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永續發展之路

── 為經續會建言

林錫銘

(作者為偉詮電子公司董事長)

 台灣幾乎完全師法世界超級強權美國的做法,不斷的自由化、民營化,甚至於政府也不要有自己的媒體,政府不斷的削弱自己的力量,卻沒去想過美國政府擁有世界貨幣美元的製幣權,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事力量,美國本土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美國在國際社會有呼風喚雨的發言權,而台灣政府的處境如何,大家都很清楚,台灣如何能不思考自身的存活之道呢?

 國家發展經濟之目的何在?根據近代經濟學鼻祖亞當史密斯在其大著「國富論」中所言,就是「讓國民有經濟自立的能力,以及國家有自足的財力」。說的更白話一 點就是「追求國富民強,讓大家過好日子」。

 2001 年的經發會若以上述標準來檢驗,其結果顯然是失敗的。因為與會的大多數企業家想到的只是追求企業利益之極大化,而學者專家與政府官員不是只知理論不瞭解實務,就是缺乏總體經濟之識見與格局,或是缺乏據理力爭之道德勇氣。縱或有少數具真知灼見,其聲音也是微弱的、受忽視的,因此做出的結論,自然會偏向迎合企業界代表之需求,但卻未必能真正符合國家以及大多數民眾的利益。這幾年來在「拼經濟」的大旗之下,類似經發會那些熟悉的論調到處瀰漫充斥,而台灣顯然也愈來愈與「國富民強」背道而馳。個人對於即將召開的“經濟永續發展會議”不敢抱任何期待,本來也不想有所評論。然而近日看到曾經位居財經要員多年的,我的南投同鄉前輩江丙坤先生,被聘請為該會議的資深顧問,三個多月前在南投鹿谷麵攤上難忘的一幕景象就不斷浮現在我眼前。因此不得不提筆,表達一下個人對台灣經濟發展的憂心。

 大約今年 3 月一個週六的中午,我和內人在南投鹿谷村內一家麵攤吃麵,當時走進來一位幹粗活的中年人,他問老闆娘湯麵一碗多少錢,老闆娘回答說 25 元,他就點了一碗麵,並且立刻拿出 25 元給老闆娘。老闆娘問他要不要切點滷菜或加個蛋,他都說不要,匆匆吃完麵就離開了。我可以確定他絕對不是胃口不佳才吃那麼少,純粹是那 25 元可能就是他中餐的預算。那頓午餐,我和內人吃得有點食不知味,雖然我們切了不少滷菜,而且麵的湯頭也不錯。我難過與驚訝的是,以鹿谷鄉那樣生產高經濟價值凍頂烏龍茶與孟宗筍的鄉鎮,在 30 年前可能都不致於有人吃不飽,何以在今日卻有此現象?同樣是南投鄉親的江丙坤先生,他可知曉?台灣的經濟發展到今天這個困境,產業外移、失業提高、貧富差距擴大,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江丙坤先生背後所代表的行政官僚體系與智囊團,他們難道沒有責任嗎?何以還整天大剌剌的罵人,並且一再逼迫政府往更錯誤的方向走呢?

 要談論這些是非,還是應該回歸到原點,就是發展經濟的目的究竟何在?首先,我們不得不佩服亞當史密斯言簡意駭的幾句話,就道出了國家發展經濟的目的 ──「追求國富民強,讓大家過好日子」。然而這個目標究竟要如何達成呢?個人認為當政者在追求經濟發展之時必須時時引以為念的是下列幾點:

一、所得提升。

這是發展經濟最基本的目標,毋需多加解釋。我們必須正視的是台灣從 1996 年到現在,這十年來平均國民所得幾乎停滯不前,一直維持在一萬三千多美元附近。如果再考慮分配惡化的因素,大多數人其實口袋是變薄了。也就是說十多年來,台灣的經濟發展,連最基本的所得提升都沒有達到,這是何其嚴重的問題。

二、分配平均。

經濟發展是要讓「大家」過好日子,並不是只讓少數人過好日子。然而,依據行政院主計處的調查資料,很明顯就可看出,最高所得組與最低所得組的所得差距,這些年來有大幅擴大的現象。其實,不需要政府的統計資料,只要到民間去感受一下,就能體會到台灣的貧富差距問題已愈來愈惡化了。

