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平埔族喝一點湯

陳炳宏

(作者為台灣平埔原住民協會會員)

 彰化八卦山畔,緊鄰彰化市香山里,土名「番社口」,該地係屬 BABUZA 平埔族「阿束社」遷居地,現在將成為「中華少數民族」的一處活動中心。
 平埔族群後裔之祖先受盡悲慘待遇,卻造福了其他族群,當別人「吃粒」的時候,為什麼不給他們「喝一點湯」呢?

 台灣原住民經過多年的爭取權益運動,終於有了「原住民委員會」 (行政院及台北、高雄兩市皆有) ;繼之,「原住民自治基本法草案」也在原住民公職人員中熱烈討論;接著,蘭嶼的達悟族想自治,阿里山的曹族也要聯絡其在南投、高雄縣的族親,希望達成自治的理想。

 今年 6 月,有一原住民民間社團建議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支持辦理「中華少數民族原住民文化交流產業經濟發展中心」,預定地點在彰化八卦山畔,緊鄰彰化市香山里,土名「番社口」之處。

 該地係屬 BABUZA 平埔族「阿束社」遷居地,現在將成為「中華少數民族」的一處活動中心。

 的確,「台灣原住民」現今很有活動成果,他們已經從中央山脈及其東部 (宜蘭平原除外) ,發揮政治的影響力,到達平地,包括:在 KETAGALANG (凱達格蘭) 的台北市及 MAKATAO (馬卡豆) 的高雄市有其民意代表及原住民委員會。原居的平埔族原住民卻失掉名份,空有一條「凱達格蘭大道」的虛名!

 回想台灣平埔族的苦辛,先簡單敘述各族居地:分布於台北、基隆、桃園的 KETAGALANG 族;宜蘭平原的 KAVALANG 族;新竹、苗栗及大安溪附近的 TAOKAS 族;豐原平原的 PAZEH 族;員林以西,大肚溪與濁水溪間的 BABUZA 族;員林以東的大肚溪上游到台南縣珊瑚潭以北地區的 HOANYA 族;大甲溪尾與大肚溪尾濱海地區的 PAPORA 族;台南地區的 SIRAYA 族;屏東地區的 MAKATAO 族等等。

 其次,平埔族群歷經島外海賊、荷蘭、西班牙、明鄭、清國等的侵略與屠殺,人口不斷減少,土地漸次流失。

 台中縣的「沙鹿」,古稱 SALACH , 1657 年,荷據時期, 30 戶人家, 106 人,明鄭時,鄭經部將劉國軒派兵屠殺,僅有 6 人逃生。清雍正年間, PAPORA 族大舉反清,男、婦一千餘名被捕, 41 人遭斬首,戰死 21 人,軍前梟首 18 人,頭目被「杖斃」。

 連清季《重修台灣府志》也悲嘆:「危哉沙轆社,幾希就滅亡 …… 番婦半寡居,番同少雁行, …… 嗟乎沙轆番 …… 荒煙蔓道旁 …… 夜深風颯颯,獨坐思茫茫,可牧人難得,惘然大息長!」

 再以台中縣神岡地方的「岸裡社」為例,該社在清國早期,幫助清國作戰,得以擴張社地,但是,逐漸被大清移民以各種名目取去,終至多數遷居宜蘭、埔里、三義鯉魚潭。

 其悲情可以嘉慶五年,北路理番同知郭恭依照總通事潘進文呈稟五項弊害說明:

  1. 漢佃多有捲剝重利,竟將番租乞吞十年、八年,並賄寫:「銀到田還」樣字,以致社番有田無租地。
  2. 漢人屢在社番田園內,盜葬墳墓,番覺向阻,反遭毀骸滋訟。
  3. 漢奸越界私採,一週生番戕害,反敢藉「軍工匠」名色,抬屍訛索,輒滋訟累。
  4. 漢人多有藉名討債,闖入社內,誘姦番婦。
  5. 漢奸欺番愚昧,始則用酒煽誘借居番社,做為餌釣,盤踞日久,用銀驅番,擅將社屋折毀,希圖闢田剝利,致社番無棲身之所。

 平埔族群後裔之祖先受盡悲慘待遇,卻造福了其他族群,當別人「吃粒」的時候,為什麼不給他們「喝一點湯」呢?

(本文原載於 2000/6/30 自由時報第 15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