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殘友說句「公道」話

Lim Bun-hoa (林文華)

 其實一位雙眼全盲的立委,要獨立行使職權是完全沒問題的,其所需資訊除了靠點字資料外,還可以運用「盲用電腦」。再說,一個專業立委也需要一堆助理與助手,所以「殘友」在這個角色的扮演上是完全不會受到限制的。一切只在乎,這個社會是否能夠「公平」看待與肯定「殘友」的能力了。

 至於此次新黨提名的人士是否能將「立委」的職權發揮得很好,那就得看新黨是如何看待這位「殘友」,是否能夠一視同仁,當然這也是我們身為選民的基本期盼。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殘友」本身的敬業態度了,其操守與能力就端看這位「殘友」本身囉。假如,到頭來,他沒有將「立委角色」扮演得很好,這個社會對他的檢驗也應該以同等的眼光看待之,萬萬不能因為他是一位「殘友」就給予「特別寬待」。應該要有的要求與批判,也不能給予「折扣」。假若有不該發生的「不當得利」,我們也要勇於「舉發」,不用擔心會得罪「弱勢團體」。

 其實,這些年來,台灣的「弱勢團體」雖然仍然處於相對「弱勢」。可是,他們的一些行為與作法也要「自行檢討」,假如他們不懂得「檢討」,有部份因素其實是這個社會把他們給「慣壞」了。

 多年來,我們只是強調「關心弱勢團體」,除了關心外我們還為他們做什麼?社會的焦點多照射於少數「明星」殘友的身上,甚至讓人感到他們儼然搖身一變,成了「強勢團體」,為了他們製造出來的新聞,我們一味的給予滿足。無形中,殘障界成了另一「弱肉強食」的世界。殘障福利的推動多只是為了平撫「殘障界」強勢者的聲音,反而忽略了「整體觀」,好似「殘障福利」的推動已經脫離了社會運作的軌道,甚至在某些方面來看,或多或少的已經「干擾」到一般社會的正常生活。

 長此以往,不但推行社會福利措施的成本「漫無章法」,社會人士也會有所不滿,殘障人士的需求也無法得到適當的滿足,更不能讓整個國家的福利政策跟上時代的腳步。

1995/12/20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