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政府對原住民政策
應有的基本認識

黃俊平


 台灣原住民之永續存在,不僅僅反映主流社會之良心而已。今日台灣面臨的國際環境愈形嚴峻,有朝一日台灣人將被迫到非對國家定位做一抉擇不可。台灣原住民之存在,使我們多一項選擇。

 就原住民的觀點看,台灣並無所謂的「四大族群」,台灣只有兩種人;南島語族與漢人。後者不管來臺先後,通通是 Ibuton (西拉雅語:外來者) 。凡於台灣歷史稍有瞭解者,對此一觀點應無異見。但今日台灣「乞丐趕廟公」之現實,已無倒轉可能,因此在處理此類問題時,對於兩者間的共通點,無論是血緣上的 (如平埔族與漢族之通婚) 或文化上的 (如吃檳榔、竹藝及靈媒信仰等) ,應加以重新詮釋,同時過去自以為是的漢人民族觀與歷史觀應予澈底揚棄。

 近年,自李登輝氏執政以來,台灣上下透過很多過去日本時代及今日從事台灣研究學者之幫助,與及本身發自內心深處的省悟,已能夠在建構新台灣民族的內涵中,還原到這個歷史的基點上來。今天我們可以從無數的年青人對南部的「平埔夜祭」、阿里山鄒族的「戰祭」、北部賽夏的「矮人祭」及東部原住民的「豐年祭」等趨之若鶩的盛況,看出此一原點呼喚的吸引力。三年前,教育部編審的國中《認識台灣》課本中,正式寫入「原住民亦為今日台灣人的祖先」的字句。種種回歸原點的現象,令人鼓舞,台灣人已從一再被扭曲的歷史中摸索出正確的方向。

 有了此一基本認識之後,製作原住民政策,便不致於如目前國民黨政府之疲於奔命,不知所從。原住民問題之根本,自古以來,都在「土地」。過去所謂唐山過台灣,來臺漢人唯一所注目者,無非土地之取得,蓋有土斯有財,於是使用種種手段包括詐騙、結拜、通婚甚至殺戳,將平埔族的土地佔為己有。進而隱匿其子女的原住民血統,假造族譜,溯源至江西、河南,久而久之,其後代無不自稱漢人,奉黃帝為祖先。對其母系族人不但不再聞問,抑且加以輕視、侮辱。失去土地的平埔族,因而也失去生存的憑藉,逼得祇好出走,有的向下淡水溪的草地;有的向埔里盆地;有的越過雪山進入葛瑪蘭;有的更爬涉中央大山進至台東平原,寫下了血淚堆砌的「流番」史詩。但新開拓土地後,漢人「羅漢腳」又漫山遍野跟縱而至,平埔族再無處可流竄,於是種水稻、改姓氏、入漢學,融入所謂「主流文化」,而完全消失於台灣的平野。

 今天討論原住民政策,我們經常聽到「都市原住民」此一名稱,也經常聽到「山地鄉平地住民」此一名稱。這種山地人往平地跑,而平地人往山地跑的現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都市原住民其實就是上述「流番」的現代版,平地人對山地的蠶食,其所憑藉者已不只是過去先進的農耕方法而己,而是挾著巨額資本與技術,以開發山地、發展觀光為名,大量佔用原住民土地。北起烏來鄉南到屏東八個山地鄉,東到花東兩縣,所有山地鄉產業的趨勢都指向觀光,鄉公所對以發展觀光而進入山地的平地資本家,輕易地使其獲致土地開發的優先權,而不問其是否以「人頭」租用山胞保留地。此所以我們一進入山地就看到檳榔、高山茶、高冷蔬菜佔據每一座一千公尺以上的山地,也看到各種各樣的遊樂區、山地文化村,休閒木屋區等如雨後春筍般冒長。土地權喪失,經濟利益為平地資本搶佔之下的原住民部落,也因為原有文化 (如狩獵) 全面流失而解體,年青的原住民於是流落在都市幽暗的角落,天天「久久酒一次」了。不久之後,他們亦將步其平地祖先之後塵,融入「主流文化」。 ()

 此種情勢之造成,對原住民而言,已經面臨族群的生死關頭。目前最迫切要做的是澈底禁絕平地人對山胞保留地的侵奪,除公務員、教師、警察及因婚嫁外,嚴禁平地人以任何理由移居「山胞保留區」。同時,所有現存於「山胞保留區」內公營或私營之林牧業、工商業及觀光遊憩事業,應一律優先僱用當地之原住民。國家公園之警察、巡山員及解說員應一律以原住民充任。如此嚴格規定之理由,在於增加山地的就業機會,讓流落都市的年青原住民能於最短期內回流,以此保住台灣原住民族的一線生機。

 台灣原住民之永續存在,不僅僅反映主流社會之良心而已。今日台灣面臨的國際環境愈形嚴峻,有朝一日台灣人將被迫到非對國家定位做一抉擇不可。台灣原住民之存在,使我們多一項選擇;與其被大國併吞,默默做為邊民,不如澈底回歸原點,堂堂正正地以一個北太平洋的印度尼西亞的島國而存在吧!

 最後,以陳水扁總統於去年 12 月 25 日,在 Taruko (太魯閣) 發表的原住民政策藍圖中的一段話,做為本文的結束:

 「台灣在統獨爭議中,必須與原住民族建立生死與共的生命共同體關係,原住民宗主權的主張和宣示,是唯一向國際社會宣告台灣國家定位確立的路徑,也可舒緩政治鬥爭下狹隘草率的族群定義。下一世紀建構新台灣人的內涵中,必須還原在這個歷史的起點做基礎,讓多元化文化實踐的機制真正展現,才會真正有所謂的族群正義的到來。」

註: 關於都市原住民的職業,台灣雲林教養院的統計指出,台灣從事不當行業的少女中,該院原住民少女高達 36.5% 。又據《讀者文摘》在「亞洲雛妓黑幕」一文中,直指台灣雛妓超過六萬人,依照這個比例看,原住民少女從事性交易的人數高得嚇人。

(2000/5/6)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