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立晚報王世堅董事長的建議

呂亮震

(作者為企業人士)

 個人建議自晚應該自我定位為「揭發政治圈真實面貌的媒體」;講句不客氣的話,也就是說將台灣的政治圈當作演藝圈來看待。
 更可以類似「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精神,建立自晚上下共同努力實踐的新使命:「政界不清,誓不罷休」。這絕對是一種具顛覆性的做法,也是一帖猛藥,置之死地而後生。

 從新聞報導中看到王世堅董事長慷慨激昂的訴說著其接手自立晚報這家已有 52 年歷史的報社之心情與動機,深感佩服。對於目前面臨無以為繼的困境,他也謙稱是自己的決策錯誤,沒有及時採用一些重要股東的建議所造成。因此,如果員工工會決議和報社一起共渡難關的話,他願意委請具有文化經營背景的副董事長擔任社長,導入利潤中心制來改善經營現況。對於這份我所熱愛的本土媒體,個人想提出一點淺見,請各位給予批評與指教。

 首先我必須先表明我本身並非是自晚的訂戶,但是我經常以零買的方式閱讀這份報紙。王董事長曾經表示:希望支持者能以實際的行動 ── 訂報來支持自晚。關於這點,我倒是覺得媒體必須以內容來吸引忠誠的讀者,而非訴諸感情;有鑑於此,我認為如果自晚還想繼續經營下去,並且開始獲利,單單靠導入所謂的利潤中心制度及其他配套的組織變革動作,要想達到上述的目的恐怕是曠日費時。內部制度的革新固然重要,如果沒有辦法藉由報紙內容的可看性來提高營收的話,僅僅進行內部人事及工作流程的改革最多只不過達到節流或成本控制的目的而已,要想提高營收,關鍵還是在「報紙的內容」。

 因此,個人認為,自晚當務之急除了好好將內部人事加以調整之外 (這點筆者認為並不難處理) ,應該是先重新審視自晚的定位;唯有找出具有獨特性的定位,方能建立起自己的利基,不僅可以藉此爭取到後續的資金挹注,也可有效避免遭受現有其他報紙的夾擊。或許王董事長認為現在的自晚已經有決然不同於其他同質媒體的報導內容;但以我一個讀者來看,雖說在某些政治性議題的處理上提供了不同角度的分析,不過整份報紙的規劃還是無什新意,並不足以造成讀者的期待。從消費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份報紙並無法喚起潛在消費者的注意 (attention) ,更何論消費者會期待明天可以看到什麼不同的訊息!經營媒體固然需要四平八穩,但是畢竟讀者才是媒體的老闆,如果不針對讀者的心理期待,一味的以陳義過高的理想性格經營的話,肯定會離讀者越來越遠,經營的困境也就必然產生了。在此,個人提供一點建議,希望能夠有機會傳達給王董事長,或許一念之轉變,就可以挽救一家與台灣民主化共同成長的好報社也不一定。

 首先,個人建議自晚應該自我定位為「揭發政治圈真實面貌的媒體」;換句話說,以挖掘政治圈人與事的真實面貌為職志,講句不客氣的話,也就是說將台灣的政治圈當作演藝圈來看待。事實上筆者早已認為現今的政治人物比真正的演藝人員還像演藝人員;自晚不要僅在表面上檢驗政治人物的論點,這方面我們實在無法和現有的「主流媒體」相抗衡,畢竟他們可以用三人成虎的方式積非成是;反之,要以揭露政治人物檯面下的品行、操守等等的做法建立起另類媒體力量,當然所揭露的內容必須是經得起檢驗的。有人馬上會想到這是所謂的政治八卦,筆者必須說明一點,八卦是一種譁眾取寵、捕風捉影的說法,不足為取;與我所謂的揭露真實面貌在本質上絕對不一樣。當然,總編輯的把關就很重要了;此外,王董事長更可以類似「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精神,建立自晚上下共同努力實踐的新使命:「政界不清,誓不罷休」。這絕對是一種具顛覆性的做法,也是一帖猛藥,置之死地而後生。如能成功獲得讀者的支持,應該可以有效造成讀者對於報紙的期待性,進而提高報社的營運能力,並且藉由揭露檯面上政治人物真實的面貌,讓廣大的老百姓有另一種參與政治的態度。筆者強烈的認為,我們對於政治所投入的資源實在太多了,很值得商榷,以這種負面式的方式經營政治媒體也許會讓許多人不屑;但是這或許是讓目前搞得台灣烏煙瘴氣的政界人物能夠稍微收斂的一種方法。期待有那麼一天,政界人物會出現躲避媒體的行為,而不是像現在夥同媒體一起「凌虐」老百姓,那可就大快人心了。

 王世堅董事長,加油!

(2001/3/7)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