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夕陽、高科技
── 牡蠣工業的萌芽

江煜勳


 一般人常問說為何國內的牡蠣都長不大?是否為品種的關係?
 其實國內的牡蠣與外國的太平洋巨牡蠣是相同的品種;不同的只是養殖方式與養殖時間而已。

 當你聽到《青蚵嫂》這首傳統的台灣民謠時,對牡蠣養殖業的直覺反應可能是:一種落伍、窮困、與無奈的傳統漁村事業!

 我們很難將它與高科技及現代化連在一起,因為在台灣這種工作是漁村的一個似乎不需要什麼技術與成本的工作,也是一個看天吃飯的行業;這個行業幾乎看不到博士、研究生、工程師或所謂的技術員等高技術與高知識的專業人員在工作,我們看到的可能是老年人、婦女、或少數有熱忱的年輕人;男人皮膚曬成深褐色,工作時穿著短褲拖鞋打赤膊,婦女戴著布巾包著的斗笠,低頭熟練的剝殼取肉。

 它是一個在台灣即將沒落的產業,也是可能會消失的產業,然而卻是許多人喜歡吃的“蚵仔煎”之生產事業。很多人難以想像,它也是外國的生蠔產業,只是國家不同,名稱不同,養殖方式不同、吃的方式不同,當然也是重視程度的不同!

 生蠔是高級餐廳的一種美食,許多饕客一聽到生蠔幾乎口水都要流出來,但一想到其價位之高,又會有點怯步。我們很難將牡蠣與生蠔畫上等號,但兩者其實是完全相同的生物。許多人會吃牡蠣或生蠔,但都不知道牡蠣吃的是什麼,有些不敢吃牡蠣的人以為牡蠣吃的是一些排泄物;其實牡蠣的食物是天然的海藻,這是一種在海中營養價值相當高的單細胞植物。牡蠣所吃的單細胞浮游藻,富含 DHA 及 EPA ,牡蠣因為吃了這種藻類,因此其營養價值也相對的很高。由於牡蠣含有大量的鋅,因此又被稱為天然的威而鋼,此外亦富含鐵及 Vitamin B12 ,是一種營養價值相當高的食品,故亦被稱為「海牛奶」,因此生食牡蠣可以攝取到這些高營養價值的元素。

 歐美數百年來一直將品嚐生蠔,當成一種高級享受,不只是其味鮮美,更因營養價值高。也因為如此,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就已經發展出對生蠔養殖技術的研究,除了研究其成長狀況,更研究其攝取哪些食物,並研究如何以人工的方式進行孵化養殖。近幾十年來更發展出三倍體 (3N) 種苗的誘發及四倍體 (4N) 種苗的誘發,其在人工養殖技術發展上更是進步神速;早期許多歐美養殖戶種苗均採自天然 (這一點與台灣相同) ,如今已經全部改用人工種苗,是水產生物科技發展的一大創舉,其所應用到的科技包括:生殖學、遺傳學、分子生物學、免疫學、育種學、生態學、生理學等,此外更應用流體力學、光學等科技於養殖技術上,可謂相當完善。

 台灣在牡蠣養殖科技的發展上,比起歐美國家,基礎的研究應用稍嫌不足。雖然國內的研究單位有許多的研究計畫,但應用到實際的養殖上比起歐美國家仍然不夠,形成國內一種奇異的現象:研究單位一直朝尖端的科技發展,而民間卻無法享受研究成果,實屬可惜。

 我之前任職的公司於 1998 年向水產試驗所提出技轉牡蠣三倍體種苗的誘發技術,由我擔任生技部經理一職並積極籌備評估。接著我便派員至水試所東港分所、台西分所及成功分所實習考察;在此同時行政院農委會水產試驗所趙技正也透過華盛頓大學的關係,介紹我們參觀國外牡蠣種苗養殖場,更積極介紹國內外學者專家蒞臨指導,其用心可謂良苦;同時我也積極到全台各地海岸,評估及瞭解水質狀況,並到新竹香山、台中港、彰化縣蚵寮村、線西鄉、鹿港、王功、芳苑、雲林縣台西鄉、四湖鄉、嘉義縣東石鄉、網寮 村、台南縣將軍鄉、黃金海岸、屏東縣東港鎮大鵬灣、宜蘭縣大塭、台北縣貢寮鄉、金山鄉、三芝鄉等地尋找適當的養殖地點;但我因顧慮到交通不便,因此往宜蘭尋找並寫一封電子郵件給台北縣政府,請求協助 。在北縣政府及多方協助下,於 2000 年 8 月到茂柏九孔養殖場開始進行試驗。此處位於三貂角燈塔下方海邊,風景秀麗,再加上此處海域為黑潮海流流經之地,海水清澈乾淨,水溫恆定,非常適合進行種苗繁殖。我們剛到茂柏時,只帶了一台電腦、幾個桶子、一台顯微鏡、一台電動天平及幾只燈具,就在一處角落進行試驗,該年 10 月租了三只四十呎貨櫃,安裝水電順利進行。剛開始幾乎三天種苗就死光,但到了 2001 年 2 月份浮游苗已經可以養到長出眼點,到了 4 月份我們培養出附殼苗, 9 月份我們就培養出單體苗,並於當年的亞洲水產學會展示我們的成品。

