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不正面敲開
國際社會的大門?

從外界來看,台灣的政治真是不可思議

宗像隆幸 、林建良


 從外面來看台灣時,人們無法理解何以台灣要堅持這條在國際社會上孤立的道路。
  1. 參加國際社會是主權獨立國家的權利

 現在與台灣有邦交的二十幾國都是小國。去年人口僅萬餘人的小國諾魯與中國建交而與台灣斷交,陳水扁因此而激烈地批判中國「以金錢外交來收買我國友邦」。看到此,讓我痛感長久以來抱持著的疑問。這個疑問是:台灣朝野都主張「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而卻何以不堂堂正正地打開世界各國邦交之門?既是主權國家就應擁有「獨立權」與「平等權」。所謂「獨立權」就是以獨立國家身分參加國際社會之權利;所謂「平等權」則是不論國家之大小,在國際社會中都必須以獨立國家,受平等之待遇。因此就算是人口只有一萬人的小國也好,支援恐怖活動的惡質國家也好,都與各國有邦交,同時也能加入聯合國。

 擁有主權的國家就是獨立國家,反之獨立國家也必然擁有主權。在國際上一般只通稱「主權國家」或「獨立國家」,而在台灣則常用「主權獨立國家」。此乃因台灣要強調本身不從屬於任何國家是擁有完全主權的獨立國家之故。的確,從台灣內部看來,[中華民國]是擁有主權的獨立國家。但此現狀要在國際上行使「獨立國家」之權利卻不充分。台灣必須在國際社會中被承認為是「主權國家」,也就是必須與世界各國有邦交。不管台灣如何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現實的國際社會中還是處於孤立的狀態,而台灣人對此也深感其不利。現狀的台灣,不僅在政治及經濟上不利,在安全保障上的不利更是深刻。依照聯合國憲章及其他的國際法,對他國行使武力或威嚇是被嚴格禁止的。對他國行使武力就是侵略當然是國際社會制裁的對象。而即或以武力威嚇他國也違反國際法,當然也會受國際社會的批判與制裁。

 然而,中國狂言「不惜使用武力」,不斷地恐嚇台灣,但卻少見國際社會對中國批判,中國也沒受到任何國際上的制裁。這是因為台灣在國際社會上並不被公認為主權國家所致。台灣如果成為與他國平等的國際社會的一員,台灣就能享受國際安全保障的恩惠,中國對台灣的恐嚇也將不容於國際社會。如此,世界危險地帶之一的台灣海峽之安全性就將顯著提升,對世界和平更是大有助益。換句話說,台灣成為與世界各國平等的國際社會的一員,不僅對台灣有利,對國際社會也是有利而應受歡迎的。而且台灣已是自由民主的經濟先進國,對國際社會只會有貢獻,不可能有任何危害。在世界將近 200 國之中,只有台灣一國被排除於國際社會之外是一個相當不正常的事態,讓此事態正常化是件理所當然的事。那麼要如何使此異常之現狀正常化?我必須強調,台灣之所以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原因,正出於[中華民國]政府本身,對此[中華民國]政府必須負大部分的責任。

 事實上,這個問題我曾多次與包括實際參與外交工作的民進黨政治人物及台灣的友人們談過。然而僅管這個問題對台灣是那麼重要,而我卻感受不到熱烈的回響,他們的回答幾乎都是「那不可能」。而當筆者問及「何以不可能」時,沒有人能說出一個明確而有說服力的理由。為此,我感覺到一個疑問,是不是台灣發生了什麼異常現象?

 在長期處於某種異常狀態時,久而久之習於此異常狀態之後就不認為是異常,這種現象在任何國家都可能發生。台灣孤立於國際社會的現狀,從外面看來是非常地異常,而台灣的人卻習於此異常狀態而不覺得異常。筆者認為是不是基於以上之原因,台灣人才不去認真地思考以上的問題?如果不是如此,那麼是不是台灣存在著難以理解的複雜因素,無法讓國外的台灣觀察家來理解?在此,期望能與閱讀此文的諸公共同來探討如何讓台灣加入國際社會,如筆者的見解有疏失之處也敬請指正。

  1. 如當時蔣介石有所決斷,台灣將不致孤立,台灣問題也早已解決

 1949 年 10 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蘇聯就要求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來取代[中華民國]當時代表中國的聯合國席位。然而在 1950 年 6 月,北韓突然出兵改打南韓,當時以美軍為中心的聯合國軍隊出動救援南韓。同年 11 月當聯合國軍將北韓部隊驅遂到中國國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隊介入與聯合國軍交戰,也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問題被擱置下來。

