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彈打出台灣「定位」

Lim Bun-hoa (林文華)

 「中國」連日來對台灣的軍事威嚇,其用意如何?在台灣內部當然會有諸多的揣測與解讀。由於台灣已經是個多元化社會,聲音與觀點自然就活潑許多了。

 「必統人士」給人一般的印象是「根深蒂固的大中國」,在他們的眼裡似乎看不出他我的分野與兩個社會的差異,「中國」犯下千萬個「錯」都是可以不在乎的。有個較為奇特的現象,此派人士常常扮演「中國通」的角色,好像關於那邊的事情他們都懂、都知道。與人爭辯的時候,最喜歡引用「中國」的論述,不論內容究竟是「中國」內部真正的意思還是「故意說給台灣聽的」,當然說話的時候也常常不看場合、不計後果,讓人感覺他們好像在台灣社會中,存在著立足的危機。

 「可統人士」好像較為投機,感覺上像個從商者,一切講求利益,不論是真的利益還是「不得已的牽制」都可以納入自己的政策,他們口中的「國家」虛虛幻幻。對於「中國」的一切,好像一直都是用「猜」的,不論猜得對不對,都能夠說得像是一回事。甚至自己也喜歡說些「新詞」讓人猜來猜去。此派人士還有一特點就是「見人說人話,見 …… 」,好似飯能吃一天就算一天。

 「可獨人士」的看法大多較能明確闡述台灣未來應走的方向,並努力向國人說服「獨立論」對台灣未來安全保障所扮演的積極功能,而較不願意花太多的思考在「中國」身上胡亂猜測。可是他們的市場剛剛打開,人民對此派人士的信任態度還不夠積極,因此「陣腳稍亂」。

 「必獨人士」讓人感到台灣的香火就在他們的身上,此派人士的支持者雖然未達呼風喚雨的規模,但經長年的考驗,對於社會的影響力仍然穩固並發展中。

 「閉塞人士」是長期威權統治下的後遺族群,他們甚至不知道什麼是「國家」,只知道「頭殼犁犁」的過日子,唯一知道的一件事就是有了錢就換個環境住;當然沒錢就過個「好好人」的生活。此族群好似驚弓之鳥,不知不覺中影響自己子女的行為,對社會的關心度甚低。

 當然台灣社會並不只有上述五元人士,但就目前面對「中國」口中的例行性演習來說,各派人士的支持者正快速消長與重整中,因為「中國」的飛彈、火炮已經看不出是針對國內的哪個論調而發,「中國」的恐怖行為已經是「與全台灣人民為敵」了。用最笨的膝蓋來觀察也知道,封建極權社會下的「中國」,其政治智慧真是愚蠢。以為讓李登輝先生落選,台灣就屈服了,真是幼稚到了極點,「中國」真是不懂得什麼叫做民主,以為人民是服從於總統,人民以總統是瞻。

 事實上,台灣的未來完全操之於全民之手,總統只不過是個代表人而已,整個國家是由全台灣人民所領導的。因此,將來台灣是誰當總統,其實影響不大,至於媒體誘導的焦點「李登輝先生得票高低」,個人看來根本一點都不具意義,故「中國」對台武力侵犯的動作,不是在打擊任何一位總統候選人或政黨,此歷史性行為已經在台灣人的心中留下一道深深的烙痕了。

 對台灣來說,是危機也是轉機,台灣人絕對不容許「中國」「例行性」的侵犯,台灣人必須重新為自己尋找「定位」,台灣人民已經不能忍受生活在只有民主,卻沒有自由的空間中。將來台灣的走向將是一步比一步更穩健、更大伐的邁進,任何的武力威脅與打壓都無法影響了。反觀「中國」,只有氣餒、頓足乃至拉攏的看著事態發展,嚐盡「無力感」的滋味,甚至到最後能夠保持「中國」不出現「政治危機」就已經是萬幸了。

(原文刊載於 1996/3/12 自由時報第 7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