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生活的建國運動

張杏梅

張杏梅  這一年來在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的陣營中接觸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同志們,每每談及現實多變的台灣政治文化及對於一向最支持的民進黨由疼惜轉為失望的種種複雜心情,不禁令人感慨萬千,不得不重新思考建國之路到底該如何走。

 終於認知到政黨是無被依賴的,建國之路通向的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舖陳這一條道路的人不該是別人,而是每一個「自己」,每一個想要建立一個樂土的「自己」,每一個想要做主人的「自己」。沒錯,個人的力量是太有限了,大家都知道團結就是力量,大家都說要愛台灣 (包括三個政黨的政治人物們) ,可是每人有每人的愛法,每個人都說自己是對的,於是建國的路變得不只一條,大家各走各的道,各玩各的法,令人擔心的是這些像扇子般散出去的條條建國大道,可會走向台灣獨立建國的同一終點?

 台灣人是太聰明了,抑或是太笨了?總要將一件簡單的問題,用複雜模糊的過程處理,擾亂人心不說,還轉移了焦點。或許吧,台灣所有的問題都很複雜,難以一言以敝之,以致各彈各的調,各唱各的旋律,但總有一點彼此都有共識吧!那就是了解,認識這一塊生養我們、滋養我們的土地;許多不支持獨立的人並非贊成與中國統一,只是心中對於中國難以割捨的情感不停地在發酵,相對的就無法付出更多的情感,給這一片讓他們立足的地方 ── 台灣。雖然情感的問題真是抽象又具體,原因太多,有錯誤教育使然,有家庭背景使然,省籍情結使然等....唉!說到傷心處,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只因為他們認為對中國比對台灣了解更多,中國於他們就像生母而台灣雖養育了他們,卻被視為無血緣的養母,而這些被生母棄養的人,不但吝於給予有養育之恩的母親最起碼的認同,甚至有可能將其出賣。即使是感情因素有其被諒解之處,然而想來想去這總不是做人的道理,何況建立新國家還有其他重要的內涵與意義,倘若被不理性的情感矇敝或犧牲掉台灣人的獨立人格及台灣獨立國家的尊嚴,是非常不划算,也是非常不智的。

 既然在台灣確實有人因為不理性的情感因素阻礙了對台灣的愛與認同,而我們這些視台灣為母親的台灣孩子們,總不能以不理性的態度去強化他們的不認同感,使得建國之路充滿更多的坎坷與不平,那麼我們是否該試著去營造一個給他們對台灣建立情感的機會與空間?再者,前面提到建立國家尚有其內涵,並非國家獨立即可,什麼樣獨立的國家才能真正給人民福祉,是我們必須更深一層去思考、探討的課題。這其中特別要提的是台灣人民素養的提昇,如此才能進而追求台灣文化的提昇。一個高喊台獨立的人,若對台灣所知有限,說到歷史、文化仍然是中國的那一套,這種建國的理念是脆弱的、危險的、不堪一擊的。

 這樣看來有好多好多的事可以做,就先從認識台灣做起吧!台灣的學子們,透過學校的教育學習過程是無法認識台灣的。於是我興起了這個念頭,從了解台灣歷史出發,舉辦一些「認識台灣知性之旅」系列活動,這是應該可以持續做下去的事,任何支持或不支持台灣獨立的社運團體或個人,都可以參加。只因為要讓更多人透過參與活動的過程,進一步了解這塊土地的歷史、文化、風土、民情,由了解產生情感、產生愛,接著認同然後願意支持台灣獨立,我是否太樂觀了,或太自以為是了呢?總之,就決定這麼做了。

 第一梯次的活動內容是「台北盆地廟之旅」,那真是一個難忘的學習經驗,因為我們非常幸運地請到一位認真又專業為我們導覽的姚老師,是經由贊助會友高阿金小姐的熱情推薦。姚老師一直為台北市大自然教育推廣協會擔任台灣古蹟導覽解說的工作,特別在台灣寺廟方面,完全靠他對古蹟的興趣,經過長時間不斷專研而有所得,他的這種用心做事的態度,實在是值得我們學習效法的好榜樣,更是台灣人應該要建立的好文化。由於姚老師的精彩導覽,令參加的人個個稱讚不已,舉辦此活動備受肯定,還被要求一定要再辦下去,被鼓勵、讚美的我當時真有些飄飄然。

 有了這樣的好口碑,第二梯次於焉誕生,「南澳小遊」的活動竟報名了 80 人,租了兩輛遊覽車一路開往南澳,除了聽到蘭陽開拓者吳沙的故事之外,還去了泰雅族母語教學館,了解泰雅族人如何鮮,娛樂中不忘學習。

 第三梯次的行程較輕便,僅走訪了林安泰古厝,再度透過姚老師耐心的解說與風趣的問答,我們知識的行囊又更豐盛了些,腦海中古蹟與台灣的關係,台灣與台灣人的關係就這樣聯繫了起來。

 目前正在進行第四梯次「台灣歷史古蹟欣賞入門」系列講座,經由姚老師細心規劃,分為室內幻燈片教學與戶外實地觀察共有六堂課的講次,當然不能錯過。

 每次的學習都讓人有更篤定的感覺,台灣文化不斷在台灣人生活中呈現,從周遭最熟悉的事、物、地點學習起,是最能有感受性的。參加過活動的成員中有大人、學生、小孩,這當中或有強烈支持台灣獨立的,或有尚存質疑,或尚不懂人事的,但我真的相信,唯有走入生活的建國運動更能打動人心,更具說服力,更能激發出同樣愛台灣的心。

1996/8

後記:
本文取材自「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