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料處理成本難以估計

朱國義

(作者為台灣日報記者)

 台電的「高放射性核廢料」目前均貯存在各核電廠冷卻池中。
 各國在高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處可以說是缺乏經驗,對台電來說,低放射性廢料已是困難重重,未來高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如何進行,值得擔憂。

 依照台電公司的說法,核電廠可以提供穩定可靠且便宜的電力,但對於核廢料的最終處理,連台電公可本身也沒有辦法打包票可以有效解決。核電廠問市已有約 40 年的時間,但到目前為止,全球缺乏用過核燃料 (高放射性廢料) 最終處置場的興建及運轉經驗,顯示在核能電廠運轉 40 年後的今天,核廢料依然無解。

 核電廠的廢料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所謂的「低放射性核廢料」,實際上就是核電廠運轉或檢修時受到輻射污染的衣物、手套、鞋子及水處理產生的廢棄物等,其輻射強度較弱,目前儲存在蘭嶼的就屬這種廢料。另外一種是「高放射性核廢料」,主要是發電用過的核燃料,台電的用過核燃料目前均貯存在各核電廠冷卻池中,在最終處置場完成前,將先建造乾式中期貯存設施 (可貯存 40 年) 。

設低放射廢料處置場障礙重重

 目前全球有關核廢料的最終處置,仍只有低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目前約已有 34 個國家 75 處低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在運轉,多屬於「淺地表掩埋」,台電目前在烏坵評估的就是低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如果台電提出的烏坵最終處置場環境說明書能順利獲得環保署通過,還須向原子能委員會提出可行性評估報告,獲通過後才可能動工。至於用過核燃料,不論是直接處置或經再處理後最終處置,國際間一致採行「深地層處置」的方式,以多重障壁的設計,埋藏在地下數百公尺的穩定地層中。

 不過,理論上可行的事情,在現實世界並不一定可行,有關低放射性廢料方面,雖然全球已有約 75 處最終處置場運轉中,但對台灣而言,卻遭遇到寸步難行的問題,不僅境內處置無法有效獲得突破,被逼得只好找到烏坵來評估,容量也由原先的 100 萬桶縮小為 40 萬桶;同時,不僅在地人提出強烈的反彈,就連對岸的中國福建省也提出抗議,在兩國關係敏感的變數下,烏坵能否設立一處低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場,仍是大問號。

 經濟部及台電對於低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採取境內與境外處置雙軌運行模式,除了在台灣 (實則是離島的烏坵) 尋找最終處置之外,也從境外區域合作著手。不過,幾個合作對象紛紛喊停,馬歇爾群島在日、韓等國不參與的情況下已形同終止,俄羅斯雖然正在修法,擬代處置國外低放射性廢料,但國際現實如何,尚待觀察,北韓的「兩年六萬桶」計畫也在國際壓力而陷入停擺,最後極有可能與中國合作一途了,但未來發展仍有待觀察。

 台電光是在低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就遭遇重大的障礙,高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難度更加百倍,如何進行的確讓人擔心,根據台電的規則,要在公元 2032 年啟用最終處置場,因此,場址將於 2016 年決定。

 目前全球缺乏高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場運轉實績,而專為核電廠用過核燃料為主的最終處置場幾乎沒有,美國 YUCCA MOUNTAIN 深地層處置場,預定在公元 2002 年提出建照申請,芬蘭、瑞典與比利時也仍在進行高放射性廢料深地層處置場址取得或技術驗證實驗階段。各國在高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處可以說是缺乏經驗,對台電來說,低放射性廢料已是困難重重,未來高放射性廢料的最終處置如何進行,值得擔憂。

 除了最終處置場興建與運轉之外,對於其處理費用,同樣也是一大問號,目前台電根據瑞典等國家的評估,認為台灣在有關核廢料的後端 (包括除役、拆廠、最終處置等) 營運總經費約需新台幣 1,650 億元,因此,目前三座核能電廠每度電抽取 0.16 至 0.17 元不等的「後端營運基金」,將用於未來核電廠後端營運各項所需。不過,雖然低放射性廢料已有可參考的依據,但在全球尚缺乏用過核燃料最終處置經驗之前,所算出的營運費用也只是估算而已,未來需要多少經費,其實還是未知數。

(本文原載於 2001/2/4 台灣日報第 3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