 韓戰結束後,美國人民由於在戰爭中犧牲不少,而有反中感情,再加上當時冷戰下的反共政策下,美國持續採取「封鎖中國」的政策。為防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擁有否決權的聯合國安保理事會的常任理事國,美國堅持擁護[中華民國]的常任理事國的席位。然而實際上無法統治中國寸土片地的[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中卻代表中國乃是無視於現實之虛構,是不可能持續下去的。因此,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加入聯合國的國家不斷增加, 1970 年秋的聯合國總會的投票時,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國家已超過半數。然而,在那之前的聯合國總會之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問題己被議決為「重要問題」。「重要問題」必須在聯合國過半數通過才能被指定,而被指定為「重要問題」之表決要在聯合國總過超過三分之二以上的同意才能通過。因此 1970 年的聯合國總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決議並沒有效力。但由於贊成票已過半數,要在次年仍將其問題指定為「重要問題」則變得相當困難。

 1971 年 7 月 15 日季辛吉密訪中國,隨後就發表將於隔年 5 月之前由尼克森總統訪問中國;這表明了美國當時放棄了「封鎖中國」政策。 8 月 2 日美國表明「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但反對排除[中華民國]」。由於以上的表明,當年秋天的聯合國總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入會已成為事實;可是那不表示把[中華民國]排除於聯合國之外。當時只存在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不存在台灣代表權的問題。阿爾巴尼亞按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意在聯合國總會中所提出的決議案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才是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代表,聯合國及其所屬機構必須將蔣介石的代表排除出去」。也就是說蔣介石的代表不該代表全中國以安保理常任理事國加入聯合國,因此必須將其排除出去之提案。如果當時[中華民國]將常任理事國之席位讓出來,那麼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來代表中國的代表權問題立刻消失。即或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將[中華民國]排除於聯合國之外,在現實上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仍保有代表台灣的一般議席的權利,會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之要求的國家想必不多。依照聯合國憲章要將入會國除名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會員國同意,因此在當時要把[中華民國]排除是幾乎不可能的。

 要將安保理常任理事國的席位讓出來,在當時對擁有絕大權力的獨裁者蔣介石而言,只要一句話就可以做到。只要他決斷,那麼聯合國總會頂多只能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安保理常任理事國加入聯合國。如此則造成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各自擁有議席,國際社會也只有承認這是二個不同的國家;同時「台灣問題」也自然解決。但是為了維護自己獨裁權力的蔣介石在「一個中國,[中華民國]是中國唯一的正統政府」的虛構之下,他無法下決斷將安保理常任理事國席位讓出來。因為他怕如此做等於承認自己並不代表中國。如此,以代表全中國為由而把持國會的萬年議員就不得不辭職,蔣介石也將去其獨裁權力基礎。換句話說,蔣介石只重視自己及其親信的利益,完全不顧及台灣全體人民的利益。當時由於聯合國的議決,國際社會已承認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中國的唯一代表。而蔣介石卻仍在台灣內部堅持其「[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唯一的正統政府」的虛構,並以恐怖政治來壓抑反對者,以死守其獨裁者的權力。

  1. 自己選擇在國際孤立的台灣

 [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的席位已過三十一年。然而很奇怪的是,在法制上,「一個中國,[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唯一的正統政府」之虛構卻仍然存在於台灣。

 [中華民國]政府所公認的地圖不僅包括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領域,甚至也包括了蒙古國。日前,[中華民國]行政院將蒙古國從[中華民國]地圖除掉,但這個小動作對領土主權完全沒有意義。

 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公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中,[中華民國]的統治領域也被包含於其中。把蒙古國除掉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華民國]在法理上的領土範圍完全相同,這就是「一個中國」。「一個中國」有許多不同的解釋,具法理意義的領土歸屬權的「一個中國」之解釋,卻只有上述一個,也因此世界各國只有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華民國]之中選擇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國,只有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要求與[中華民國]斷交。事實上,雙方都主張「一個中國」之時,在國際法上他們也只有從其中選擇一個。看雙方的地圖就可知道,如果不是有相當特殊的理由及利益存在,世界各國選擇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代表是理所當然的事。

 「一個中國」的虛構將[中華民國]從國際社會中孤立,這個虛構不消除,[中華民國]就不可能復出於國際社會。不僅如此,當兩個國家各自主張對方所統治的領域是自己的國土時,那麼隨時都有發生戰爭的可能性。過去蔣介石高呼要「反攻大陸」,毛澤東則聲稱要「血洗台灣」,事實上兩國也曾砲火交戰。現在[中華民國]採取專守防衛體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不斷地增強其軍事力量,不斷地以武力恐嚇台灣。有不少台灣人期待台灣能一直維持現狀,然而以併吞台灣為其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可能無限期地讓台灣「維持現狀」的。這個態度,在 2000 年 2 月 21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發表的「台灣白皮書」已有明確的表明。

