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殘友需要如此苛嗎?

Lim Bun-hoa (林文華)


 把自己硬撐努力發揮生產力,貢獻社會不落人後,更是值得大大補貼,因為他們仍在養社會,不是社會的負擔。
 就為了領取津貼,面對這樣的待遇,真是情何以堪。

 身心障礙朋友是社會中真正的生活弱勢者,每次殘友反應津貼發放建議,常常被投以「不是很好的福利政策」說法,造成大家無法真正面對問題。結果,龐大的社會福利資源就名正言順的被各福利機構給吸納走了,幾年下來,養大了幾個超級團體,反向壟斷殘障界的發言權。排擠之下,我們四周的殘友,究竟得到了什麼樣的福利?政府是否深切了解?合乎人道嗎?

 雖然每個月若能順利領取區區數千元,但對一個殘友來說,這是最直接的貼心福利。以肢體障礙者來說,為了討生活,交通費用數倍於一般人;若夫妻兩人都是障礙者,維持一個家庭的困難度,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

 比起中央級津貼,如「敬老津貼、老農津貼、榮民╳╳」的福利待遇,殘障津貼的狀況,讓殘友感受到的實在領得不是很有尊嚴。就因為殘障津貼是地方政府辦理的業務,所以會有不同縣市發放不一的現象;只要地方政府說:「沒錢了」,該縣市的殘友馬上就面對津貼短少或停止。

 當景氣最低潮時,公務員都不願減薪,民代還執意自肥,殘友的福利卻成為優先犧牲的對象,最弱勢的聲音可曾被關心?別忘了,殘友們對社會的貢獻度可都沒打折,拼經濟也沒缺席。

 大選時,這群朋友的福利也未被列入重要議題,只會象徵性的強調「加強低收入殘友」的部份。我們不禁要問,不是低收入的殘友就很強嗎?把自己硬撐努力發揮生產力,貢獻社會不落人後,更是值得大大補貼,因為他們仍在養社會,不是社會的負擔。

 不可諱言,就是因為福利政策的錯誤,誘導一些殘友故意放棄自己的能力,把自己變身成為「低收入者」,直接讓社會來養,坐擁豐富的待遇,地方政府順勢列出漂亮的福利支出。

 另外一面,那群可敬的「勇士殘友」,為了領殘障津貼,面對種種奇怪的門檻,尊嚴盡失。

 「幽靈人口」原本是選舉時,為了搶票,鼓勵外地人將戶籍遷入境內非親故的家裡,以取得合法投票權的現象。但大家可知道,有多少殘友也被貼上幽靈人口這個極為負面的標籤?為何會這樣?殘友們生活得實在痛苦。

 據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聲稱,幽靈殘友逐年提高。原因是北市的殘障津貼比起其他縣市稍佳,吸引外地殘友將戶籍遷入,以便享有北市府發放的津貼。結果,北市府以造成財政負擔過大為由,清查拜訪殘友戶籍地,以便把非實際居住者給予取消殘障津貼的發放。而實際從外地住進北市,必須等待滿三年才有資格領取津貼。更有一些工作、活動、消費、繳稅都在北市的殘友,就因為住在北縣,仍然無法享有市民福利待遇,一樣是大台北,有必要分彼此嗎?

 就為了領取津貼,面對這樣的待遇,真是情何以堪。殘障朋友究竟錯在哪裡?為何上流社會就不一樣呢?任何人要成為候選人,只要戶籍遷入,管他住哪裡,都有資格被選。對待殘友就有必要這樣苛嗎?大家能體會到殘友們的心理感受與不平嗎?

 全國身心障礙者有多少人,扣除低收入殘友及老殘人口,剩下才多少人「單純領取」殘障津貼?會造成社會多大負擔?這是他們「唯一」感受到的社會補助呀!我們不知道,是否因為這一塊的人口少,選票也較少?

 我們誠懇呼籲政府,趕快將殘障津貼納入中央級補助,好讓殘友們領得有尊嚴;至於中央和地方怎拆帳,那是你們的事!

(本文刊載於 2004/5/6 自由時報 第 15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