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毅家族管家 ── 林奉恩小傳

杜謙遜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西螺教會牧師)

 林奉恩認同於廖文奎、廖文毅兄弟所倡導的「太平洋瑞士、永世中立、民本主義」式的台獨理念。

 林奉恩 1923 年 4 月 20 日 (大正 12 年) 出生於今台北市天水路一帶,承襲外祖母林匏之姓氏,父親是高阿乞,母親是林 (黃) 木耳,育有四男,林奉恩是家中長子。生父高阿乞原是期米商,後來經商失敗,死時才 50 多歲,當年林奉恩才 8 歲。父親過世後,母親在西螺望族廖承丕做媒下,改嫁其四弟廖行生,婚後再育有一女三男。前香港區僑選立委廖光生博士就是同母異父胞弟;因為政治立場中立,所以前總統李登輝才選任他擔任國家安全會議委員。由此緣故,林奉恩就尊稱廖承丕為大伯,叫廖文毅為三堂兄。

 養父廖行生, 1922 年 (大正 11 年) 獲得京都帝國大學經濟學士學位,是相當難得優秀的人才。他畢業後返台,任職於日本勸業銀行台北支店,服務一段時日之後,轉任台南州米穀購買利用組合 (今稱合作社) ,而後,任兄弟共設之永豐同族恆產株式會社取締役 (總經理) 。兄弟分家之後,他把錢拿到外地購置田產,埔里、嘉義、東石一帶都有些土地。後來到嘉義經營期米生意,和生父並不認識,但是事業同樣經營失敗, 1943 年過世時還留下一大筆債務。

 養父待他們這些「前人子」視如己出,同母異父同胞兄弟姊妹感情亦很融洽。林奉恩台北日新公學校畢業後就考入台北商業專門學校, 19 歲畢業後直接受學校推薦,進入台灣總督府農商局農務課工作,當時曾更名為林鴻恩。當時的政府經營「競馬大賽」 (賭馬場) 也是他所管的業務之一,後來受賞識與提拔,曾暫代「競馬係主任」一職,其後擔任「裁判委員補助員」。 1943 年 (昭和 18 年) 擔任騎手養成教師,並教授馬術學及台灣競馬關係法規。在總督府工作三年,因為養父過世,母親必須回西螺,才跟著遷居到西螺。

 原本他母親與養父結婚後,一直住在嘉義,然後搬到養父經營的埔里水頭農場,直到養父過世。搬到西螺是因養父過世時經商失敗負債累累,母親求助於大伯母廖陳明鏡女士,大伯母請三堂兄廖文毅幫忙處理養父名下的財產,也因此和廖家有更密切的往來。來西螺,一家另外買房子住在外頭,一來為了方便處理養父遺留下來的債務,二來可就近與廖家互有照應。

 來到西螺時,林奉恩當年 22 歲,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才終戰。廖文毅的母親看他像是能工作的人,就留他在廖家幫忙,聘為雇員,有自己的辦公處所和領一份薪資。主要負責的工作是廖家的土地財產管理,像似土地代書之類的事務,管庶務而不管財務。不久,廖家遇到土地和戶口總申報二項大事,皆是由他獨自完成約二千張土地所有權狀申領工作,也因此更得廖母之信任,繼續留在廖家做事。其後歷經「三七五減租」、「土地徵收」等土地改革政策,當然對廖家的經濟收入影響不小。終戰之初,國民政府徵收「大戶餘糧」, 1953 年徵收土地時一併徹底執行該計劃,若是照此政府折算法施行,像廖家這般的地主將吃大虧。恰好林奉恩與當時的糧食局長是舊識同事,所以就央請他擬出一套減免辦法,然後由林奉恩率先完成業主減免手續。其後,不少西螺鄰近大戶們就請求林奉恩幫他們陸續完成申報手續,因此也結識了一些西螺朋友和替地方做些貢獻。