 以武力威脅或行使武力,讓他國屈服的行為是恐怖主義行為,也是惡質的國際法違反行為。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主張「這是內政問題而非國際問題所以不違反國際法」。之所以這個說法通用,正由於[中華民國]到現在還沒放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所致。前文述及「從台灣內部看來,[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此乃因從國際法上看來[中華民國]是否為主權國家仍存在著相當的疑問。在國際社會中被承認的主權國家至少也該實際統治其公稱版圖的主要部分,而看看[中華民國]的地圖就知道,[中華民國]僅統治其版圖的 0.32% ,三百分之一,這種不正常的國家全世界只有[中華民國]而己。如果無法將此情況正常化,[中華民國]當然不可能被視為主權獨立國家。

 1995 年 7 月 13 日美國國務次卿羅德 (Wiston Lord) 公言「台灣沒有與我國建構政府間關係的意願,因為台灣堅持『一個中國』政策」。隔天,他更補充說明「台灣堅持『一個中國』政策,自己拒絕成為自由國家,台灣的政府本身並不期望自己是個與中國分離的國家」。知道上述發言的台灣人也許認為「豈有此理,台灣最期望的就是與美國恢復邦交,羅德對台灣太無知了」。然而曾任中國大使,又負責包括台灣的東亞太平洋地區政策的美國國務次卿羅德是不可能對台灣無知的。從客觀立場看來,台灣的確是自己選擇在國際上孤立。

 連立場上偏中國的日本朝日新聞在 1993 年 9 月 9 日題為《思考台灣與聯合國的關係》的社論中都提及:「台灣如期望在聯合國有一席之地,首先必須切斷其代表全中國的虛構」。去年 (2002 年) 12 月 14 日日本台灣醫師聯合會邀請自由黨黨首小澤一郎在東京演講,當時有人發問「要如何才能讓日本與台灣建交」。小澤以不屑的口吻回答「台灣自己堅持一個中國時,就什麼也做不成。台灣自己必須先表明與中國是不同的國家,才會有建交的可能性。這是台灣人自己必須決定的事,這是人民自決的原則」,這才是世界通行的常識。從外面來看台灣時,人們無法理解何以台灣要堅持這條在國際社會上孤立的道路。

  1. 現在是最好的機會

 在羅德國務次卿談及「台灣沒有意願與我國建構政府間關係」的三個月後, 1995 年 10 月 10 日民主進步黨發表政策廢除了虛構的[中華民國]領土。這個政策也包括在立法院通過《國家領土確定決議案》之後,在國民大會中修正與國家領土相關的憲法等具體的方法。很可惜的是,民進黨制定了如此具體的政策,卻從不試著努力去實現,似乎把此政策忘得一乾二淨了。民進黨的態度似乎已不認為目前的台灣狀態是異常,我甚至懷疑民進黨是否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陳水扁總統在 1999 年 12 月 20 日的競選演說中指出:「台灣從 1949 年以來就與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各自分治。按此事實,台灣已以[中華民國]的名義獨立半個世紀了。然而,[中華民國]的憲法,也沒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因此,台灣目前已是主權獨立國家的現狀應該明記在憲法上面」。由此可見陳水扁總統也認知目前的[中華民國]並非完全的主權獨立國家。可是陳水扁當選總統已三年,卻沒有實現其公約。對台灣而言,應該沒有此這個影響台灣生死的大問題更重要的,民進黨與陳總統有義務早日實現此公約。

 我曾問過多位民進黨的幹部為何民進黨將此最重要的問題擱置下來,他們多數回答,「因為統派反對」「在現狀無法修憲」或「中國會強烈反彈」等等;然而這些在我看來都不成理由。的確在台灣統派勢力仍然強大,然主張以「反攻大陸」霸權主義與中國統一的到底有幾個?主張「中國大陸是[中華民國]的領土」統派,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霸權主義完全一樣的做法,即或統派中仍存有這種不通常理的人的話,也應該只是少數幾個,絕大多數的統派主張「和平統一」。而國家與國家之統一是相當重大的問題,非從國家與國家間的正式交涉是做不到的。而互相不承認對方的國家主權,就無法論及國家與國家間之交涉。比如說東西德當初也唱言「一個德國」,而在 1972 年東西德相互承認對方之主權,承認在德國有兩個國家存在,也締結了基本條約。從此以來,雙方關係日漸緊密在 1990 年東西德基於其基本條約而締結統一條約,實現了東西德的統一。

 台灣的統派如果真主張「和平統一」的話,就不會反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有效統治地域的領土主權。為了要使兩國能正式交涉,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主權,而後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中華民國]的主權是當然的順序。

 我無法理解「現狀無法修憲」的理由。李登輝總統時期的[中華民國]憲法不是就修了不少次?為了讓[中華民國]回歸國際舞台,為了台灣的安全保障修憲,難道台灣的人民會執意反對?此外,政黨或政治人物也有責任向人民說明,讓人民理解修憲的必要。

