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遺棄的土地 ── 台灣?

陳玉峰

(作者為靜宜大學教授)

 核四蓋不蓋是個小傷口,卻是個全國環境教育的超級教材;廢核四是 55 年來台灣整個產經發展最重大的改革契機,正好打破超過半世紀的經建神話,它代表傳統「成長無限」迷思的解凍,它反映深層文明反思的啟蒙,它更是價值觀世紀變遷的指標。
 廢核四終於揭開「文化大革命」,台灣有史以來最溫柔的革命,它對台灣的意義,正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一道曙光,儘管如今國在山河破,但我不相信諸神會遺棄台灣!

 1981 年 4 月以迄 9 月底,我參與了澳底、鹽寮地區核四廠預定地的環評資源調查計畫,指導教授承接了關於植被生態的部分,我負責實地樣區調查,踏遍山稜、溪谷、濱海,完成了 177 個樣區。研究之餘也得知台灣核電廠將有系列「蓬勃發展」的趨勢,同儕私底下戲稱,趕快前往埔里買塊地,很可能一、二十年後,只有環山盆地的埔里得以免除核威脅。

 天佑台灣,由於政治問題,核四進度異常緩慢,一波三折,假設沒有延宕,今天環保運動反的恐怕不是核四,而是五、六、七。

 2000 年 8 月至 10 月,我受聘為核四 EIA 監督委員,得以隨時抽查施工現場。然而,彷如桃花源的南柯一夢,昔日蔥蘢林相,以及桂竹鬱林平空消失,除了核四硬體之外,整個山林植群呈現衰退現象,山河扭曲變形。

 我在核四廠氣象測度的高塔上,俯視時空變局,頗有白首宮女之嘆。事實上,二十世紀台灣島的開發,縮影在鹽寮不到 20 年的滄桑,我不禁懷疑,究竟世人想什麼?要什麼?

 1990 年東台紅葉災變,揭開二十世紀台灣開拓總清算的序幕,經 1996 年的賀伯, 1999 年的九二一,以及千禧的象神,災難 10 年,清晰的預告二十一世紀更恐怖的寫照。人的皮膚燒傷三分之二,存活機率微乎其微;台灣島的摧殘,業已越過天然復原的臨界線。今後,正如同免疫系統的保護網已瓦解,整個環境端視天候、地震等,將有無窮的劫難。然而,絕大部分北部的人民仍然無法理解,搶救棲蘭檜木林,究竟與人民有何相關。依目前自然生態教育效果推估,若北台檜木林消失後,要人民理解「象神」變「魔神」的邏輯,大概尚須兩代時程。

 不僅如此,昔日推動的核能、石化、水泥、化工等高耗能、高污染的經建,即令二仁溪戴奧辛事件、反五輕 (後勁) 、李長榮、高屏溪毒污等案例罄竹難書,台灣人民仍然牢牢烙印五十餘年愚民教育的迷思,誤認為此乃文明不可避免之惡。其實,台灣走在鋼索上數十年,夠幸運的核電尚末傳出災變,一旦任何一座核電廠出差錯,不知還有誰擁護核四?

 我調查研究山林、環境二十餘年,出了三十幾本書,哀莫大於心不死,若你問我幹何行業,化約一句話,我是台灣土地生界的驗屍官。可是,一路走來我愈發柔軟,賀伯災變的調查,我在淚水中憤怒;九二一的悲慘中,我卻見到台灣無窮的善根在萌發;從事環境佈道師培育約三年來,我更看到普羅民智的覺醒與行動,有呼吸就有希望與溫暖,目前絕對是台灣歷史最重大的分水嶺。

 核四蓋不蓋是個小傷口,卻是個全國環境教育的超級教材。反核若被說成民進黨的神主牌,試問拜了數十年核電的國民黨該叫什麼牌?撇開政客的舌燦蓮花,充其量佔全國發電量 3 至 9% 的核四 (各家算法不一) ,我看不出廢核四又有什麼大了不起的「損失」。相反的,廢核四卻是 55 年來台灣整個產經發展最重大的改革契機,正好打破超過半世紀的經建神話,它代表傳統「成長無限」迷思的解凍,它反映深層文明反思的啟蒙,它更是價值觀世紀變遷的指標。所謂後現代,指的正是這類潮流。

 新的世紀我們會有更多劫數,但如果現在可以透過陣痛 (絕大部分不是小傷口的痛,而是文化、價值觀、教育成果、政治的神經痛) ,溫柔、慈悲的化解冰酷的冷漠,從產經企業的解構,到靈魂、思維的轉化,台灣才有更多的機會走入健康的世界舞台。

 君不見,如今評量國力的指標,不在於開發的效能,而在守得住多少自然生界總體的善。

 反核不是反商、反電、反發展,反核的倫理商數只不過要求任何生產者,必須對所生產的成果負責。過往台灣人吃了太多的產經鴉片,解套不可能下猛藥,而是更大的愛、耐心與智慧。

 不只是 11 月 12 日走上街頭,事實上無論何時、何地、任何狀況下,我們都該在十字街頭,決定我們的每一腳步,核四累積至少 20 年的習慣、思想窠臼、專制圖騰、歷史的大債,廢核四終於揭開「文化大革命」,台灣有史以來最溫柔的革命,它對台灣的意義,正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一道曙光,儘管如今國在山河破,但我不相信諸神會遺棄台灣!

(本文原載於 2000/11/13 自由時報第 15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