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與澄清
【廖文毅家族墓園】保留做為古蹟之疑慮

杜謙遜 juju6835@ms38.hinet.net 整理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西螺教會牧師)

鎮公所: 自從【廖文毅家族墓園】一開始見報,鎮公所就不得安寧,接獲許多鎮民持反對保留【廖 文毅家族墓園】的聲音。
 
回應: 鎮公所應該傾聽正反方意見,容許正反方的民意陳述,然後做公正且客觀的民意調查較恰當。最好能請支持保留與反對保留的雙方簽名或蓋章,以示負責與具體民意呈現。假如縣政府或鎮公所能舉辦《保留廖文毅家族墓園作為古蹟與否》的公聽會,聽取兩造意見,如此會較具公信力。
 
鎮公所: 因為【廖文毅家族墓園】爭取保留,所以小茄苳公墓遷葬作業困難,執行率僅約一半。其他的墳墓所有人也比照拒絕遷移。
 
回應: 鎮公所是地方行政的執行單位,具有公權力。振興里 (小茄苳) 公墓,既有行文各墓主所有人,且已公告於 6 月 12 日截止私人遷葬作業,未遷或拒遷者就得依法展現公權力才是。而大承墓園依法申請並獲得展延遷葬期限到 9 月 12 日,此點應向反對之聲澄清才是,而非模糊焦點,變成對立。
 
鎮公所: 小茄苳的居民強烈反對,揚言此案若獲通過將不惜採取激烈抗爭行動,振興里里長也將在里民大會中串聯里民抵制此一古蹟案。
 
回應: 依據部分反對者所見,大承墓園保留是「特權」作祟,為何廖文毅家族墓園獨可做古蹟保留,而他們的先人甚至有 2 ∼ 3 百年歷史古墓反倒要遷墓,甚不公平?!

其實 ……

  1. 廖文毅家族墓園原本也要配合進行遷移作業。此點, a. 西螺鎮公所保有家屬同意遷葬切結書; b. 西螺基督長老教會杜謙遜牧師能做證 (參閱杜牧師所寫《籲請保留廖文毅家族墓園》一文) ; c. 原要僱請的殯葬業老闆莿桐人墬玉松先生可為證。
  2. 廖文毅家族墓園在遷葬前,國史館張炎憲館長發現此墓園極具原地保留做為古蹟之價值與必要,因此期待廖家依法申請古蹟保留,按程序依法暫時保留而已。
  3. 廖文毅家族墓園是否具有古蹟保留價值,這是需要專業學者的法定評鑑,並非各造各執一說,因此需要由主管單位 ── 雲林縣文化局正式召集相關學者會勘與討論後才能有公信力。本案在古蹟審議中傾向以歷史建築物保留方式通過,一切依法申請,依法通過,其他小茄苳居民若認為其先民墓園有列為古蹟之價值與必要,應循合法途徑與管道依法申請鑑定才是。站在基層行政機關立場,此點鎮公所有必要向小茄苳的居民說明清楚。
  4. 既是依法,哪來特權? 8 月 14 日在雲林縣文化局會議室的審查會中,廖家代表亦清楚言明,若是此案遭否決,就將儘快進行遷墓作業,讓鎮公所的原先規劃早日執行。
  5. 廖家在此案中簽署一份切結同意書,若此案通過古蹟保留,廖家將無償將墓園相關設施贈與縣政府做公共文化財產。此同意書早經西螺基督長老教會杜謙遜簽章做見證人可為憑,文化局亦可為憑。
  6. 廖文毅博士先父廖承丕先生,他在世時曾受日本殖民政府器重擔任西螺區 / 街長之職務十餘年。為了做為鄉親良民表率,他一來將家族墓園設置在地方公墓上,與一般平民無異,而非自己的任何家產土地上;二來他勵行簡樸,家族墓園無一人豪門巨墓之姿態。先人既無恃「特權」,後人亦循規蹈矩依法辦理古蹟鑑定申請,何來特權?若有特權,豈非早就平順通過古蹟案,何須四處陳情與希望大家幫忙贊聲?
鎮公所: 【廖文毅家族墓園】所在地,公所將規劃做為「醬油博物館」與「農特產展售中心」,況且都市計劃的地目編訂為部分住宅區與部分兒童遊樂區,若要古蹟保存地目也要做法定變更。
 
回應: 墓園所在地既是住宅區與兒童遊樂區,又為何能規劃做「博物館」與「農特產中心」? 而依據「文化資產法」規定條文,此案若列為古蹟,依法保留實無土地地目爭議問題。
 
鎮公所: 若是能夠「提高層級」中央肯出面,幫助地方,較易讓此案解套,好做事。
 
回應: 依法規定,古蹟與歷史建築物的審查與維護主管機關,權責在各縣市政府,而非中央。此古蹟案尚未完全定讞下,如何聲請中央幫助?爭取中央重視與經費補助,應是縣政府的權責而非庶民能越權之能力吧!雲林縣政府能爭得超過所求所想的「雲林大湖」 ── 新十項政府重大建設案,豈不是證明縣政府之能力,以及阿扁新政府對地方建設並無大小目?