三、充分就業。

顯而易見的,要讓「大家」過好日子,最基本的條件就是「大家」有工作做。由於產業外移,再加上外勞的大量引進,台灣這幾年來的失業率一直居高不下,尤其是中高齡的失業以及社會新鮮人的失業。失業不僅給當事人帶來經濟上的痛苦,也隱藏著社會不安,實是當政者重要的課題。

四、社會正義。

經濟活動中,政府的角色主要在設定公平正義的遊戲規則,以及彌補市場機能之缺失。明乎此,就可以清楚政府該做什麼以及不該做什麼。這種看似簡單的道理,偏偏由於利益團體、民意機關的干擾或是政府官員的觀念似是而非,使得政府往往做出許多違反公平正義的措施。譬如所謂的一次金改、二次金改、國營事業民營化、政府基金委外操作等等所造成的銀行呆帳全民買單、賤賣國家資產、國家資產財團化、國家資產成為私人謀利工具等等不公不義之嚴重問題;以及立意良善想為勞工謀福利的勞退新制,卻已隱藏著企業資金逐漸失血,雇用人數及加薪更趨保守,讓勞工未蒙其利反受其害的結果;美其名為照顧弱勢充滿道德理想的全民健保,卻已造成醫療資源嚴重浪費,醫療品質難以提升,人民及政府財務負擔日益加重,而藥商及某些醫療機構卻大獲其利的無奈後果;此外,「利委」大賺外勞仲介費,使台灣的外勞薪資勇冠全球早已不是新聞;所謂的稅制改革,卻連最起碼的取消軍人及中小學教師免稅制度都沒做到;再者,未能針對地下經濟擴充稅源,只是針對已經納稅者大動腦筋,最低稅負制究竟能替政府增加多少稅收猶未可知,立即的影響是資金外移已很嚴重;政府負債已將近五兆台幣,而且每年赤字預算近三千億,每年靠著不斷出售國有土地、公營事業股票仍未能停止負債之擴大,而軍公教卻仍享有幾乎是全世界最優惠的退休制度,許多人五十多歲就已退休坐領終身俸,甚或謀求第二春,搶升斗小民之飯碗,社會公義之蕩然無存,實毋需個人再多贅述。

五、環境宜人。

發展經濟既然是要讓大家過好日子,宜人的生活環境當然是很基本而且重要的課題。國民黨到台灣近六十年來,發展經濟的過程對於天然資源之漠視與破壞只能用「罄竹難書」來形容。台灣的環保意識大約在二十多年前開始受到重視,然而政府的做法是偏向於抓緊工業界,而對自己卻很寬鬆。目前有些法令規章以及執法尺度甚至已有點矯枉過正,造成企業的困擾。可是政府對於為選舉拼建設,以及炒短線的治災防洪所造成的環境永久而且重大的破壞,卻從未見深刻反省。數十年毫無節制的山坡地濫墾濫建、河川整治水泥化、缺乏整體規劃的道路開拓、海岸線的破壞,民進黨執政後,由於官僚體系並沒改變,再加上民進黨政府不夠用功,許多事情仍然「蕭規曹隨」,感覺不到改善的現象。

 以上五點大體是發展經濟所要追求或兼顧的目標。台灣的表現如何,我們毋需自欺欺人,唯有虛心檢討或許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否則靠著一些數字來自我麻醉,日後下場可能不會好過菲律賓。對於台灣的危機,我們究竟該怎麼辦呢?愚見以為,今日台灣經濟面臨的困境,已不是從枝枝節節的技術細節去改進就可以解決,我們需要的恐怕是一些觀念與政策面的大改變。個人要大膽提出的,就是對美國式資本主義路線的質疑與檢討。這十多年來台灣逐漸走向國敝民窮、資金外移、產業空洞化、貧富差距擴大、環境惡化、道德淪喪、好逸惡勞、重表面不重內涵、重數字不重實質、功利短視等等惡劣結果,原因當然很多,然而最主要的可能就是「失去自我,全盤式的美國化」。個人在 2002 年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全球化國際化自由化的省思 ── 台灣如何在險峻的國際局勢中安身立命》,當中就已含蓄提到台灣要注意「國際化、自由化」之中的許多陷阱與迷思,並且要嚴肅思考如何在此狂潮之下「安身立命」。今天,我要更明確而且加強語氣的提出,台灣要避免繼續向下沉淪,被全球化的浪潮所吞噬,唯有下猛藥,深入去做思想與心靈的改革,這幾帖猛藥如下:

