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維護「族群印象」

Lim Bun-hoa (林文華)


 如今大家都朝向相同的目標努力追求「和平與安定」。所以,嚴格說來,台灣根本沒有族群問題,頂多只是有「族群印象」。
 套上社區合諧的良方:管好自己的孩子,就對了。

 最近常聽到一句話:「 320 總統大選,造成台灣族群嚴重撕裂」。

 真是好大的口氣呀!族群撕裂?誰來撕裂?誰有能力撕?

 我真不懂,眾多的台灣從政者、媒體工作人士,你們到底是有什麼特殊目的還是腦袋跟不上台灣社會的發展腳步?

 這好比一堆小朋友玩遊戲,輸的一方氣呼呼的說:我叫我爸爸不要跟你們好。

 不論是原住朋友、「外省人」或「本省人」,或早或晚,來到這個美麗島嶼上,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經數代了;也累積出不算短時間的族群相處歷史經驗,如今大家都朝向相同的目標努力追求「和平與安定」。所以,嚴格說來,台灣根本沒有族群問題,頂多只是有「族群印象」。

 雖然嘴巴說「族群融合」,但這是之前的政治語言。現在反而強調展現族群特色,互為尊重,並學習欣賞,培養深厚情感;既然族群間沒有免強融合,當然無從撕裂之說。

 同一社區裡,難免有小朋友不守規矩,亂折花木破壞環境或惡作劇搗蛋,看在芳鄰眼裡當然很生氣。我們好為難,如果不加以制止,搗蛋小朋友勢必不知停手。但我們又怕傷了鄰人的感情變成大人們不和睦,況且該小孩未必會聽我們的勸告而停止破壞。大家都有相同的答案:只有孩子的家長出面約束最為有效。阿,如果該搗蛋童的家長眼睜睜看著自己小孩成為眾人討厭指點的對象,又不趕快把小孩拉回教導,任由撒野;我們一定會想:這家人怎會是這樣?我們對這一人家的印象,鐵定越來越糟。日子久了,可能連大人都會糾紛重重,社區變得很不安寧。

 每次民代們出言冒犯婦女同胞,最後收場一定是婦女團體同聲抗議,既使得到公開道歉,冒犯者內心卻無悔改之反省動力;相同的問題還是不斷發生,我們難道沒法避免嗎?如果,每次都有男性同胞,率先發出強力譴責,尤其是男性民代共同發聲,效果一定不一樣。因為同一族群的輿論壓力最大且最有效。

 曾經幾次,原住民民代表現不好時,我們就看到好幾個部落頭目一起開記者會公開糾正,並發表原住朋友真正的需求。讓人覺得,台灣原住民不只受人尊敬,又文明,更讓我們容易找到關懷的著力點。

 打開電視,明明是官員接受質詢,卻常聽見一連串叫罵聲,活像凶神惡煞,有夠野蠻。這樣的戲碼一直上演,而且都是那幾個。這些民代把民主殿堂當發瘋的地方,罵狗也不用這樣。他們每天對者閱聽人轟炸,孩子們自認為懂事問我:外省人怎這麼壞,外省人好可怕。

 沒錯,這就是族群印象。少數公眾人物給人的印象極為負面,深植於我們的腦海。每次看新聞我都必須不斷的提醒孩子,回頭看看我們身邊的外省阿伯阿姨們,觀察他們如此善良,一起共事,我們相互需要,晚上樓下乘涼聊天,也有好多外省鄰居,一起聽他們打共匪的故事。希望藉由身邊朋友,扭轉孩子的印象。

 320 之後,看到那些帶頭鬧事的表現,為何又是外省人居多,族群印象又更深一層的被誤解。

 台灣的族群印象問題一定有解,我相信外省支持者也喜歡和平安定的過日子。人民是主人,民代被我們選出,我們就有義務監督,並對破壞台灣安寧的人士給予強烈的譴責。套上社區合諧的良方:管好自己的孩子,就對了。

(本文刊載於 2004/4/18 自由時報 第 15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