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的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林建良

(作者為在日台灣同鄉會會長)

 台灣政府一方面拒絕「一個中國」、一方面又在台灣不斷向後代強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此精神分裂的教育政策要如何教育出有尊嚴的台灣人?我們又如何讓自己,讓國際社會相信「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

 台灣以“台、澎、金、馬”的名義終於加入了 WTO 。而鴨霸的中國馬上警告說:「中國與台灣的交涉必須在“一個中國”的架構之下進行。」其後中國外相在聯合國面對台灣記者時對陳水扁總統的輕蔑態度,也告訴了台灣人,此時正是一個回過頭來想想自己存在的時候。

 1991 年憲法修正,局限了主權僅及於「台灣、澎湖、金門、馬祖」之後、台灣政府不斷地告訴台灣人民「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然而事實果真如此?

 我們只要看到台灣外交部在記者會時所使用的地圖,就知道上述的說法只是個自欺欺人的遁詞而已。外交部的〔中華民國〕包括了聯合國的會員國的「中國」「蒙古」及國際孤兒的「台灣」。而我們教育台灣下一代的教科書中的「本國歷史」是「中國歷史」;「本國地理」是「中國地理」。最近教育部將李登輝前總統為強化台灣人意識而編集的「認識台灣」課程取消,編入所謂「鄉土教育」在低學年教學,中學起的「本國歷史」則以「中國歷史」為中心。教育部彷彿在配合中國,加強「台灣只不過是鄉土,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的說詞。這種與本土化逆行的教育政策,要如何強化我們的防衛意識去對抗中國的威脅?台灣政府一方面拒絕「一個中國」、一方面又在台灣不斷向後代強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此精神分裂的教育政策要如何教育出有尊嚴的台灣人?我們又如何讓自己,讓國際社會相信「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

 就職大典中阿扁也提到要「台灣站起來,台灣走出去」。那麼他就必須理解〔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早已是個死語,台灣在任何國際場合都用不了〔中華民國〕之名,我們自甘以「 Chinese Taipei 」之名義在國際舞台上受盡中國的侮辱。因為在國際上也好,在國內的政策上也好,都不存在任何「〔中華民國〕等於台灣」的法理依據。而如果總統就職大典時所公言的「不改國旗、國號」已是阿扁維持現狀的既定政策的話,他就必須向台灣人民及國際社會說明〔中華民國〕的領土範圍到何處?

 當前台灣社會國家認同混亂的原因,就在於「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的說法。這個自慰式的說法只是對台灣人民的麻醉劑,麻痺了台灣人民建立真正的主權國家的意識,也鎖住自己的腳步,讓台灣在國際社會站不起來,也走不出去。

 如果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國名是當前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 (編加註) ,那麼就必須明確界定〔中華民國〕的領土範圍倒底為何?除此,從政府到民間也有必要徹底的「脫中國化」,教育我們的下一代,「本國」是「台灣」,〔中華民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我們不做此努力,只維持目前駝鳥式的「〔中華民國〕体制」,那麼台灣將永遠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主權獨立國家,台灣人也將永遠爭取不到真正的尊嚴。

(2001/11/16)

編加註/林文華

多年來,本人的名片、國內外用信封,一律以“台灣國”為開頭的住址,完全暢行無阻;也得到了一些迴響與贊同,有越來越多的朋友採用相同的做法了。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