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站在哪個觀點
看待《台灣論》裡的許文龍?

林宗志


 那個時代的台灣人是沒什麼能力談民族大義的,生存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
 真的願意認同台灣,也請站在我們的角度,認同我們歷史的傷痛,就算不是悲情,也是歷史的一部分。

 這幾天看到好多人為了許文龍在《台灣論》當中所提有關“慰安婦”的一些評論,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

 如果許文龍真的那麼沒人性,那真的是該討伐。然而,一個人真的對於長輩會如此不敬?甚至侮辱?而且又是如許文龍這樣台灣人的精神領袖?

 如果你是沒經歷過台灣被異族統治時代的人,也許你有資格說許文龍沒人性,連台灣阿媽“慰安婦”的人格都可以踐踏 …… ,好像是許文龍根本沒有人性,一點護衛人性尊嚴的堅持都沒有 …… 。但是,許文龍說的到底是不是事實?是不是該請一些鑽研台灣歷史的專家來評斷,這才是重點;否則,我們是不是也像某些支持「沒有南京大屠殺」日本人一樣,這樣的說法可以讓許多人忘了傷痛 (殺紅了眼的屠夫,回頭想想非常後悔) 。

 擺出民族大義當然很偉大,誰希望自己同胞的母親阿媽成為“慰安婦”?然而,如同我們也不希望自己的同胞、父兄曾經是在別人的殖民地苟活、不希望自己的同胞、父兄看到外國統治者必須卑恭屈膝、不希望自己的同胞、父兄被強押當軍伕作炮灰、不希望自己的同胞、父兄必須放棄自己的語文,去學習外來文化語文 …… ,有誰可以說是心甘情願?只是在歷史中個人必須承擔的家族責任吧!在當時,如果有人有機會可以讓家族多一點生存機會、可以讓家族過更好的生活,去做了一些有損民族尊嚴的事,有誰有資格可以質疑他的動機?如同現在,許多人也不敢跟中國說「不」一樣。不過,這些都是事實。

 如果你的同胞、父兄曾經經歷過被異族統治的時代,你大概聽阿祖阿公阿媽說過殖民時代的許多事,台灣人的確是次等人民,“慰安婦”也只是許許多多家族不幸中的一個小節,沒有人知道台灣哪一天會被「光復」、沒有人知道台灣人哪一天會升級為皇民,那個時代的台灣人是沒什麼能力談民族大義的,生存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

 看到這些日子許多人對許文龍的那句話,似乎幾近抓狂的言論,我的感覺非常沮喪,似乎台灣人又成為次等人民,因為不懂民族大義,不懂對外來政權抵抗、不懂珍惜自己的人格尊嚴 ……

 事實留給歷史學者吧,如果只是想打倒台灣人的精神領袖,那請鬆鬆手吧,這樣只是加深兩個時代來到台灣這個地方的人的鴻溝,意義重大、傷害重大!!!

 真的願意認同台灣,也請站在我們的角度,認同我們歷史的傷痛,就算不是悲情,也是歷史的一部分。

(2001/2/26)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