 2002 年 2 月我們開始試驗將種苗生產量放大,因此採用十噸以上的養殖桶開始繁殖,但由於機具設備的不順利,我們一直修正,到 9 月才完成。此段時間,我們也積極與國內外養殖戶聯繫,進行種苗試養 ;國內部份我們將種苗分送到彰化、雲林、嘉義、高雄、屏東,國外部份為印尼、越南、中國、日本等地,但成果都不好,只有越南回報牡蠣種苗在五個月內長到十公分。我們在高雄林園進行試養,算當時在國內最成功的案例,一開始種苗送去後,回報說長得不好,觀察發現養殖方式不對 。因此給了些建議,幾個星期後,回報成長速度很快。種苗在三個月由 3mm 長到三公分,五個月後長到八公分,成果相當不錯,然而此批單體牡蠣最後全部死亡。死亡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當時遇到寒流來襲,白天林園地區太陽直射,到了晚上溫度劇降,造成牡蠣大量排精排卵,使得水質惡化。二、此批單體牡蠣是用九孔養殖池在蓄養,當排精排卵後,養殖戶沒有立即將水池的水換掉,清洗牡蠣與水池,僅以少量的水注入池中,等到我從台北趕過來看時,已經來不及了。

 此次事件造成我們養殖場很大的傷害,因為我們一開始進行種苗繁殖時,有人就懷疑我們是否可以繁殖出種苗,等到我們將種苗繁殖出來,他們又懷疑種苗養不大,現在種苗養到八公分全部死亡,他們就認定我們繁殖出來的牡蠣種苗無法養到十公分以上,像國外的生蠔一樣大。 接著,我們於貢寮鄉馬崗漁港承租了一座廢棄的九孔養殖場,預備進行單體牡蠣的試養,但因為「林園事件」的影響,結果無法順利爭取經費進行試驗。

 2003 年 2 月,有機會到金門洽談,相關人士認為可以進行試養,在 7 月送去的一批種苗,養至 12 月已經長到九公分以上,隔年 3 月種苗最大的已經長到十一公分 ;到了 6 月,許多牡蠣已經長到十二公分了。此段時間,牡蠣已經肥滿,我們剖了幾顆來看,並當場試吃,感覺相當鮮美可口,甜中帶香,又有點脆,相當好吃。金門養殖的牡蠣有一個特點,就是有一種特殊的香味,這種香味 是我在其它地方吃不到的;幾年前我在美國西雅圖的 Oyster Bar 所吃的生蠔,都沒有金門的生蠔甜美。

 單體牡蠣的養殖成長速度比起傳統的養殖方式要快,主要原因在種苗的成長空間大。傳統的附殼苗由於過度擁擠,會造成牡蠣的成長受到擠壓而成長較慢,且外形較不美觀,一般人常問說為何國內的牡蠣都長不大?是否為品種的關係?其實國內的牡蠣與外國的太平洋巨牡蠣是相同的品種;不同的只是養殖方式與養殖時間而已。以養殖時間來比較,國內一般養殖時間大約在八個月到一年之間,而國外是養 2 年 至 4 年之間;此外,附殼苗過度擁擠也是原因之一。台灣養殖牡蠣的時間短,主要原因是怕颱風侵襲,至於夏天水溫過高長不大也是原因之一。這就是為何養殖戶一般反應:浮筏式養殖比潮間帶懸掛式養殖要長得大,兩種的分別在於浮筏式養殖,牡蠣是 24 小時在海裡有食物可濾食;而懸掛式在退潮時由於離開水面受太陽曝曬,因此無法進食,相對成長速度會慢。但兩者之利弊各有千秋,懸掛式養殖受螃蟹、扁蟲、蚵螺的侵襲,較浮筏式養殖低是為其優點。未來我們希望將兩者之優點加以應用,並去除掉其缺點,應該可以改善牡蠣的養殖品質。單體牡蠣可以像九孔立體式養殖管理方式來養殖,但必須要找到藻水豐富的海域來進行,雖然如此初期成本會較高,但管理方便、不受天候影響、品質穩定將會是其優點,要如國外每批養到十幾公分不是問題!台灣夏天雖然氣候炎熱,會影響牡蠣成長,但牡蠣養殖時是不需要陽光的,只有藻類才需要陽光,若能像九孔立體式養殖,則牡蠣的外殼會相當乾淨漂亮,且成長速率也會較快。

 我們希望未來牡蠣養殖戶不只是勤奮的養殖而已,更要注重品質的提昇。我們對國內的牡蠣養殖深具信心,也希望未來能有足夠的經費及人力進行品種的改良、疾病的檢測、重金屬的防治、以及有關牡蠣的基礎與尖端的研究,提升國內的牡蠣或生蠔的科技。

(2006/7/22)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