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別出狀況 否則千萬生靈塗炭

陳映慈

(作者為台灣日報記者)

 假如核一、核二廠的反應爐發生問題,大台北地區及桃竹地區有近 960 萬多人會受到影響,而核三廠如果發生意外的話首當其衝的是高屏及台南、嘉義地區,約 570 幾萬人,而這些受到污染地方將會成為管制區,百年都不能再進入。

 不管核四蓋不蓋,不管核能發電廠安全性多高,對於核能發電廠還是應懷有一定的危機意識,畢竟了解危險所在及程度,將可幫助大家面對問題,與是否一定會發生是兩回事。但假如核一、核二廠的反應爐發生問題,依據文化大學生物系教授鄭先祐的推估,大台北地區及桃竹地區有近 960 萬多人會受到影響,而核三廠如果發生意外的話首當其衝的是高屏及台南、嘉義地區,約 570 幾萬人,而這些受到污染地方將會成為管制區,百年都不能再進入。

爐心熔毀 如原子彈爆炸

 鄭先祐表示,核電廠最嚴重的意外就是爐心熔毀,這會造成大量核種外洩,嚴重的程度比原子彈還要多出四、五十倍甚至上百倍,至於受波及的層面要看當時的氣流而定,第一時間大概會擴散到周圍的一、二十公里,這會造成相當程度的輻射傷害;爐心熔毀的瞬間可能會有小爆炸,傷到的是附近的工作人員,會造成立即死亡,但人數不會很多。

住核電廠附近 應備碘劑

 立即傷害的部分,比較麻煩的是釋放出來的核種,因為裡面有放射性碘,人體接觸後,特別是小孩子會很快地吸收。碘在人體是稀有元素,所以人體一遇到碘,就會盡可能地吸收,送到甲狀腺,製造甲狀腺素,因為這個碘含有大量放射線,所以會對甲狀腺產生傷害,傷害代謝機能,因為這些傷害只要幾個小時就會完成。所以在核電廠附近的居民,特別是家裡有小孩的,家中應該有碘劑,到時如果發生意外,立即大量服食碘劑,先讓人體吸收碘劑以取代具有放射性的碘,這些動作必須在幾個小時內做完,否則也不用做了。

 疏散問題上,鄭先祐說,如果核一、核二發生意外,大台北地區一定會受到波及,台大大氣科學系曾做過模擬試驗,在核一、二廠釋放自然界都沒有的特殊氣體,然後在台北市偵測,結果兩三個小時台北市就會感受到;所以核一、二發生問題的話,台北市在兩三個小時就會受到感染,這時就需要疏散。當時如果氣流強,最還可能影響到桃園及新竹,不過這都要看氣流狀況,如果氣流強,而當地又下雨,就會把空中核種帶到地面,造成很強的輻射傷害。核三的問題則是對高屏地區,最遠到台南嘉義地區。

 北部的氣流對台北來說是很不好的,因為台北是一個盆地,像一個布袋,海風從淡水進來後就鎖在台北盆地,所以如果核能廠外洩物進到台北盆地就會停滯,這個地方無論是空氣污染或核污染都是很難飄散出去。

 鄭先祐表示,這樣的意外應該不會發生,這樣的自信來自於對科技的相信,就像我們坐飛機,就是相信不會摔下來,但這個自信只限於理論上或科技上。從過去經驗看來,核能廠發生問題的原因是人為與機械都有,以美國三浬島事件為例,經過美國專家調查發現原因出在一個美金五毛錢的開關,當然操作人員出狀況也是有。鄭先祐指出,對台灣工程及人為疏失是可以有合理的懷疑,因為台灣都有公共工程品質欠佳、偷工減料等問題,核能電廠的問題就是很怕萬一。

若遇超級大地震 就等死

 由於台灣是多地震帶,核電廠又很怕地震問題,所以設計時都要考慮地震的情況,以前核能廠的抗震設計是 0.4 、 0.5G (重力加速度) ,現在則是到 0.7G ,而台灣的核能廠抗震設計都是 0.3 與 0.4G ,前年九二一地震的程度是到達 0.9G ,所以假如九二一地震發生在核電廠的話,就會整個廠震垮掉,屆時不管安全設備再多都沒用。

 如果意外不幸發生,對人體的傷害除了放射碘造成甲狀腺功能失調外,也會因輻射而直接傷害。核電廠的輻射屬於高頻率,輻射線可以打斷人類 DNA 等細胞的分子間,如果打斷 DNA 的分子間就會造成基因突變、致癌,如果是生殖細胞就會遺傳到下一代。

 鄭先祐表示,碘劑在法國是由政府發放,發放給核能廠附近可能受害的居民;但國內的做法是認為國內核廠很安全因此沒有必要發,這些碘劑在一般藥房就可以買到,醫院也可以開處方。另外,在美國也會假設發生最壤情形要怎麼處理,所以他們在電話簿的首頁會放一張疏散地圖,告訴民眾要開幾號公路疏散,也有緊急應變步驟,像扭開收音機的哪一頻道,但這些工作國內目前都沒有做到。

(本文原載於 2001/2/7 台灣日報第 3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