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國家是什麼?

Lim Bun-hoa (林文華)

 求學時期,我曾經厭惡過「共匪」,因為他們竊據我國的大好河山,視人民為奴隸並當成耕種的牛、搬重物的馬;書中讀到我國的形狀就像一葉美麗的秋海棠。而我也認識了自己的國家叫做「中華民國」,不只是有五千年的悠久歷史,更有個偉大的「民族救星」將領導我們反攻大陸,還有個愛民的國民黨「助民割稻」。不過,我一直弄不清「黨」和「國」有什麼分別。

 曾幾何時,侵佔國土的匪幹變成了國際舞台的座上賓,還知道有個國家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口中的「中國」為何已經不是我們了呢?「中華民國」跑到哪裡去了呢?

 經過幾年的錯亂與不適應,赫然發現「中華民國在台灣」。台灣?這個名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要了?弄來弄去好像海峽兩岸是兩個不同的國家耶。漸漸的,我開始自問:什麼是「我國」?我的國家是什麼?這個問題為何那麼難以回答?

 有人說我們是「中國民國」,而且是正統的,並不時高喊「我是中國人」,他們認為領土還是那麼大。奇怪的是,統治對岸的「敵人」好像是他們的兄弟,血濃於「那邊」的水。當然對於「中國」人民的關心度遠遠超過這邊,好像他們是暫時住在台灣似的,不論是第幾代。

 「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個國名嗎?不,發明者說我們的國名仍是「中華民國」,這就是我們的執政當局啦。國民黨為了維護這塊在風中搖曳的老招牌,真是費盡苦心,並且發明了下聯:「中國非中共」。可是他們的聖經裡寫著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結果,此信條成為「中國」侵犯台灣所持有的唯一正當理由;政府口口聲聲說我們要走入國際舞台,卻扛著重重的絆腳石;與他國的建交,花下天文數字般的成本,卻效益不彰,友邦們不是在國際間說話存保留,就是說話無份量。對內,似乎此「信條」是政權的骨架,不管信條對台灣的危害有多大,好像拿掉它的話,政府就會垮台似的。殊不知目前的台灣社會,已經被中國的飛彈所打醒,越來越多人認識到「我不是中國人」,以中國人為恥。

 「獨立建國」的政策似乎完全不被執政當局青睞,但卻未被台灣人民所忽視,因為太多「反獨論調」在不知不覺中被戳破了。如當局告訴我們,如果獨立了,目前所建交的國家將會失去。試問,已經願意與一個「虛幻」國家建立關係,又為何會不支持台灣人民所建立的「實在」國家?況且獨立後,外交門戶大開,當然只會讓建交業績大幅成長。以前不願意支持台獨運動者多半是害怕「中國」的武力攻台,但是台灣人民已經深知不能長期忍受「中國」的「內政騷擾」,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讓台灣成為國際間「完整」的國格,往後任何的騷擾就循國際途徑處理,當然「中國」無法以內政為由一意孤行,否則就與國際社會為敵,並付出慘痛代價。相對的,「中國」為了提昇國際地位與維護自身利益,還必須主動與台灣建立友好關係。

 既然「中華民國」是國家前途的大包袱,換個招牌又何妨?其實換個招牌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強化「主權」獨立國家的基本要素,即明確宣示我國領土包括台澎金馬及附屬島嶼,完全否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如此才能為台灣打出一條生路。台灣沒有必要背負「中國」一頁一頁血腥的歷史,台灣更不用為「中國」的野蠻行為背書。我們願以「台灣人」為榮,昂首闊步的參與國際空間,讓「台灣民族」成為國際間最為尊重疼惜的民族,拒絕讓我們的子孫成為他國的奴役。

(本文原刊載於 1996/3/19 自由時報第 7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