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以台灣為主體的中、小學教育

台灣南社、台灣中社、台灣教授協會、台灣筆會、中台灣教授會、王麗萍、蔡同榮、楊秋興、陳鴻基、黃爾漩、曹啟鴻、趙永清、周清玉、王世勛、李慶雄、許添財

 若中國威勢繼續籠罩台灣,未來國民義務教育教材的本國語文、本國史地的定位,仍難脫中國本位取向 ……
 全民若無自覺,台灣文化只有歸於死滅;教育部若不能發揮主動倡導精神,亦不能濫肆阻攔 ──

 台灣這一代的青壯之人,讀的書是來自中國的軍事政權強制執行的中國史地、文學與文化;祖父一輩受的是日本教育,在日本皇民化運動時代,被迫學習日語,許多人更因而改變自己的姓名、以奉行日式的婚禮葬儀引以為榮;祖父的祖父,學習的又是滿清帝國的典籍與文化。

 其間,又前前後後揉雜南島語族、荷蘭、西班牙、葡萄牙、歐美各國的文化,因而在縷析台灣本土文化底蘊的時刻,發現構成台灣文化基座的台灣母語,竟然具有極端豐繁、駁雜的內在。

 做為一個具有海洋文化性徵的台灣文化,擁有多重元次的文化發展模式,並無歷史的缺憾。但是文化發展乃是自然的演替與嬗變,內化的過程應遵循文化生態的內在邏輯作和諧、自主的吸納與質變,而不是在武力為後盾的政治權勢之下,被迫做威權式的屈服。

 然而不論日本「皇民化運動」與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化教育」,台灣的文化發展,均是外來政權做強力的移植,台灣人民並無權利做自主性的發展。

 此種奴婢式的命運,直至 21 世紀的今天,仍然呈現於台灣的大、中、小學教育體制。

 如實而論,時至今日,台灣的教育官員、政治領袖,對此種從屬性的命運,尚無文化與歷史的自覺。

 台灣的人民,因而無法結晶、型塑自己的文化哲學,開創獨特的民族深度,並從而展放、擴張、綿密台灣社會文明的總體架構。

 盱衡台灣當前的教育,由於仍然是以中國為本位、台灣做邊陲,順此方向,無法看到台灣文化獨立自主的前景,亦難以培養與本土山川河海、花木蟲鳥,產生血脈相連、不可切斷的文化生命體。以台灣文化做為台灣立國的生命基調與社會底蘊,今日的台灣教育形勢,難以承擔此一歷史重任。

國中、小課程 台灣主體性難卜

 當前台灣 530 餘萬人受教的大中小學教育,中國的形勢全面籠罩。幼稚園幼兒接受北京話及其相關體系的教學;國小有鄉土教學,但是所有人文與社會學科的架構,仍然不離中國的範疇。

 近年來教育台灣化的呼聲雖高,但是國中《認識台灣》 (歷史篇) (地理篇) 的課程與中國史地仍然不成比例。以歷史為例,認識台灣 1 冊,中國史 2 冊、外國史 2 冊。台灣、中國、世界之比例為 1 比 2 比 2 。

 地理部份較歷史更糟。《認識台灣》 (地理篇) 1 冊、中國地理 2 又 3 分之 2 冊、外國地理 1 又 3 分之 1 冊。台灣地理、中國地理與世界地理比例為 1 比 2 又 3 分之 2 比 1 又 3 分之 1 。

 國中、小課程,本年 8 月起,雖因「九年一貫課程」之實施,將出現極大幅度的變革,但因國家定位未做釐清,文化主體性迄無明確的共識,在教育取向的拉鋸中,對台灣文化的主體性發展,是禍是福,仍有待觀察。

 具實而論,若中國威勢繼續籠罩台灣上空,台灣未來國民義務教育之教材的本國語文、本國史地的定位,仍然難脫中國本位取向;台灣子弟對賴以生養的山河大地,仍將匱乏應有的文化母體的認同。結果所培育出來的下一代,勢將繼續聽不見台灣先人歷史的嗚咽;未能以謙卑、寶愛的虔誠,面對台灣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現行高中課程 遠離台灣

 經過長期的奮鬥,目前國中、小學課程,雖然令人難以滿意,但台灣文化的種苗,已逐一下播,假以時日,可望開花結果。但高中課程,迄今仍為中國人文、社會之學所盤踞,高中教師之執教、學生之學習,仍然遠離台灣。現行高中課程,乃是依據九五年修正發布之「高級中學課程標準」。目前雖又有小幅修訂,開放民間撰寫教材,然而、在教育內涵上,向下已難與「九年一貫課程」銜接,向上無法妥善與大學新式教學連線,在上、下階段學程設計均已產生質變之下,高中課程標準繼續沿襲舊章,顯有不當。

