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台灣加入 WHO 甘苦談

高志文

(作者為前台灣醫界聯盟辦公室主任)

 今年台灣申請成為第 51 屆世界衛生大會 (World Health Assembly, WHA) 觀察員一案,在大會主席巴林的衛生部長 Mousawi 以多數國家未有共識為由,「不建議列入議程」。雖有我友邦發言表示遺憾,中國及其友邦亦發言反對台灣,最後主席裁示中止此話題之討論,在沒有國家繼續反對之下,就此劃下句點。

 近日多數媒體報導,台灣申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再次遭拒。事實上,台灣從未申請加入 WHO 。 1997 年,章孝嚴任外交部長時,以不與中國正面衝突,或希望低調以獲得各國支持為由,申請不需主權國家身分的「 WHA 觀察員」,做為台灣 25 年來,首次參與 WHO 的方法。從這兩年經驗看來,台灣單方面在外交上進行國家主權之退讓與善意,成了中國更輕易打壓、羞辱台灣的手段與手法。去年,台灣醫界聯盟一再要求外交部向 WHA 申請成為正式會員,外交部自認申請觀察員較佳,但這個舉措,曾讓日裔的 WHO 最高首長 Hiroshi Nakajima ,公開對國際媒體說,台灣申請 WHO 觀察員,但在 WHO 的組織架構中,沒有觀察員的設置,只有每年召開一次的 WHA ,才有觀察員,但當時章部長給他的信函中,乃是台灣要求申請成為 WHO 觀察員,這是外交部對申請加入 WHO 所做的研究與努力。當然,這也造成去年堅持以台灣名義,要求加入 WHO 成為正式會員的民間醫界,與官方在 WHO 各彈各的調。

 去年台灣以 19 票對 130 票遭 WHA 否決,這不是否決台灣加入 WHO ,也不是否決台灣成為 WHA 觀察員,而是否決台灣申請觀察員一案列入該屆 WHA 的「議程」中。從 WHA 的規章可知,台灣即使成為 WHA 的觀察員,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 WHO 的秘書長及每年 WHA 的大會主席皆可直接指定觀察員,參與該年的大會。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依然全力圍堵台灣出路,參加 WHA 1997 年大會的台灣民間醫界人士,親耳聽到、親眼看到中國衛生部長,儼然以台灣統治者自居,蠻橫發言打擊台灣,並謊稱台灣人之健康中國政府願意照顧,不需加入 WHO ,今年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去年,台灣邦交國約 30 國,卻僅獲得 19 國的支持,有的邦交國棄權未支持台灣、有的未派代表出席 WHA 、或未繳 WHO 會費被剝奪投票權。去年台灣案會進入投票程序,是擦槍走火的意外,章孝嚴領軍的外交部幾乎未預期這些事情的發生。

 台灣無論要成為 WHA 觀察員或 WHO 正式會員國,都必須面臨投票表決這一關,外交部今年的原則是避免表決。在出發前,表示要在 WHA 爭取無記名投票 (secret ballot) ,結果竟然只是避免中國喊出記名投票 (roll call) 要求。這是因為如中國要求計名表決,同時如我邦交國要求秘密投票,則各國代表必須以舉手方式,進行簡單多數決 (simple majority) 來決定最後採行何種投票方式。理論上,如果台灣夠努力,部分國家支持此案採用秘密投票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因為這不等於就是支持台灣。中國當然希望避免此情形發生,所以其不會逕付要求表決台灣案。外交部爭取「無記名投票」的動作,是在防止任何台灣入會案進行實質的投票表決的發生;再言之,外交部是避免國人看到可展現其外交績效的事發生。避免「難看」的事 (如支持台灣的票很低) ,而讓國人氣餒甚至責怪外交不力。然而,台灣人民要求加入 UN 及其特別機構,只是所謂宣揚一下就滿足嗎?

 事實上,台灣不僅不該避免投票表決,反而更應該積極爭取投票機會。外交部今年宣稱要爭取秘密投票時,我們熟悉此事的人皆認為外交部有進步,結果竟然是虛晃一招。原本台灣爭取投票,就好比運動選手爭取出賽機會,表演者爭取舞台一樣,即使短期未達水準,也願意求取年年進步。外交部卻連這點勇氣都沒有,說好聽一些是避免國人失望,嚴重點其實是僅求避免出錯消極官僚心態,此點也充分暴露台灣現階段的外交政策大有問題。

(本文原載於 1998/5/15 自由時報第 11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