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中國,爭取完整國格

Lim Bun-hoa (林文華)

 是誰挑起全球注目的台海危機?在國內當然引發諸多的爭論,乃至成為立委與總統選舉時陣營間相互攻擊的話題。沒錯,事出必有因,那麼究竟真正的「因」是什麼呢?我們了解了嗎?

 林郝說一切都是由李登輝先生所引起的,並舉證兩蔣統治時期就未見「中國」的文攻武嚇。試問,李先生真有如此神力嗎?是我們刺激「中國」了嗎?事實上絕非如此,當初「中國」內部戰亂,敗方「遷入」台灣,自稱是中國的合法政府,並在台灣實行了數十年的「威權統治」,無辜的台灣人民被迫承受這個「外來政權」,此政權從來就沒有問過台灣住民的意見,就聲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站在「中國」的立場,反正國民黨是我「兄弟」,並且有效的控制台灣,因此根本沒有必要興兵動武,自認台灣遲早是「中國」的。然而,台灣人民靠著自己的意志力,付出了無數的鮮血與生命,一再的對抗威權,如今終於衝破「威權」了,整個國家變成全體住民來領導。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赤裸裸的面對台灣人民,而他們的兄弟變成了「非主流」,難怪會慌了手腳,演出飛彈醜劇,露出落伍思想與野蠻的本質。

 李連說這是「中國」無法面對台灣自己選總統的事實,並告訴人民說「安啦,免驚」,只要讓李登輝先生高票當選,才有實力和「中國」談判。我們不禁要問,要談什麼判?國民黨一直都是認定台灣屬於中國領土,並且死抱自己編寫所謂的「國統綱領」。請問這和「中國」的併吞意圖相吻,還有何「判」要談的?個人認為,要是李登輝先生得到高票,台灣前途將會被「卡死」,台灣將被逐出國際舞台。

 陳王說我們不要挑釁嘛,我們要反戰,反戰才能得到和平。是嗎?果真如此,我們的國軍將如何面對「外國」來犯?這段期間,一直都是「中國」對我挑釁,反觀我國面臨數十年來最大的外患,總統與行政院長雙雙「不見了」,更忘了是否有副總統,眼前的「惡勢力」由台灣人民直接勇敢面對,才得以迅速獲得全世界強力關注,怎說我們刺激了對方?

 彭謝來自民間,似乎較了解民主的可貴,面對「中國」的侵略以實際行動捍衛,三度舉行「中外記者會」,由台灣本土向全球極力推銷台灣,讓人覺得像個「代理總統」似的。而選舉策略多定位於政策批判與理念的強化,見不著人身攻擊、揭人瘡疤與耍帥,可說是四組人選中最具「紳士」風範。

 台灣人民剛剛掙脫「威權統治」,被扭曲的人格尚未完全恢復,更糟糕的是經過長期的「非我教育」,被弄得「國家」是什麼都回答不出來,真是台灣人的悲哀呀!明明是自己「一步一血印」所爭取來的政治改革,被解釋成為某某候選人的豐功偉業,形成一部份選民的「× × 情節」,取不回自由意識,投下神聖的一票。在這錯亂的時空中,最為難的是我們的「國軍」,軍人的天職就是保衛國土。問題是,我國的領土有多大?有哪些?中華民國在台灣是「流動戶口」嗎?外來勢力在什麼情況下是「敵人」?這些問題誰來解答?不能再拖了,敵人的子彈絕對不是假的。

 有人說獨立會帶來危險,又有人說我國早已是個獨立的國家,更有人追索地理、歷史、血統的來龍去脈做為台灣歸屬的辨證。在此提醒各位學者先進與歷史學家,在台灣人民的眼中,您們的討論已經完全不具意義了。獨運參與者所要爭取的是個國際間「完整」的國格,也就是說獨立是個「過程」,它不會因為政治人物的片面宣布或「不宣布」而帶來確定或改變。目前大約可以測知約有三成多的台灣人民支持獨立,由於去年底的立委選舉可以看出,支持獨立的人民未見明顯成長,這是瓶頸嗎?不,台灣人民剛剛衝破長達數十年的威權統治,「自信心」尚未回復就得面對「中國」的野蠻對待,其心裡的害怕成份可想而知。在此呼籲台灣人民,讓我們拿出對抗威權的精神與實力,如數日前的「反統一」大遊行,繼續向對岸的「中國」與全世界友人大聲的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讓「中國」在國際媒體之下啞口無言,讓飛彈掉頭飛回北京。

 當台灣人民的自信心充分恢復,當支持獨立的百分比越過半數,乃至六成、七成 …… ,台灣人將在嘉年華會的氣氛中慶祝擁有「自己的國家」,所見到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祝福,各國元首陪同我們升起自己創作的國旗,唱著屬於台灣人的國歌,全國人民心甘情願的「肅立致敬」,臉上留下熱熱歡愉的淚水。阿兵哥挺起胸膛告訴自己:「這就是我的國家。」

(本文原刊載於 1996/4/1 台灣時報第 11 版)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