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理學的角度
解讀非常報導光碟事件效應

呂亮震

(作者為企業人士)

效應 (一)


 即使必須尊重司法最後的判決,但有沒有人可以肯定的告訴我所謂的判決就真的代表了真理嗎?
 最後應該還是要回歸到讀者身上,也就是說《非常報導》的內容能否被讀者所接受甚至感動?

 由於親民黨宋主席日前針對《非常報導》光碟的一席下流評論,使得原本只是悄悄在地下傳播的光碟頓時成為眾人的目光與焦點;沸沸揚揚的媒體報導透過全天候的頻道不斷重複傳播正反兩派人馬的主張與動作。姑且不論這些人士的舉止反應、言論內容甚至於光碟所呈現的內容之是非為何,從整個媒體所導引出來的社會反應現象倒是不禁讓我想起去年日本政論漫畫家推出《台灣論》時的景況。不過,若是論事件所造成的影響強度與張力的話,個人認為這次的“非常報導光碟事件”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靜靜的觀察了這些日子的發展之後,在此試著從敘說心理學的角度提出自己對此事件的理解與看法就教各位。基本上,不論贊成或反對《非常報導》光碟的人所看的光碟內容應該都是同一套的版本;也就是說,每個人所接觸到的報導內容可說是屬於同一個「文本」,但是我們卻可以看到許多不同的想法與主張;其實這是因為每個人都是經過自己的詮釋之後而產生出感受或想法。這樣的結果,事實上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像這樣的例子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可說是俯拾可得,同樣的一本書、一部電影甚至一句話對不同的人來說都有可能出現不同的感受,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情境脈絡下也有可能出現不同的感受。重點是,有沒有什麼樣的判準可以決定誰的感受想法甚至文本的內容是對或是錯?誰又具有權利來判決誰的感受想法是對或是錯?近日有一些論述主張應該回歸司法的途徑,這點或許是民主法治國家一個可以解套的方法。但是我的看法是:即使必須尊重司法最後的判決,但有沒有人可以肯定的告訴我所謂的判決就真的代表了真理嗎?

 事實上判決也是人所做出來的,也可以說是法官所做出的一份敘說文本;我並無意挑戰司法的權威,只是試著從敘說心理學的角度提出另一種看法。其實上述的疑問最後應該還是要回歸到讀者身上,也就是說文本的內容能否被讀者所接受甚至感動?如果可以,就是一份好的文本,強度夠大自然會更進一步形成口碑並繼續傳播;如果不行,肯定會無疾而終,這是閱聽者的力量,不容忽視,也不容詆毀。

效應 (二)


 很不幸的,《非常報導》光碟作品的出現卻是針對他們所掌握的武器給與重重的一擊;當他們的權力受到嚴重的挑戰時,加上無知的自卑情結作祟下,會出現如此偏執的反應,也不足為奇了。

 綜觀近日的所謂光碟事件,如果用平常心看待,其實可以拿來當做很好的心理學教材。因為,這種種的現象無非都是每個個體所表現的外顯行為,而這些外顯行為幾乎都受到頗為典型的心理趨力所影響,無一例外,即便是自認為「相對上流」的所謂名人,仍是脫離不了人的先天限制。

 先從對整個事件反應最為激烈的某位立委談起。如果有心觀察即可以發現,該立委幾乎跑遍所有的媒體提出他個人對整件事件的感受與主張;暫時先不去探討他所表達的言論內容,單就其近日來整體的外顯表現只可以用「氣急敗壞」來形容。如果全程看過光碟的人應該都知道,光碟內容中有關該立委的評論所佔的比例實在不多,從其反應和光碟的內容敘述有嚴重背離的現象。最令人不解的是,當他向閱聽者訴求他可以像鋼鐵般的承受外界的批評但是不能忍受家人受到連累時,卻對旁人提醒他過去曾在公開場合口無遮攔的批評別人的家人時,卻始終面無表情,亦無羞愧之色,更何況他所據以擔憂的居然是尚未發生的臆測;這個現象倒是引起我極大的好奇,為何一位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卻具有這樣的性格特質呢?

 就我有限的心理學知識來看,我只能猜測該名立委的道德發展應該有所障礙,甚至其道德發展層次仍然停留在以自我為中心的初級階段。所有的思維與作為都是以滿足自我的需求為出發,無法接受自我以外的訊息與約束,即使是口出為家人,本質上仍是為了自己。俗話說「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或許可以傳神的說明這樣的性格表徵。

 再更深入點談,從事件點火人親民黨宋主席在公開場合針對《非常報導》所做出的「下流」評論,以及隨後傾全黨之力,挾權勢與媒體兩大工具所表現的強勢行為與言論內容,可以分析出這些人在潛意識中其實是存有著強烈的階級意識,甚至有著本質為無知的自大情結。從某個角度看,這樣的自大背後所隱藏的卻是不折不扣的自卑情結,因此他們必須把持住某些可以展現權力的工具當做武器,而這個武器就是國會公職與媒體;很不幸的,《非常報導》光碟作品的出現卻是針對他們所掌握的武器給與重重的一擊,當他們的權力受到嚴重的挑戰時,加上無知的自卑情結作祟下,會出現如此偏執的反應,也不足為奇了。

(2003/11/19)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