕對必要的。當年的「黃色巨龍」導盲磚,後來竟是勇敢的民間人士及團體,長達七、八年的努力,才讓 首都北市開始了解這樣的東西不是如此使用的,並停止鋪設。

台北捷運的廁所

 本例子,這是台北捷運所有廁所都有的狀況,洗手台和男廁小便斗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突然冒出這樣的扶手設施,前後也已經好多年了。

 好不容易,輪椅朋友找到一座「較低」的小便斗,可是輪椅被架設的扶手給阻擋住,無法使用;硬是得等到無障礙廁所有空才能小解。但無障礙廁所往往空間狹小,動線不順,出入不變。

 小便斗「較低」是對的,如果沒有加裝這阻擋物,殘友們若只要小解,可以直接就近使用,輪椅進出也不容易和其他人發生碰撞。

 更沒道理的是,洗手台的扶手,對任何人都沒有幫助,完全是「障礙物」。

 我們要說:捷運當局,你們可知道,殘友們出門在外非常需要這些廁所。可是,要進入那狹小又拐彎的門,又要面對「不友善」的對待,殘友們使用得非常辛苦;反觀,一般人上廁所卻是又快又簡單。

 並不是說這些扶手有多大的罪惡,這些設備本來就不應該在公共場所,它們應該是在療養院裡才能發揮功能。是某些患者在復健期間,需要藉助步行器行動,強迫學習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才需要這些扶手。

 真不知道當初「專家學者」是用什麼理由,把療養院的設施引出戶外,廣設於公共場所;不只浪費公帑,更霸佔了寶貴的活動空間。最糟糕的是,台北捷運絕對是個「指標」,好多地方都跟著做。

 我們呼籲,請捷運單位趕緊勇於面對,消除這些「不友善」的設施好嗎?

一個最近發生的故事

 這是今年 5 月,一個團體“台北市肢體傷殘重建協進會”在北市玉泉公園裡餐廳舉辦年度大會時發生的慘痛遭遇。

 這裡看起來很新,地下又有游泳池,斜坡可達。打聽之下,知道下面有殘障廁所,那天殘友們很高興的在這裡聚會。大太陽天,當然也很放心的享受各種飲料 (通常在外面會擔心找不到廁所,不敢放心喝水) 。

 會議告一段落,休息時間,一堆殘友相偕上廁所,行經很棒的斜坡道,順利到達該廁所。

 這廁所不錯空間夠大,可是大家卻傻眼,愣在門口,馬桶被扶手給阻擋住,輪椅根本無法靠近。

 殘友們開始著急了,罵聲四起 …… 。可是又能怎樣?好慘!

(2004/7/23)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