 雖說中華民國的領土已確定,但目前必要的是將以下二項目法制化:

  1. [中華民國]承認並尊重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領域下之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主權。
  2. [中華民國]承認並尊重蒙古國統治領域下之蒙古國領土主權。

 以上二項目在立法院及國民大會決議後,由總統署名後就有法律效力,而此刻再修正與此法相矛盾的憲法就大功告成了。對此,中國的反彈不會是什麼大問題。[中華民國]承認以往一直否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主權,是[中華民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動發出的善意。而終其結果,則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領有權主張由雙方向轉為單方向,對國際上而言其說服力也會因而減弱,當然會使中華人民共和國產生困優。但是,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此承認自己統治領域主權的善意行為,反而以武力攻擊回報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比伊拉克或北韓更惡劣的違法國家。國際社會如果放任其違法行為的話,國際法將變成有名無實,世界也將變成一切以武力決定的黑暗社會。中華人民共和國以武力功打台灣的話,至少將會受到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台灣海峽發生戰爭,本身就已經是阻害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投資的重大事件。那麼依賴著外國的資本與技術的中國經濟也免不了重大的打擊,中國共產黨本身也將面臨崩潰的危機。

 絕大多數的專家認為,目前中國的軍事力量雖足以帶來台灣重大的打擊,但仍不足以佔領台灣。既無法佔領台灣,對自己的經濟及政治又會帶來重大的打擊,對台灣行使武力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可以說是百害而無一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者應該沒有那麼愚昧才是。但是,將來的國際情勢及軍事力的均衡會如何變化則不得而知。對台灣而言,現在正是參加國際社會確立安全保障體制最好的時機。

  1. 中國無法阻止台灣參加國際社會

 當領土主權問題解決之後,台灣不僅必須利用本身的外交管道,而且要總動員議員外交及民間外交,並派使節到世界各國去說明,台灣已廢除「一個中國」的虛構,讓世界各國明白在法理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完全不同的國家,並交涉建立邦交。如此,必然會有同意與[中華民國]進行交涉建交之國家。然而,也將會有不少國家以如下的回答來回應。

「我們可以理解[中華民國]就是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同的國家。但是我國承認『一個中國』原則,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與 Republic of China 的簡稱都是 China 。如此要向我國人民說明是相當不容易的。」

 事實上,對台灣相當理解的捷克總統哀哈貝爾 (Havel) 就曾說過:「如果國名不是[中華民國]而是台灣的話,我們是會承認的」。這個問題,只要將[中華民國]的國名變更一個不帶有 China 的名稱就可以解決。對一個國家而言,領土主權問題才是本質的問題,國名只是一個形式而己。只要是主權獨立國家,不論何時,或要改幾次國名都不成問題。為解決關係國家及國民命運的大問題時,是無需拘泥國名的。

 在領土主權問題及國名問題解決之後,剩下來會妨害台灣與世界各國建交的只有中國的阻撓而己。但是,這也不會是什麼大問題。世界上所有的國家以平等的立場參加國際社會是所有主權獨立國家的權利。把台灣排除在國際社會之外是個異常狀態,將此異常狀態正常化符合全世界的利益。而且這對台灣海峽的和平也有助益,這本身就是對世界和平的貢獻。不管中國如何反對,中國能影響所及的,不過是少數與中國有特殊利益結合之國家及其近鄰諸國而已。對大多數的國家而言,中國並不具備足以施壓力的手段。對世界各國而言與台灣建交有利而無害,承認身為主權獨立國家台灣參加國際社會,正是貫徹國際正義。如果中國以大國的姿態執意阻撓,其橫暴行為只會受到反彈。而如果中國與台灣建交的國家斷交的話,那也是孤立自己而已。

 中國是少數僅存的共產獨裁國家,在世界上也沒有多少真正的友好國。自由民主的經濟先進國台灣,如果能解脫束縛住自己的「一個中國」的虛構,那麼在以世界為對手的外交舞台上,是能堂堂正正地與中國比個高下的。特別是在國際上最具影響力的超級強國美國,從其羅德國務次卿當時的發言也可以看出,美國有意與事實上是準同盟國的台灣建交,美國也必然會協助台灣參加國際社會。因為確立台灣海峽的和平對美國及美國在東亞的同盟國都有重大的利益。如果情勢能如此展開,台灣與世界大多數的國家建交是不需花費太多的時日。如此,恐怕中國壓力的近鄰諸國,最終也會承認台灣。當然那時的台灣也就能參加各種國際組織。雖說中國是聯合國的安保理常任理事國,但要對抗世界各國來阻止台灣加入聯合國是不可能的。

 當台灣以與全世界平等的主權獨立國家加入國際社會時,台灣的將來也就充滿著光明的希望。

(本文刊載於 2003/4/2 、 4/3 台湾の声)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