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俑 義雲高 佛拉明哥

施並錫

(作者為師大美術系副教授)

 藝術經常可以包裝政治目的,那叫文化統戰。
 裝「迷糊」的館方,充當秦俑的「附庸」,叫嚷著此事與政治無關,有些自欺欺人。

 文化是一個地區住民的價值觀之展現。台灣人被殖民意識強烈,敬畏統治者,怕東怕西,因此早先台灣美術找不到淑世精柛,大戰後也了無「戰後性」的東西在作品中。

 價值觀決定文化走向與特性;反之,文化也可以影響價值取向。沈淪社會必有紅包、黑金文化,色情、檳榔西施文化等低與俗的文化。

 文化同時也是族群的人生觀、宇宙觀、歷史觀的綜合表現,更是集體生命氣質的具體化。自主文化培育族群尊嚴和意志;外主文化瓦解族群信心和榮耀。

 長久以來,台灣民眾在「輕台卑己」的價值觀下,「拜日」、「崇美」、「醉歐」、「羨港」、「懼中」。台灣的年輕族群可以為一個 Hello Kitty ,為一位日本影歌星通宵達旦排隊恭候。看到拉丁歌王瑞奇馬汀的美臀,女性集體歇斯底里。

 有個叫「燃燒馬德里」的佛拉明哥舞團演出,起先以為是來自西班牙的舞團,後來才知是台北人的舞團,有不少人前往學習。若以文化藝術的準繩來評視,就必須思考外主性或自主性的問題。不知有否西班牙人在馬德里表演「燃燒台北」的舞碼而引起一大堆西班牙人「迷火」不已?答案是不可能的。理由是,台北絕無足夠吸引西班牙人的舞蹈藝術,西班牙文化自主性及特色極強,敢對抗專制佛拉明哥政權的西班牙人民,有尊嚴得很哪!這種在台的「迷火」現象,若延展到嚴肅文化領域,必衍生文化上的「飄浮無根之撿拾族」,造成外主力量支配下的「有體無魂」文化現象。

 在「迷火」之後,藝術拍賣市場又出了一件令人「迷惑」的事。不久前,中國畫家義雲高作品《大力王尊者》跨海來台,以 7,200 萬台幣高價拍出。媒體大肆報導為「世界頂尖國畫大師」、「中畫在國際藝壇揚眉吐氣,為中國人爭光」。吾人絕對樂見有人肯支持藝術創作。可是不免要質疑:

  1. 只是台北華人圈的一樁拍賣,為何被報導成「在國際藝壇揚眉吐氣」?受國際藝壇肯定是需具備學術價值及美術史已然卡位的事實。為何事主或主辦單位完全不敢論述其藝術、學術價值的問題,寧願讓外人懷疑?
  2. 究竟是買賣「藝術大師」的身價、創意,還是「宗教上師」的無價、至尊?若能讓民眾知悉是屬於後者,則人民應基於宗教自由及信仰之神聖,不可以多說一句話。但若是屬於宗教情操的護持行為,卻被創造性模糊地轉移到前者 ── 買賣藝術大師之身價創意之領域,那就必須接受外界質疑,或要求將藝術性的問題訴諸公論。

 我們在意者也非事主雙方買賣,而在意別有居心的媒體或人士,用這次拍賣,轉化為中畫優於西畫,繼之打造中原文化高超於台灣文化的認同。

 「兵馬俑 ── 秦文化」跨海來台展出,我們贊成文化交流,同意藝術歸藝術;然而藝術經常可以包裝政治目的,那叫文化統戰。

 冷戰時期,美國政府大力支持代表自由、解放的抽象表現主義繪畫。刻意將之推向歐陸與蘇聯境內,此舉可表彰美國自由;蘇聯極權。是利用文化藝術向蘇聯推銷美國民主的序曲。多年後,蘇聯不也被文化意識形態及其無形的可怕力量解構了嗎!中國把象徵統一的秦文化推到台灣,正是統一的野心藉文化交流以暗示。裝「迷糊」的館方,充當秦俑的「附庸」,叫嚷著此事與政治無關,有些自欺欺人。

 若干年前,台陽畫會集體「上京討教」,赴北京展覽。其中台灣名家顏水龍作品《蘭陽之舟》,舟上畫有雅美族圖騰。由於該圖騰有些像國徽或黨徽 (見編註) 。中國官員拒絕顏老作品展出。

 台灣人自古少有心防力量,常開門揖盜,讓文化盜賊入內進行外主支配,瓦解台灣人的自主文化。傻呼呼地活在「迷外」、「迷火」、「迷惑」、「迷糊」裡面。恐怕不必等太久,那具有木馬屠城象徵意涵的「出土」秦俑,將繼續帶動唱出一股可怕的力量,讓台灣文化「入土」。

(本文原載於 2000/12/20 自由時報第 15 頁)

編註:本文所指的國徽為〔中華民國〕國徽,黨徽為中國國民黨黨徽。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