一、發達國家資本。

台灣和新加坡在國際上都是有經濟實力的小國,以經濟規模和產業實力而言, 台灣應該遠遠超過新加坡才對,然而近幾年來的表現,並非如此。去年還發生我們百年歷史的彰化銀行,差一點被新加坡政府控股的淡馬錫集團所吃下的事件。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個人大膽剖析的結論是,台灣的經濟發展策略已出了問題。台灣幾乎完全師法世界超級強權美國的做法,不斷的自由化、民營化,甚至於政府也不要有自己的媒體,政府不斷的削弱自己的力量,卻沒去想過美國政府擁有世界貨幣美元的製幣權,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事力量,美國本土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美國在國際社會有呼風喚雨的發言權,而台灣政府的處境如何,大家都很清楚,台灣如何能不思考自身的存活之道呢?新加坡很明顯並不遵循美國式的資本主義,某種程度上受歐洲小國的思潮影響較大,因此新加坡發展得極有自信而且仍穩健成長中。台灣這幾年的金融改革,完全遵循美國式的遊戲規則,打消呆帳、「不良」資產處理、官股銀行民營化,過程令人驚心動魄,尤其是這次兆豐金控的董監改選更是令關心者難以安眠,最後幸賴行政院蘇院長親自介入關心,才能暫時保住國家利益。其中過程之曲折,只能用天佑台灣來形容。政府如果仍以民營化為萬靈丹,這樣驚險的場景仍將不斷上演,而且最後政府一定是輸家。

美國有一位女經濟學者諾瑞娜赫茲 (Noreena Hertz) ,這幾年一直寫文章批判與質疑美國式資本主義的合理性、正當性與道德性。她的論調當然在政商學界利益關係掛勾錯綜複雜的美國是不會走紅的。目前她遠走歐洲,在英國劍橋大學做研究,她的觀念很值得一切以美國為師的台灣「主流意見」深思。她有兩本書在台灣有中譯本,分別是《當企業購併國家》以及《當債務吞噬國家》,書中舉出的事實與觀念,都很發人深省。個人曾經買了一百本贈送給有關人士,希望能引起關心。近日看到有人提議要政府組控股公司,並加強對公設財團法人之董監派任主導權,以及停止公股釋出並重新檢討公營事業民營化之決策,個人很欣慰政府似乎開始有反省力了。民營企業講效率,公營事業講效益,也就是說公營事業之效率當然該改善,然而其追求全民利益之角色或許不全然是民營企業可取代的,這個道理很淺顯,然而卻很少人認真把它講清楚。

二、重視本土投資,創造企業公平競爭與人民充分就業的機會。

除了上述針對自由化的反省,這幾年來我們需靜心檢討的主流思潮就是全球化與國際化。在國外每次 WTO 大會都有許多激烈的抗議活動,台灣則很少聽到不同聲音,相反的只要有人稍有質疑,恐怕很容易就被冠上落後保守的大帽子。此外令人不解的是在標榜自由化的同時,也許是選舉太多了,對於違反市場經濟,嘩眾取寵不負責任的社會福利,卻不斷增加,使得企業之負擔日益沉重。對於這些似是而非,充滿矛盾的政策,個人認為非過正不足以矯枉,因此大膽提出下列建議:

  1. 政府應修正越俎代庖式的政策指導,不要再歧視製造業、傳統工業以及中小企業,而將關愛的眼神完全擺在所謂的研發、高科技業以及大企業。政府應該瞭解研發與製造是密不可分的,高科技業與傳統工業是互相支援無法切割 的,而大企業與中小企業之緊密配合,更是經濟穩定發展的重要基石。所謂的「台灣研發,中國製造」或是「亞太營運中心」、「全球運籌中心」這些空洞不切實際的觀念,將使台灣走向空洞化與邊緣化。

