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達格蘭大道與山地鄉正名

戴寶村

(作者為台灣國家山岳協會理事長)

 更改地命並非困難之事,嘉義縣的吳鳳鄉改成阿里山鄉,屏東縣的三地鄉改為三地門鄉,都是透過鄉民代表會議決後呈報即完成。
 推動國內山地鄉或其他地區部分地名的正名,將有助國人的土地、國族認同,強化台灣共同體的塑造,營造有特色的台灣文化性格,也有利於國家的未來發展。

 陳水扁總統就職以來,耗費不少口舌於處理台灣、中國關係,似「水」柔情也未能獲得預期回應。新政府倒是應該努力進行國家內部統合的工作,深化國家共同體的基礎,凸顯台灣政經、社會、文化各方面與中國有異。因有所差異而有台灣主體特質,以抗衡中國的以通促統、以同促統,去除被併吞的陰影。藉著地名的命名或更改,可以彰顯台灣歷史文化,加深台灣人的國族認同,而原住民鄉村地區的正名即為可行之舉。

 五年前,陳水扁就任台北市長後,運用民意將介壽路改成凱達格蘭大道,有人反彈,也有人對新路名陌生得視同如英格蘭、蘇格蘭,但現在都很習慣,也順便多少了解平埔族的歷史文化。因介壽路改名,阿扁總統才能在就職演說文中使用「眼前開闊的凱達格蘭大道,數年前仍然戒備森嚴」的文字,否則他將還是在介壽路、中正紀念堂的環伺下就職。

 台灣的原住民族是台灣文化的珍貴資產,漢人移民與原住民共創了與原鄉有別的歷史發展,平埔族因長期與漢人的混融而使其族群文化特質隱而不顯,但至少遍佈全台各地的地名,印證他們曾經的存在,大者如台灣、宜蘭 (噶瑪蘭) 、基隆 (雞籠) 、新竹 (竹塹) 、苗栗、彰化 (半線) 、雲林、嘉義 (諸羅) 、高雄 (打狗) ,小地名則不計其數,阿扁總統家鄉官田鄉的隆田舊名就叫「番仔田」。

 目前約 38 萬人口的十族原住民,由於多族多語、區域分佈廣大、各族人口差別懸殊,因為急速從部落社會納編入近代國家機制與資本主義經濟體系,近一個世紀以來,經濟、社會、文化發生急遽變遷,淪為相對邊緣弱勢的處境,十多年來的各種原住民運動促使政府重視原住民間題,終於設立原住民事務委員會,可算是台灣政治民主化的成果之一。

 原住民的經濟社會變遷是自然不可逆的趨勢,不過基於原住民文化對台灣歷史文化構成的重要性,原住民文化的傳承是值得關注的課題,而原住民的姓名與其居住分佈地區的地名是文化傳承的重要指標。族名、人名與地名都具有識別、認同與歸屬的作用與意義,如泰雅 (Atayal) 、布農 (Bunun) 都是「人」的意思,達悟 (Tao ,即雅美族) 是「海島上的人」,泰雅人稱呼立霧溪叫「 Yayung Paro 」,就是「大河」的意思。目前原住民可以申請恢復原姓氏,但據所知改回原姓氏的並不多,原民會應積極宣導、協助原住民的復名,將有助於族群文化的傳承。

 戰後台灣的地名充滿政治色彩,尤其首都台北最為嚴重,山地鄉亦然,如大同、復興、和平、仁愛、信義、三民、延平、達仁等或是稱法治村 (仁愛鄉) 、民族、民權、民生村 (三民鄉) 等,這些地名只有戶籍和地籍的行政用途,對當地人或是外來旅客並無實質意義,這些原住民地區的鄉名、村名都應考慮更改為合乎各族各地地理人文歷史意涵的地名。

 更改地命並非困難之事,嘉義縣的吳鳳鄉改成阿里山鄉,屏東縣的三地鄉改為三地門鄉,都是透過鄉民代表會議決後呈報即完成,現今電腦資訊科技普遍使用,作業上更為方便,而且山地鄉所涉及的戶籍、地籍資料也比較簡單易於處理,可從山地鄉村改名,進而推動全國的正名運動。現在的原住民委原會主委尤哈尼出身原運,可與內政部等相關新政府部門推動山地鄉正名,而今年 10 月 27 日是霧社抗日事件 70 週年,希望屆時會有若干可期待的發展。

 透過地名使人建立與其生活空間的歷史、地理聯結,新政府若能推動國內山地鄉或其他地區部分地名的正名,將有助國人的土地、國族認同,強化台灣共同體的塑造,營造有特色的台灣文化性格,也有利於國家的未來發展。

(本文原載於 2000/6/30 自由時報第 15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