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埔族是原住民
何需調查?

陳炳宏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防止種族歧視和保護弱小民族小組第 46 屆會議,臨時議程第十五項原住民權利草案,第八條記載:「原住民族群與個人,有認同他們自己為原住民,以及被認為原住民的權利」。

 最近,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發給某團體的公文,對於「平埔族可否列為台灣原住民族」,竟稱:「事涉族群識別,有待研究調查,茲為期周延客觀,已委託專家學者進行」,將自古存在的平埔族群推給某大學民族研究部門去「識別」,有待商榷。

 平埔族群淪落到被「識別」的地步,但卻被昔稱「山胞」的原住民與地方「不知情」的政客們利用了「凱達格蘭」與「馬卡道」做為台北市和高雄市的一條大道名稱,空有虛名;地方與中央的原住民委員會根本沒有平埔族人士的份。為何不去「識別」:「原住民」與「大道」的「名」「實」?

 平埔族不存在嗎?讓我們回顧一下歷史。

 明代,稱台灣土著為「東番」;清際,稱「深居內山,未服教化者」為「生番」,稱「雜居平地,遵法服役者」為「熟番」。「生番」部分漸成「熟番」,熟番亦稱「平埔番」,主要分佈於台灣西部平原及宜蘭平原。乾隆 32 年,設南、北路理番同知,歸化生番二百餘社,熟番社九十三社,嘉慶年間,復加入「噶瑪蘭」 (宜蘭) 熟番三十六社。日治時期,台灣人戶籍有「生」、「熟」、「福」、「廣」等註記,「熟」就是平埔族。到了 1954 年,台中縣臨時〔省〕議會議員暨選舉事務所向台灣〔省政府〕請示:「居住平地之平埔族應視為平地人,抑為山地同胞?」經〔省政府〕以四三府民二字第三三一七二號令指示:「應視為平地人,列入平地選民名冊」,遂使平埔族人在「政治上」變成平地人。

 「生番」可以成為「原住民」「熟番」卻遭研究調查「識別」。讓我們檢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防止種族歧視和保護弱小民族小組第 46 屆會議,臨時議程第十五項原住民權利草案,第八條記載:「原住民族群與個人,有認同他們自己為原住民,以及被認為原住民的權利」。更有趣的是,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主委尤哈尼.依斯卡卡夫特在 1996 年的一項《族群關係學術研討會》中,發表一篇論文,題目是:「從原住民的觀點來看平埔族」,認為台灣原住民對平埔族,基本上抱著下列基本觀點與態度:「一、認同平埔族是台灣原住民的事實。二、平埔族各族群迄今仍然存在,並未消失。三、平埔族群有『族群認同』與『族群復活』的權利。四、平埔族群的延續與發展是全台灣人民與政權的權利與義務。」但是,當他成為主管官吏的時候,卻認為平埔族是否台灣原住民?需要研究、調查、識別!

(本文原載於 2000/8/11 自由時報第 15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