  2. 鼓勵資金回流,投資台灣。政府應回歸原點,取消最低稅賦制,而從適度修正租稅優惠著手。其次,應大幅減低遺產稅及贈與稅至 10% 或 5% ,甚至於完全取消,以免空有其名而無其實,徒然逼迫資金外移。最後,談到資金不得不談起的是,經濟部從 5 月 15 日起,開辦了所謂的「台商回台投資 2000 億融資貸款」,其思考邏輯實令人費解。我們不明白為何獨厚所謂的海外尤其是中國的台商,而對於始終在台灣投資者就不是台商?此外中國台商不是賺了很多錢嗎?政府為何又容許他們回來搬錢?政府官員的觀念與心態實在令人不解。

  3. 取消勞退新制,甚至於勞基法,讓市場的回歸市場,當然最基本前題是應大幅降低外勞數量,甚至於完全盡絕。勞退新制使得企業界之資金每年大約失血八百億元,其影響將逐漸顯現,勞工將未蒙其利反受其害。有人常說因為現在台灣人不願意吃苦,企業或醫療照護業缺工,故不得不引進外勞。然而,目前的台灣有超過六十萬人失業是個事實,而引進外勞超過三十二萬人也是個事實,勞委會不是應該盡全力去組訓、協助、仲介本國勞工讓其盡量找到工作嗎?為何反而將工作重心擺在外勞之管理與媒合呢?此外全民健保的浪費與弊病,有位孫南庚醫師已在《 Taiwan News 》提出很多寶貴的見解,政府官員實在該用心瞭解。全民健保、勞退新制以及勞保使得企業界之用人費用增加了百分之十五左右的負擔,但是這些錢卻是未被珍惜使用,企業界難道會比政府更不關心自己的員工嗎?個人在此大膽提出,廢除全民健保或是大幅度修改為社會救濟制度,才能免除社會資源與國民健康繼續被利益團體所蹧蹋。

三、節約資源,崇尚自然。

地球資源有限,可是資本主義基本上是不講節約的,只要去美國看看他們對於汽油、電力甚至紙張的浪費,就可看出。自由派的經濟學者吳惠林先生,最近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呼籲「大家來過簡樸生活」,這是一個很清新而且發人深省的觀念,個人深感認同。他在文章中提到,「我們必須嚴肅的提醒,『強調消費、鼓勵消費』的凱因斯理論,以至於總體經濟中『以消費提升經濟成長率』的理念和政策,都應重新思考。此外,當代基本經濟學以『自利』做為『行為動機』和『極大化生產和慾望』為基本原則,甚至於將『技術進步』、『創新』做為永續發展萬能丹的觀念都必須重新檢視」。做了十五、六年,花了將近一千億台幣,最近才通車的北宜高速公路,宜蘭民眾還陶醉在房地產增值,交通便捷的喜悅中,然而每當想到雪山隧道蘊含的地下水流失了近十年,而宜蘭平原的地下水位也因此而降低中,我就有一些說不出的隱憂。我的家鄉南投,當年因國民黨 開了連日本人都覺得不宜開拓的新中橫公路,造成信義鄉神木村多年土石流的夢靨。台灣人是否該徹底建立新的價值觀,過簡樸的生活,讓台灣的土地與政 府財政得以重新休養生息,永續生存呢?台灣的財政以及環境負荷,實在不能再以擴大公共建設來刺激景氣或是美化經濟成長數字了。

 總而言之,個人認為台灣的經濟要永續發展,最根本之道是必須有新思維,要有新的價值觀,新的政策方向。從歷史和人文的角度看來,當今超級強權的美國,是二次大戰後才迅速崛起,至今不過六十年,有待歷史考驗之處還很多。而近十多年來,由於台灣資金與產業人才的大量投入,使經濟迅速起飛的中國,其內部問題比起台灣只會更多不會更少。台灣人其實可以更有自信一些,走自己的路過自己的生活,好好建立一個充滿社會正義、人文關懷、崇尚自然、講信修睦的美好家園。

 最後以宋朝的大詩人楊萬里先生的一首詩,做為結尾。「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這首詩深得一些黨外民主前輩喜愛,因為它讓人感到希望,即使在困難重重的時候,也不失去信心。我以它來和一直未失去信心的台灣人民共勉之。

(2006/7/1)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