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孔大量暴斃事件之省思

江煜勳

(作者為明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技部經理)

 此一病例的發生已經證實為由中國傳染過來的二十面體病毒所引發的。
 我們曾看到草蝦因疾病感染,到最後由草蝦王國變成什麼都沒有。如今台灣的九孔業,面臨相同的情況,是否我們該檢討,到底九孔養殖業出了哪些問題?

 2002 年初台灣東北角爆發九孔大量急速死亡事件,隨後迅速的漫延到國內其它的地方。由於其擴散的速度太快,在短短的半年內所有的養殖場全部被波及;對國內水產養殖業造成極大的震撼。主要原因為以往九孔養殖一直很順利,且未曾發生過大量的疾病感染事件。

 兩年下來,此一疾病的發作,已經對台灣的九孔業造成相當大的影響。我們雖然看到包括海洋大學、台灣大學、水產試驗所等許多的研究人員積極的進行試驗檢查,以瞭解發病的原因,並想辦法改善解決,但都沒有很顯著的成效。主要原因在,此一病例的發生已經證實為由中國傳染過來的二十面體病毒所引發的,病毒性的疾病發生,目前全世界尚無藥可醫;因此研究單位無法迅速的解決此一疾病,是可以理解的,但對養殖戶來說,緩不濟急,整個產業已經面臨瓦解的狀況!

 九孔養殖業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有兩項:一、種苗孵不出來;二、成貝的疾病問題。這兩項問題幾乎對九孔業判了死刑,再加上以往國內投入九孔的生理、生態、養殖技術、疾病研究、遺傳育種的研究相當的不足;雖有幾位有心的學者積極的研究調查,並將一些技術、問題整理發表,但比例上來說仍然不足以支撐整個產業所發生的問題。

 我們在此要提出幾個問題 ──

 在此我們希望能盡速建立九孔病毒的檢測方法,以確認國內九孔感染的範圍有多大?是否還有哪些地區的海域沒有被污染,我們可以盡速將此一區域隔離,讓一般人無法進入,以避免帶入污染源。如此除可保存我們的九孔品種,將來若環境或技術更進步之後,又可以發展出另一波的九孔養殖產業;另一方面,長時間監控國內外養殖海域的污染狀況,以防止病毒持續引進國內,造成病毒不小心變成本土種,那後果就不堪設想;同時一方面調查病毒基因的突變率,以瞭解此一病毒是朝感染率更高的品種發展,還是朝較衰弱的品種發展?此外我們尚可培育出抗病性較高的品種,以對抗疾病的感染。

 我們曾看到草蝦因疾病感染,到最後由草蝦王國變成什麼都沒有。如今台灣的九孔業,面臨相同的情況,是否我們該檢討,到底九孔養殖業出了哪些問題?有哪些問題是值得我們仔細檢討?我們對它的關心程度有多少?究竟它帶給我們國家多少外匯?它創造了多大的產業?有多少人靠它為生?它的沒落,對我們國家及整個社會有多大的影響?

 有幾個數據與現象我想值得我們加以思考,九孔養殖業從 1993 年的外銷產量 310 公噸、外銷產值 893.8 萬元到 1999 年的最高外銷產量 2284 公噸、外銷產值 4.4 億元,其外銷量成長率為 7.37 倍,外銷值成長率為 50 倍;而這還不包括內銷量,為國內貝類養殖與外銷量的最高,事實上國內的貝類也只有九孔的產量有達到企業化的水準。

 我們要思考的是,到底有多少人靠它為生?養殖戶 (或場主) 、餌料餵食及清理養殖池的女工 (大部份是四十歲以上漁村婦女) 、潛水採收九孔的潛水夫 (大部份為二、三十歲左右的漁民) 、培養龍鬚菜的養殖場、貨車運送司機、水電維修商,水泥土木工人,幾乎每一個人員就代表一個家庭,其所影響的人數粗估有數十萬人 。如今一年多來,我看到的現象是,漁村婦女到海邊撿拾海菜、貝類賣給餐廳,潛水夫到外海潛水採集各種魚、蝦、貝類賣給餐廳,收入已經不如以往穩定。養殖場主繼續嘗試孵化種苗,但都不成功,或成功率相當的低,不敷成本 。許多養殖場全部停止運作,水電全部停掉,若再繼續停止運作,養殖池一龜裂,馬達或鼓風機生蛂A損失會隨著時間而更加嚴重。去年許多養殖戶嘗試養殖海膽、海參或其它的水產品,試圖讓養殖場不要停止運作,但越來越多的養殖場停擺 。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家庭在憂慮未來的生計,是否九孔養殖業即將沒有明年?我們不得而知,但以眼前的發展,實在並不樂觀,養殖戶所需要的是解決眼前的問題,必竟燃眉之急是無法等待甘露的降臨。

(2004/8/12)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