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把有限的資源花在刀口上

企鵝先生

 在國家財務狀況不佳之下,高舉「台灣優先」大旗的民進黨政府預計投入 200 億之稅收於古根漢美術館的創建,顯然仍處於 KMT 思維;就「文化獨立」的角度,國策顧問楊青矗在 11 月 14/15 日的自由廣場《以文化產業開拓觀光》為題的大作已有極清楚之辯證論述;今筆者將以「海洋立國」與「開啟台灣的南極外交」之角度來指出台灣更迫切待做之事務。

 人口 5,800 萬之英國有超過 120 座紹介海洋人文事務之公私立的「海事博物館 (Maritime Museum) 」,但人口 2,300 萬、東臨世界最大的海洋、位於全球最重要航道之一而應是如假包換的海洋國家之台灣卻連一所公立的海事博物館都沒有;僅,林添福博士所創辦之「私立淡江大學海事博物館 (http://www.lib.tku.edu.tw/museum/index.htm) 」係唯一者,惟其收藏仍以船舶模型與海事輪機等硬體為主,海洋文化與海洋活動史 …… 等的軟體紹介如能加強將更充實。我們強力呼籲:假如“海洋台灣”是喊真的,請讓 「國家海事博物館」成為基隆與高雄市兩個「海洋港都」的陸標,全民對它們的印象不應停留在 KMT 時代之「大廟前的小吃」與「愛河夜景」。

 另,我們要指出:各國,包括台灣,在南極國際舞台有遠遠多於在 WHO 的國家利益,它粗略包括 ──

  1. 參與國際南極政治外交,提高國際能見度。
  2. 學術的。
  3. 國計民生的 (南極自然資源分享、相關產業發展、環境保護 ……) 。
  4. 人文的 (落實海洋立國,長期在嚴苛環境之極地活動可提高人力素質) 。
  5. 國防的 (非武裝之軍職人員支援極地活動,可磨練相關戰技、進行相關國防科學研究 ……) 。

 …… 等,這使得國際社會競相投入以「科學研究」為一重要方式之「南極外交活動」 ── 其他「大國」不談,日本雖在二次大戰無條件投降、國際地位掉到谷底,但卻積極地參與「南極科學研究活動 (NARE) 」而成為 AT 的 12 個原簽約國之一的唯一黃種人國家,致能特權地將其國旗永遠插於南極點;另外,看看這些「小國」 ──

  1. 阿根廷運作有 6 個南極研究站,其中一個已超過 100 年而為歷史最攸久者。
  2. 國家年度預算之 6 成用在支付外債的巴基斯坦 NARE 已剛進入第 14 年。
  3. 1990 年蘇聯垮台後獨立之烏克蘭隨即在 1996 年初接收了一英國的研究站而進場。
  4. 馬來西亞於 2002 年 2 月初大手筆的包租一客輪由其總理 Mahathir Mohamad 率領包括外交、國防、財政與環境部長與 3 位曾參與他國之國家南極科學研究活動的科學家以及有力之產業界人士 …… 等官學產共 67 人探訪位於南極半島的各國之科學研究站,而已磨拳擦掌地準備入場。
  5. 波羅地海 3 小國之一的愛沙尼亞已宣布在 2006/2007 年成立研究站 ……

 而台灣,您在哪裡

 比起其他國家,今日的台灣在南極國際舞台還有更多、更迫切需要之國家利益 ──

  1. 作「台灣為一主權國家的國際宣示」。
  1. 國家才進行 NARE
  2. 研究站相當於國土的延伸,其成立會被國際社會及南極公約系統所出版的南極地圖與南極科學研究站名單標示出其位置與列名。
  3. 除從事科學研究 (尤其是國際合作之計畫) ,亦開放觀光甚至舉辦國際會議而使其成為「台灣南極會館」。
    林文華 繪製/台灣南極學會 呂月娥 繪製/建國黨
  1. 「在南極國際舞台的存在 (Antarctic Presence) 」能積累台灣之「南極資歷」而可為:
  1. 爭取成為「南極公約年會 (ATCM) / 見後述」之觀察員身份加分。
  2. 永世台灣在來日成功進入聯合國並加入 AT 後,以維護我之南極國家利益的發言權預作準備。

 南極有 2 個國際舞台 ──

  1. 南極公約 (AT, 1959 年)

它管理南緯 60 度以南、佔地球面積 10% 之廣大的南極地區之國際事務,轄下有其年會 (ATCM) 、南極科學研究委員會 (SCAR) 及國家南極科學研究計畫經理委員會 (COMNAP) …… ,等而為一極重要之國際組織;因不具聯合國會籍使現今的台灣無法參與,但國際 NGO 的「南極及南冰洋聯盟 (ASOC) 」能列席 ATCM 的事實,應具啟示。

  1. 南極大陸

它是「無主地,如公海與太空」是我們現今即能以台灣正名進軍的特殊國際舞台,在那裡 ……

  1. 只要遵守 AT 的環保規定即可自由進入活動 (NGO 的國際綠色和平組織曾在其上設立基地,私人公司也已在其上運作基地超過 15 年,而反對、未簽署 AT 的巴基斯坦亦在其上之活動) 。
  2. 沒有被干擾國號名稱的問題。
  3. 活動效益遠遠超出國際政治外交領域。
  4. 所需的花費不多 (尤其假如只在每年 11 月到次年 2 月間的南極夏季進行 NARE)

 我們強烈呼籲政府:全民都在看!請「真正台灣優先地」將有限的資源花在刀口上,歷史性地儘速開啟台灣的南極外交。

  1. 為台灣爭取在 ATCM 之觀察員身份。
  2. 派出「台灣南極科學研究隊」到他國研究站工作,開啟「台灣南極科學研究活動 (TARE) 」。
  3. 成立自有的 Formosa 研究站,落實 TARE 、台灣南極外交及海洋台灣。

(2004/11/28)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