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情節與「和好 2000

董芳苑


 台灣的族群情緒也牽涉到「統獨之爭」,欲解開彼此對立之心理情結委實不易。可是隨著政權之輪替,教育品質之提升,健全國家觀念以及國際觀之培養,咸信未來台灣的各族群非但能夠和平共存,更能夠共同以「大國民」之風度擔負起國際和平使者之責任。

 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口當中,有官方所規範的四大族群。他們就是:原住民族群、福佬人族群、客家人族群,及二次大戰結束後來自中國的新住民族群 (外省人) 。日治時期 (1895 - 1945) 的原住民族群因為尚處於半開化狀態,因而被懷抱大漢沙文主義心態的漢人後裔稱為「生番」,而平埔族群的原住民亦被稱為「熟番」。如此稱謂明顯出於種族歧視之結果,因為他們是當代台灣社會的弱勢族群。民族學家對於這兩種台灣原住民族群的分類,有如下列:

九個山居與海島原住民族群

  1. 秦耶爾族 ── 分布於台灣北部
  2. 賽夏族 ── 分布於台灣北部
  3. 布農族 ── 分布於台灣中南部
  4. 曹族 ── 分布於台灣中南部
  5. 排灣族 ── 分布於台灣南部
  6. 魯凱族 ── 分布於台灣南部
  7. 卑南族 ── 分布於台灣東部
  8. 阿美族 ── 分布於台灣東部
  9. 雅美族 ── 居住於紅頭嶼 (蘭嶼)

八個平埔原住民民族群

  1. 凱達格蘭族 ── 分布於台北、桃園、基隆等地
  2. 道卡斯族 ── 分布於新竹、大甲等地
  3. 拍宰海族 ── 分布於豐原、東勢、埔里等地
  4. 拍布拉族 ── 分布於大肚以西海岸地區
  5. 洪安雅族 ── 分布於霧峰以南一帶
  6. 巴布查族 ── 分布於台中、西螺等地
  7. 西拉雅族 ── 分布於麻豆以南一帶
  8. 葛瑪蘭族 ── 分布於宜蘭平原地區

 這八個平埔原住民族群,因他們的土地自明清時代被漢人掠奪又和漢人通婚之結果,如今已完全漢化,其族群文化遺跡所剩無幾。而九個山區及海嶼的原住民族群,因戰後天主教與基督教宣教師的開導,也自半開化的狀態中邁向文明杜會,可是卻付出了犧牲傳統文化之代價。

 至於自稱「唐山人」的漢人族群 (福佬人與客家人) 之移居台灣,在 17 世紀以前都是海盜 (兼海商) 的亡命之徒,其中有林道乾、顏思齊及鄭芝龍等人。荷蘭人拓殖時期 (1624 - 1662) 引進一大批俗稱「羅漢腳」 (單身漢) 的唐山人外勞,他們因和平埔族婦女通婚,留在台灣居住。鄭成功領台時期 (1662 - 1683) 採取「寓兵於農」政策,開始有計畫的經略台灣。而這群單身軍人同樣和平埔族婦女通婚,但保留了原鄉的祖籍、漢姓與傳統。從此出現了這句:「有唐山公、無唐山媽」之俗語。清朝治台時期 (1683 - 1895) ,先是有漢人渡台禁令,以防反清復明,可是卻效果不彰。因受這句:「台灣錢淹腳目」的俗語所誘惑,故不斷有唐山的偷渡客湧入。此後二百年間,來自唐山的泉州、漳州、粵東的漢人移民群來台佔地墾殖,從此形成:「一府 (台南) 、二鹿 (鹿港) 、三艋舺 (萬華) 、四月津 (鹽水) 」以漢人為中心之四大城市。 19 世紀末中日戰爭締結的「馬關條約」,中國將台灣出賣給日本。理由不外斯土台灣是個「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 (李鴻章語) 的化外之地。日本治台時期 (1895 - 1945) ,台灣人民開始感受到外來政權之壓力,因此時有反抗,也開始編織他們的「祖國夢」。不過台灣也的確拜日本「明治維新」之賜,而使她走向超越當代中國的現代化。 20 世紀 30 年代以後日本軍國主義的「皇民化運動」抬頭,其時台灣人民的確深深體驗了日本同化政策之嚴酷,因而激發了民族意識,期待祖國之光復。

 1945 年日本戰敗,那時六百萬的台灣人民莫不歡天喜地親迎中國軍隊的到來,更歡迎祖國 (中國國民黨政權) 之統治。不幸的是,這一來自中國的新政權於斯土所呈現的,是和日本人大同小異的「族群統治主義」以及「族群優越主義」。而 1947 年的「二二八事件」, 1979 年的「美麗島事件」,以及長達三十八年「戒嚴時期」白色恐怖,都是「中國人」的族群統治主義及族群優越主義所引發者。從此台灣人民的「祖國夢」完全破滅,台灣也變成一個悲情島嶼。其結果是:台灣人民和外族相處所引發的「族群情結」加深了,他們因為自嘆是「亞細亞的孤兒」,所以主張台灣除了獨立建國以外別無他途。

 就以上的歷史回顧看來,可知道中國人「族群統治主義」的政治權力壟斷,以及隨之而來的文化同化策略,在在加深了斯土台灣四族群之間的心理情結。然而人類史上沒有萬世一系之政權與朝代,台灣第二屆民選總統已由民進黨的陳水扁嬴得。大家期待陳水扁能夠從他的開明作風去創造台灣之新局,當然更展望未來的「和好 2000 」,以及四族群的和平共存。當然,斯土的族群情緒也牽涉到「統獨之爭」,欲解開彼此對立之心理情結委實不易。可是隨著政權之輪替,教育品質之提升,健全國家觀念以及國際觀之培養,咸信未來台灣的四大族群非但能夠和平共存,更能夠共同以「大國民」之風度擔負起國際和平使者之責任。

(本文原刊載於 2000/5/22 自由時報第 15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