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不要任意抄襲或拼湊設計規範

陳淑珍


 現有“《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第十章”的規範極可能就是拼湊的結果。部分條文令人百思不解,無法理解其成立的原因。

 從這一篇《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草案意見徵詢 ─ 〈建築電子報〉建築週報• EXPRESS • E370 號/總 2030 號【2006.09.02】》電子郵件訊息的理解,個人想分享對台灣這十幾年來推動無障礙環境的看法和建議。

 聯合國推動全民「全面參與、機會均等」有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 社會福利政策 (1945-1970s)

 兩次世界大戰之後,世界各地面臨社會重整與健康復健,社會福利救濟是第一步。根據聯合國統計指出,世界上因為疾病和戰爭等等災難所造成的失能 (disabled) 人口約佔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而因此受到的影響的人數約佔總人口的百分之五十。這樣的數目並沒有因為戰爭的結束而停止,反而因著醫技和平均壽命延長的因素而持續增加中。

第二階段 無障礙環境運動 (1970s-1990s)

 無障礙環境運動是《世界人權宣言》實現的第一步。自由、平等與尊嚴是基本的人權,而無障礙環境呼籲是基本環境使用權的保障。

 日前,我國為了男女廁所數量比例的爭執而修改法規,但是就是沒有人為那些是使用輔具生活的人爭取基本的廁所使用權。使用輔具的人和一般人有一樣的生理需求,特別是使用輔具的女性,她們在生理期使用廁所的頻率和一般女性一樣多。如今她們使用廁所的基本權利被剝奪了、被忽略了,你叫她們該怎麼辦呢?舉例說明,包括包括台大在內的許多大學校園內仍然存在著,建築物內部的奇數樓層設置男生廁所,偶數樓層設置女生廁所,就是不知道為何不能在同一樓層同時設置男生和女生廁所。甚至中部某一所私立大學再規劃設計新的美術音樂大樓時竟然堅持只在一樓設置無障礙廁所,其餘男女生廁所各在不同樓層。這種落伍的設計觀念正是無障礙環境運動最大的盲點。

 多數人仍不明白全民全面參與和機會均等的基本精神,而以附加的態度做設計,讓設計者以為只要提供一項無障礙設施就是無障礙設計了。附加的設計態度不僅無法達到無障礙環境的目的,還可能破壞整體景觀,甚至構成歧視的訴訟案件。

 例如十三行博物館,這是無障礙入口設計的範例,合法但不合理。但是行動不便者卻被安排只能走蜿蜒無趣的旁道。我們看到、也感受到設計者非常強烈的設計風格與能力宣示;然而,我們也看到設計者非常沒有人性和非常不友善的一面。

 例如台中公園的入口設計,這也是典型的無障礙設計範例,同樣也是合法不合理。不明白為何要在和緩的入口廣場上額外設置「殘障專用斜坡道」,而且斜坡道與路緣石斜坡不銜接;輪椅使用者基本上無法使用這座斜坡道。

 設置無障礙設施,如果無法與環境相容或者符合使用者的實際需求,其實就是製造另一種障礙,可能是心理的或實質的。無障礙環境設計適合應用在「改善」環境,但是不適合應用在「新建工程和設計」。

第三階段 通用環境設計運動 (1990s 以後)

 通用環境設計更進一步發揮無障礙環境的精神。它進一步避免了無障礙環境設計可能產生的分離或差別待遇的現象。就設計的角度而言,通用環境設計提供設計者另一種設計思維和創意的可能性。無障礙環境設計在某些方面是一種浪費的設計政策,而通用環境設計則是最省資源和最少花費的設計。

 「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草案意見徵詢」一案,我個人強烈建議如下:

  1. 取消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 重新審慎將現有的“《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第十章”有關無障礙設施的規範整合到其他相關章節裡。現有第十章的規範有部分與其他章節相衝突,應重新審定合併,而非另訂規範。另訂無障礙設施規範的結果只會產生兩種標準,兩種標準就不再是標準了。

  2. 勿拼湊他國「好的」設計規範 現有“《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第十章”的規範極可能就是拼湊的結果。部分條文令人百思不解,無法理解其成立的原因。

  3. 與其他標準研究機構合作 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的制定絕不是一人可為或抄襲即可。建議規範制定者或主導者與類似美國國家標準制定協會 ANSI (American National Standards Institute) 或通用設計中心 (Center of Universal Design) 等機構合作。不要到處抄襲,目的是要確實知道並理解標準尺度的由來和產生的原因。

(2006/9/9)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