 而其中最關重要者,在於「高級中學課程標準」,對台灣本土之學嚴重的荒疏與漠視。以高中國文為例,國文科主軸仍是以中國文學貫穿全程,例如高一國文第一冊,全冊側重中國唐代、宋代古文,規定記敘文、抒情文唐宋文各 2 篇、論說文唐宋文 4 篇,韻文中中國古詩 1 篇。

 及至高三第六冊國文,選文均選中國的先秦、兩漢、六朝文,其中記敘文、抒情文先秦兩漢六朝文各 2 篇、論說文要有 4 篇;韻文中則曲選 1 篇。

 綜計高中的國文,學生就是在學習中國文學,從時間縱向上的「現代文」、空間剖面上的「台灣文學」,全未被賦予應有的分量與重視。

 此種「重中輕台」傾向,在地理課程中仍然如此。高一地理課程第一冊,乃是地形、氣候、水文、土壤等等地理學基礎知識的介紹。高一下的「本國地理」,九大單元中共分華南、華中、華北、東北、塞北與西部地區,以及台灣地區等六大地理區,將台灣列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連為一體的一部分,而且台灣僅佔「本國地理」中的一個單元,台灣地理與中國地理的單元比數乃是 1 比 8 。如將地理變遷與「我國當前的世界地位」部分,勉強計入台灣地理課程,台灣與中國之比,亦不會超過 3 比 6 。

台灣與中國史 文化範疇不同

 國中現行歷史,台灣史與中國史的比數乃是 1 比 2 。下學年度起,九年一貫課程在國一開始實施後,台灣史的比重但望能夠更為增加,然現行使用之高中「本國歷史」,則其中有關中國史與台灣史之比例,令人無法接受。

 目前高一學生計讀 2 冊「本國歷史」,共計 19 章,台灣只佔 4 章。中國史與台史之比例為 15 比 4 。必須指出的是:高中之台灣史,完全以做為中國史的一部分進行歷史鋪陳,而不是將台灣當作一個有尊嚴的生命體,建構台灣獨立自主的五萬年史,甚至可能是十萬年以上的台灣上古史。

 高三第一學期選修的「中國文化史」一冊,全部章節均是詮釋中國的民主與典章制度;中國的經學與理學;中國的科技與藝術。當然,中國宗教與文化深刻影響台灣的歷史源流,但是「台灣文化史」與「中國文化史」畢竟有不同的範疇與縱向,二者的部分交集與全面疊合必須做嚴密的邏輯析辨,而不是輕率的進行強勢的統整。

 所以,「台灣文化史」與「中國文化史」, 0 與 1 之比,本身就不在告示台灣是一個擁有自主文化的主權國家。

 50 年來實行中國化教育的結果,現有 2,200 萬人民,大部分迷茫於台灣地形、地質的歷史變遷;對台灣先人在時間縱向上的困頓與堅持;虔誠與孤詣,匱乏心靈上的了解與同情,自然不能萌生對台灣整體生命的使命感!

教育不能自主 國運只有依附

 至今為止,冷酷的事實在各個領域不斷的浮現:客家語以每年近 2 分之 1 的速度流失;部分原住民語已只剩單字,遑論完整語句的溝通; Holo 語連上大學教育的青年都有許多人已無能力與父祖輩以母語交談。

 對應於母語之萎縮,台灣母文化之保存亦隨之以俱去,島內外有志之士鑒於先進國家對其母文化之發展,曾想克盡一己心力,然長年衰頹,竟至無從著手!

 而淺浮之輩,一聽重振「台灣文化」、「台灣文學」,竟以無盡的嘲弄,恥笑「台灣也有文化?」、「台灣也有文學!」此種現象不唯鑒諸於市井,數年前教育部審查靜宜大學申設台灣文學系時,批駁結論竟有「台灣文學是否足以成一學術領域,猶堪懷疑」。

 似此褊狹之見,莫論台灣文化之發揚光大,單提台灣文化之保存、維護,均已面臨重大之困難。

 拯救台灣文化,全民若無自覺,台灣文化只有歸於死滅,而教育部主管官員,若不能發揮主動倡導精神,亦不能濫肆阻攔。為資落實,請自改革中、小學教育始,而高中課程標準作台灣主體方向之修訂,時亟勢迫,教育部實有加速改革之必要。

(本文原載於 2001/1/20 、 1/21 台灣日報第 9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