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會讓泛統派瓦解的書
《台灣論》

呂亮震

(作者為企業人士)

 他們著實害怕作者直言不諱的直呼台灣即將脫離華人世界的牽絆,逐漸走出自己建國的道路,讓一些對台灣可以走出自己道路這樣的想法已經動搖的人重新獲得凝聚,因而建立台灣獨特的國族精神。
 這是一本可以讓泛統派瓦解的書,一定要看,而且要從頭到尾的看,不要被媒體及政客斷章取義的說法牽著走。

 接連幾天都可以從各種媒體上看到許多政治人士、女性運動團體聲嘶力竭的抗議《台灣論》中許文龍先生對於慰安婦的說法,甚至還請出當年的慰安婦出面指控。讓原先對於近來政治亂象已經逐漸冷淡的我,又勾起了想要一探究竟的動機。究竟是怎樣的一本書,竟然會讓這群從來沒有好好重視過台灣人人權的政治人物突然講起了人權來,再加上種種幾近歇斯底里的抗議嘶吼、率眾到書局要求撤架甚至於焚書的舉動,讓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買這本書來瞧瞧。

 我一共跑了三家書局才買到這本書,看來這樣激烈的舉動的確發生了「嚇阻」作用。回到家後,我只看了幾頁,心中大致就已經知道為什麼這本書會讓這些人產生這麼大的反應。為了不讓自己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我還是從頭到尾仔細的看了一遍,我想:問題絕對不是出在書中有關許文龍先生對於慰安婦的說法,這只不過是個藉口。

 我不是學歷史的,也不相信所謂的絕對真實,我認為對於歷史事件的評論應該要由活過當時歷史的人主觀的敘說文本,加上具有不同歷史詮釋角度的研究者共同討論;以不同的詮釋角度所鋪陳出來比較趨近於事實的故事來加以呈現。這樣的故事應該是開放的,可供挑戰與質疑的內容,任何人都不能狂妄的以為自己的角度是獲得真實唯一的途徑。正因為如此,更不能據此來否定別人的主觀認知,我認為這樣的觀點大家都應該知道;尤其是台灣也在短期內進行了密集的民主改革運動,對於不同意見的陳述,已經逐漸有頗為成熟的因應方式。但是只是一本漫畫式的翻譯書籍,為什麼能引起這麼大的情緒反應?有人說這是泛政治化的結果。

 我不是學政治的,不便置評,僅就個人所學的背景,從心理學的角度提出一些個人的看法。

 首先從台灣論一書的形成談起。這本書是日本籍作者有感於戰後日本人民因為不明就裡的自責與自虐心理而逐漸遺失傳統日本精神;希望藉由對台灣歷史發展的探索,嘗試找出可以提供給日本國內戰後世代的建言與努力的方向。這原本就是一本日本人寫給日本人看的書,也是這位作者根據不同的訪談資料所形成的一種主觀認知啊!縱使書中的若干言論不合所謂的史實,要抗議的對象也應該是日本的這位作家才對啊!怎麼會就作者所呈現的採訪對象的談話,直接就要求出現在書中的人物加以回應呢?如果這樣的做法可取的話,那問題就大了。所有出現在別人文章中的人物,不就得時時準備接受持不同立場的人士要求澄清或說明了嗎?我想,這麼簡單的道理,這些抗議的人士不會不明白,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激烈動作呢?

 主要的原因是,書中對於台灣、中國、及日本的詮釋,徹底顛覆了這些泛統派人士長久以來的固著 (fixed) 概念。作者直言台灣人的國族精神即將形成,而這個國族精神中融合著相當大比例的日本精神。這種日本精神在當今的日本已經蕩然無存,卻仍在許多台灣的政治人物如李登輝前總統,以及成長於日治時期的老人家如許文龍先生、蔡琨燦先生、賣茶葉的老闆、在忠烈祠寫真的老人家身上看到。此外,書中對於日治時期日本政府的描述,對照於對兩蔣統治時,乃至於 1949 年之後由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卻有著極為不堪的描述。我想,這些描述,對於這群泛統派人士而言無疑是一記當頭棒喝。多年來他們不斷在心中強化的偉人形象以及偉大的大中國思想,被一個他們心中最為痛恨的小日本給攤出來,這些事情並不是現在大家才知道;但是被日本人說就是一種莫大的侮辱。於是「見笑轉生氣」,緊抓住書中一個佔全文篇幅不到百分之一的內容 ── 慰安婦,透過媒體的渲染與包裝,將之轉化成一個社會議題。又為了避免將議題深入化,直接將抗議對象轉化到針對此次總統大選全力挺扁的本土派企業家許文龍先生,要求其提出澄清並道歉;同時也將議題擴大到總統府層次,要求撤換許先生總統府資政的聘任,再一次暴露其大中國的思惟模式。他們一方面侮辱著道地的台灣人許先生,一方面說他侮辱台灣人,真正侮辱台灣人的人又是誰?原因說穿了不過是將台灣當做是中國的一部份,在他們心中只要不具有中國認同感的人就是漢奸,所以要討伐,只是這次他們的作為很細緻。他們用慰安婦這個議題來包裝自己的惱羞成怒,用台灣人來掩飾其大中國思惟的內在,一些社運團體的參與更是讓他們如虎添翼,氣燄高張。

 對於平日積極從事公益活動的社運團體此時的作為我個人並不想批判,只是這種種的一切,不過又是一場兩敗俱傷的內耗,消耗了人民間的信任、也消耗了好不容易累積的台灣精神。在激情之中,又有誰會冷靜下來仔細的想想像這種事情有必要演變成如今這樣嗎?他們絕對不希望這本書廣為流傳,因為他們著實害怕作者直言不諱的直呼台灣即將脫離華人世界的牽絆,逐漸走出自己建國的道路,讓一些對台灣可以走出自己道路這樣的想法已經動搖的人重新獲得凝聚,因而建立台灣獨特的國族精神。而其心中所固著的大中國思惟卻被描述得如此不堪,所以他們以焚書這種野蠻的舉動來表達他們的不安與羞愧。這是一本可以讓泛統派瓦解的書,一定要看,而且要從頭到尾的看,不要被媒體及政客斷章取義的說法牽著走。

 就在剛才,我又得知中時晚報今晚的頭條竟然是「檢方擬偵辦許文龍先生的不當言論」,我還沒看到內容,因為聽到這樣的消息心中已經在淌血,希望這只是記者個人或是媒體本身的主觀期待,而非真正來自於檢察機關的聲明。果真如此,我倒希望是由偵辦「宋楚瑜 A 錢案」的洪泰文檢察官偵辦,我想他應該也要做出沒有犯罪意圖的不起訴處分吧!這肯定是玩笑話,但是寫起來卻很沈重。

(2001/2/26)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