 由於林奉恩在廖家做事,所以也因廖文毅涉入台獨活動而受牽連入獄。廖文毅很信任林奉恩, 228 事件爆發後,廖文毅的妻小由台北遷居香港就是林奉恩安排料理好的。 1947 年和 1948 年的聖誕節,林奉恩前後二度到香港找廖文毅,但是廖文毅要他回西螺幫忙管理家務。 1949 年廖文毅去日本發展後,他每年以「換信」的方法匯錢約時價 10 萬元給廖文毅,這些都是廖文毅在台灣產業收入的份內所得,至於廖文毅海外的其他經援所得,他並不清楚。

 林奉恩雖然沒有加入台獨組織與參與正式活動,但是 1962 年 10 月在西螺家中被捕入獄,被以「資匪」罪名判刑 12 年。起初在台北市青島路軍法處看守所服刑,直到 1965 年廖文毅回來後,繼續以「人質犯」身分留監看守,但改調檢察署及看守所的生產倉庫當外役。最後在台北縣安坑軍人監獄再待了一年多左右,才在 1968 年 2 月 28 日,以「保外就醫」名義保釋出獄;前後關了六年,成為台獨案政治犯。

 期間,國民黨常運用流言,利用離間手段,分化廖文毅和他的親腹,造成彼此間的猜忌與緊張。林奉恩認為,廖文毅接受國民黨「招降」回台,主要的因素是當時贊成台獨運動的人實在太少,又不能團結,成不了大事,所以對廖文毅的返台不忍苛責。

 廖文毅回台三年後,林奉恩才出獄。原先到朋友開設的油脂公司擔任總務,一二年後在廖文毅的請託下才辭職轉到他的建設公司上班。當時,廖文毅要林奉恩幫忙組織財團法人、公司以及基金會,自此又無異是廖文毅的家族管家。

 林奉恩認為,廖文毅雖然迫於情勢回到台灣,表面上不得不放棄台獨活動,但內心始終未放棄台獨理想,祇是不能說出口而已。廖文毅曾說:「咱做人,死要留名,就算家財萬貫,或是天下的東西都讓你得到了,但是靈魂呢?如果留下了名姓,至少靈魂還有個名字 …… 」廖文毅最後在 1986 年 5 月 9 日病逝於台中沙鹿醫院,享年 75 歲,死亡原因主要是糖尿病相關併發症。廖文毅死後,他至今都擔任廖家義務管家之職。林奉恩認同於廖文奎、廖文毅兄弟所倡導的「太平洋瑞士、永世中立、民本主義」式的台獨理念。對於曾經參與台獨運動而遭難成為政治犯,也從不怨尤或後悔為何選了這條不歸路。

 林奉恩在 1950 年 9 月與西螺鎮黃鳳品結為夫妻,並在美籍佈道家花翹奇牧師受洗下,同時成為西螺基督長老教會信徒。婚後育有二男一女,太太後來還受選擔任教會執事,服務聖工 16 年。太太過世後,隨著開放出國旅遊,自 1992 年帶著亡妻相片出遊日本,然後陸續出國旅遊十餘次,成為人生極為美好的回憶之一。林奉恩告誡弟妹們:「有形的財產並不長久可靠,唯有像知識般的智慧才是本身最佳的資產。」他的眾多弟妹們也以他為榮。

 至今,西螺街上仍可看到這位 80 多歲可敬的長者,用瘦弱而健朗的身軀,騎著一輛鐵馬縱橫西螺街巷。若沒出遠門,教會每禮拜三晚上的禱告會,以及主日禮拜,都可看到這位謙卑的人格勇者,用敬虔的心敬拜上帝。西螺教會禮拜堂,從他結婚後受洗,至今 50 餘年,歷經歲月滄桑,悲歡離合。眼見廖家的喜事以及大伯母陳明鏡長老的告別式、三堂兄廖文毅的告別式、愛妻黃鳳品執事的告別式 …… 都在這裡,歷歷如昨,唯有昔在今在以後永在不變的主上帝是他永遠的依歸。

(2003/9/24)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