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台灣國
“外無敵人,內無孤魂”

廖中山

 有人類就有戰爭,所謂:古來征戰幾人回!客死他鄉的孤魂野鬼,大都是戰爭的後果。

 台灣的歷史是一部滄桑血淚史,悲苦的主因是:台灣人沒有自己的歷史和對土地主權的認知。不管“宗主國”如何更換,台灣永遠是「我國」邊垂的邊垂。太平日,台灣是供給「祖國」養分的乳牛,經貿資源榨取的地區;戰亂時,台灣是割讓求和的籌碼,強權爭霸的補給基地。

 台灣人都知道: 1894 年大清國和日本國為了爭奪朝鮮主權而發生甲午戰爭,結局是清國把與此戰毫無牽連的台灣割讓給日本。現在台灣人很少知道在甲午戰征前十年 —— 清法戰爭,曾波及台灣的這段歷史。

 1883 年因安南 (現在的越南) 發生政變,引起清法之間的局部戰爭;次年 4 月,主和的李鴻章和法使簽訂“天津條約”;後因清廷主戰派堅決反對,當法軍依約接收諒山時,發生「北隸伏擊」、重起戰火,基隆因有煤礦而成為法軍極欲佔領的戰略之地。

 1884 年 8 月 4 日由法國海軍艦隊抵達基隆港外,經歷艦砲轟擊,登陸作戰及清軍奮力抵抗,法軍於 10 月 1 日佔領基隆;直到 1985 年 6 月 9 日清法再度講和。法軍全部撤離為止,清法兩軍在基隆與淡水之間的海岸及鄰近地區,進行長達 10 個月的浴血苦戰。雙方兵勇及台灣人民遭受戰火摧殘的境遇,不難想像。

 誠如當時的一位法國海軍上尉 J. Viaud (筆名 Pierre Loti ,「冰島漁夫」的作者) 記載:在這邊作戰的幾千人,許多人死於各種痛苦,暴風雨、寒冷、暑熱、飢餓、赤痢 …… 。被俘時的鞭打、苦役,他們精疲力竭地轉來時,衣不蔽體,全身濕透 …… ,卻突然接到再出發的命令 …… 。基隆每個山頭都灑有這些兄弟的熱血。

 基隆市東八碼頭停車場附近,隱藏著法人墓地。 111 年前,法軍黯然傷懷的離開這片墓地。在這片狹小的地方,埋有 500 具以上的屍體,其中包括:戰死、負傷後醫護無效、傳染病及其他疾病死亡的法國官兵及非洲聯隊的士卒們,在遠距其故鄉約 1 萬 6 千公里的基隆埋骨至今,很少有人予以憑弔?

 我們,滬尾文化工作室和海洋台灣基金會的一些朋友,認為這些原為敵人的法國兄弟,在這土地中埋葬百餘年,比大部分現住的台灣人還久,基於屬地法則及人類一家的新世界觀,我們願意接納這些亡魂,為他們祈禱,使他們不再是“海外孤魂”。

 也許有些愛國者認為:這是侵略者罪有應得之果。紀念敵人,是叛國思想、漢奸行為。台灣人應思考何謂“敵國、敵人”。

 南島語系的原住民,在台灣定居了數千年。進入 17 世紀前後,才有許多外來民族移居台灣。茲以漢移民為例,先是以大明朝遺民心態,反清復明者是忠義之士;到大清抵定中原後,抵抗反清的叛亂份子,受大清皇帝封為義民。被割讓後,抗日是愛國;同時,少數台灣志士以行動支持推翻滿清的革命大業。 1930 ∼ 40 年代,台灣成為日本國南進基地時,許多台灣青年以參加皇軍遠征東南亞為榮,另有少數台灣知識份子祕密赴中國參加抗日。終戰後,台灣被捲入國、共兩黨鬥爭的旋渦。成為反共基地之後,全體台灣人出錢出力,流血流汗,以消滅朱毛匪幫為神聖使命;數萬去中國抗日、剿匪的台灣子弟,卻不由自主的成為“血洗台灣”的追隨者。如今,多年敵對的兩黨中央,已經一笑泯恩仇,台灣人又忙著從事統一大業。

 法軍侵台,荼毒台灣有限的土地和人民,且只有 10 個月。反觀近百餘年來,台灣的敵人先後有法國、清國、日本國 (含東亞各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含中華民國) ;台灣的敵國常常更換,卻都不是台灣人能夠選擇的,因為:台灣人一直都在“建設”別人的國家,卻不曾“建立”自己的國家。如果,台灣再一次回歸「中 (祖) 國」,可以預見的是:台灣人在台灣、中國及其他的土地上會永續的產生無數的孤魂野鬼。

 39 年前 6 位十四、五歲的初中學生堅信:使台灣成為永遠的中立國,是台灣人永續生存的最佳選擇。

 永遠中立的台灣國,將會是一個“外無敵人,內無孤魂”的國度,只要願以台灣做為安身立命之地的各色人等,都是台灣人。

附記:
9 月 8 日下午三時,台灣人在基隆法國人墓地舉辦追思及超渡儀式。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