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一個中國人

Lim Bun-hoa (林文華)


 我可以在舞台上隨性演出,反正舞台也沒規定「可以演什麼」。我不怕沒有台灣人配合,反正只要製造事端,永遠會有人跳出來一起演,很容易的我就可以把舞台演爛。
 我雖然不是這舞台的台主,但戲碼卻是照我的意思演的,我好有成就,我又順利的接收了一個舞台。

 假如我是中國人,我該怎麼做,對祖國併吞台灣才會有貢獻呢?

 首先我必須在台灣找舞台,因為台灣是個自由的地方,我可以到處逛到處找。有的舞台綁手綁腳,連講話都會被消音,很討厭。

 很幸運的,台灣有很多舞台,很講「民主」,不會有「一言堂」現象,台主們也很「公平」看待所有的表演者。

 我只要努力,我可以一個接一個的接收舞台。

 今天,我照例找到新目標了,站在這裡高聲吶喊,到處找人上台較勁。反正我是中國人,這裡的法律與我無關,我要怎麼演都行。我也可以到處挑釁心浮氣燥的台灣人同台演出,我可以帶真刀、亮真槍,我可以在舞台上隨性演出,反正舞台也沒規定「可以演什麼」。我不怕沒有台灣人配合,反正只要製造事端,永遠會有人跳出來一起演,很容易的我就可以把舞台演爛。

 當我把舞台演爛,台下看戲的人走了,但會又來了一堆排隊要跳上台的人。這時我可以落得輕鬆,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要演什麼,只知道拿道具亂砍一通。弄到最後,一定有人會受不了,找出台主理論。這下台主為難了,大部分都是自己人,不知道怎麼處理才好。我這時可以拿真槍放子彈,受傷的不管是誰,反正都是台灣人。「法律」與我無關,只要大喊我要「民主」就沒事了。

 我走到台下,看著台上個個鬥紅了眼,連台主也鬥在一起,沒完沒了了。

 我雖然不是這舞台的台主,但戲碼卻是照我的意思演的,我好喜歡看這樣的戲,我是台下唯一欣賞的觀眾,我好有成就,我又順利的接收了一個舞台。

 當我和我的朋友們,把台灣的舞台一個接著一個的接收,那麼 …… 嘿!嘿!嘿!

(2001/4/12)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