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特赦「挽救」台灣人權

Lim Bun-hoa (林文華)

 每每從電視、救援海報上見到蘇建和等三死刑犯的無助神情時,心中就喊著:「這個社會還能為他們做些什麼?究竟天理何在呀?」

 司法也是人類為了維持社會秩序的所發展出來的系統,因此我們認為司法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工具,它讓侵害社會秩序者得到制裁,亦有遏止犯罪的功能。故若未能善用此工具,則司法系統也有可能使無辜者受到嚴重侵害。我們的法律講求的是犯罪證據,當缺乏充分證據證明有罪時,萬萬不可認定其罪名。為何蘇建和等死刑的判決會受到社會大眾如此重視?原因就是證據實在太薄弱,甚至民間法律人士直斷:「他們是冤枉的。」

 此案偵查辦案過程中的諸多瑕疵與問題已經眾所周知,不多談了。但我們要說,警方經由虐待私刑等手段得到犯罪自白,那麼所涉及的公務人員過失、國家賠償等問題,必須是我們首先要正視的。悲哀的是,承辦法官們根本不把這當一回事。而社會輿論呢?您的聲音在哪裡?

 每個法官都應該是獨立審判的,絕對不可考慮其他法官的看法與判斷。但此案似乎已經演變成「奪命集團」,人民已經覺得法官是在為「槍決與否」而戰,法官們已經自己放棄維護「司法尊嚴」;甚至連「如果此案被平反,我們怎麼辦?」這樣的話都說得出口。為何我們的司法系統是如此呢?沒錯,我們也知道您們的工作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可是這畢竟是您們神聖的職業呀,倘若您們的作為已經讓社會失望,那麼這個國家的社會秩序將會如何?難道再也找不到一位有勇氣的法官了嗎?

 有人抱不平的說,為何大家只關心這三個死刑犯,如果他們被釋放了,社會要如何對受害家屬交代?有這樣的聲音實在是大錯特錯,這種說法已經認定這三個年輕人有罪。問題是,如此偵辦過程,我們有沒有輕率的抓人替死呢?為了聽信一位已槍決死犯所留下的一句證詞,竟然將使此案再添三條冤魂,犯罪人逍遙法外,警方就此結案,這樣對嗎?問題不但沒有解決,還製造嚴重的新問題,警方的偵辦能力與態度究竟如何呢?當然,我們也很關心受害家屬,但是這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呀!

 我們的司法系統處理此案一錯再錯,甚至決意要「錯到底」。事到如今,有可能連具有「職業尊嚴」的法官都無能力挽回了。我們最後所企盼的唯有懇請總統發布「特赦」,事實上特赦只是消極的留住這三條活生生的人命,是不得已的;對於沒有犯案的人仍然是「羞辱」。特赦是憲法賦予總統的權力之一,它絕對不是「干涉司法」。此案已經不是三個「草民」的事情了,它關係著我們國家的「人權問題」。台灣要昂頭挺胸走入國際舞台,台灣要有別於「中國」,脫胎換骨的台灣再也經不起被烙下「侵犯人權」的印痕了。總統先生,您可知道我國擁有這種司法系統,我們的生活有多「恐怖」嗎?我們不知道哪一天也會莫名其妙變成「階下囚」,我們時時刻刻擔心被「陷害」,因為司法的那座「天平」已經生蚰d住了,我們找不到最後的「正義防線」了。

 「砰!」當槍聲響起時,三條懵懂無助的生命將從我們眼前消失,但卻帶不走充滿問號的神情,台灣將要為這種方式的「尊重司法」付出無法彌補的代價。進步多元的台灣,此案將會因為所有關心人士的持續努力而「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可是被取走的三條生命呢?這個社會能夠還給他們活命嗎?人身父母生,我們可曾想過:如果他們是我們的兒子?我們已經為他們做了多少?我們在此哭喊遠在宮廷裡的總統先生:「懇求您快快救您的兒子們吧。」現在只剩下您能夠救他們,國際間也正等著看您的決定了。

(本文刊載於 1996/6/17 自由時報第 7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