贊成廖文毅家族墓園就地保留做古蹟案,並不是阻撓或反對鎮公所規劃醬油博物館及農特產中心案,而是更多元化規劃更好的西螺鎮文化園區,讓西螺人能引以為豪。

 
反對者: 廖家【大承堂】不顧西螺人期願,不願保留做古蹟強行拆除,令西螺人難過與失望!
 
回應: 【大承堂】的拆除,以及【廖文毅西螺新居】的拆除,確實是許多西螺人與文史工作者的難以抹滅的傷痛,包括廖家後人也不少人感同身受。但是這兩處遺址,當時均屬廖家產業,共業繼承,業主們合意拆除,讓我們一般外人不感茍同,只是稀噓而無能為力!

【大承墓園】 (廖文毅家族墓園) ,則是我們外人主動看為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與歷史資產,經與廖家協調同意保留,共同申報做古蹟鑑定案件,性質不同。

【大承堂】與【廖文毅西螺新居】,昔日因屬廖家產業,外人難以干涉;但是【大承墓園】位於鎮公所公有地,地權清楚歸屬鎮民公有,我們都有權利可以表達保留與否之權利。古蹟認定困難,但毀於一旦,失落後就無可挽回如此珍貴的歷史文化資產!【大承堂】與【廖文毅西螺新居】均喚不回,但至少我們還可為保留廖文毅家族在文化與歷史珍蹟上貢獻努力!

 
反對者: 廖文毅過世前遷居台中市,遺產稅據聞 七八千萬肥水落外人田,很不夠意思!廖文毅對西螺毫無貢獻!
 
回應: 一來廖文毅的遺產稅與家族墓園保存風馬牛,完全不相干;二來根據林奉恩先生手中的文件,廖文毅博士過世時遺產稅僅只 1,640,150 元,而且以 12 筆土地辦妥國有登記抵繳的,這些土地都在西螺鎮內。況且廖家在廖承丕擔任街長期間的建樹功績,以及廖家在日本為西螺人以及台灣人培育許多優秀人才,如前鎮長李應堂先生即一例。又如昔日廖家盛世期間過年過節會賑放米糧救濟貧富,以及協助三七五減租時辦理大戶餘糧申報 …… 。還有廖文毅兄弟昔日創辦【大承信託株式會社】協助鄉親經濟週轉;以及廖文毅在世辦建設公司,改建大承堂週邊祖宅,繁榮西螺市區,買賣稅金也是地方政府所得,何以對西螺毫無貢獻!況且他的貢獻,眾所周知,主要是屬於台灣民主化與國際化方面的努力成果。加上廖家墓園的大部分成員也 都是顯赫有名之士。
 
反對者: 廖文毅「接受招降」,回台後毀譽參半,令西螺人很沒面子!
 
回應: 廖文毅當初何以回台,可以參閱《西螺鎮誌》以及《台灣共和國》 (前衛出版社) 的詳細推敲,誠如國史館館長也是台灣近代史研究權威 ── 張炎憲博士所言:『勿以成敗論英雄,不容青史盡成灰』。 至少廖文毅家族為台灣近代民主史的前衛卓越貢獻,這是不容抹殺的歷史事實。廖文毅家族墓園之保留也是見證這家族百餘年來的歷史事件最有力的明鏡。將來的歷史還會繼續探討、研究、考察、瞻仰,甚至以歷史名人 / 聞人的觀光性質來西螺尋幽訪勝, 屆時的西螺將有甚麼有關廖文毅的史蹟或遺址可供世人尋訪?!
 
試問: 保留【廖文毅家族墓園】對地方有何好處?
 
回應:
  1. 廖文毅家族的史蹟是西螺人最珍貴的人文 (歷史與文化) 遺產之一,無論廖文毅一生功過,過去以前、現在與未來,都是值得歷史再深入研究的對象,這些遺址是西螺人獨有的。
  2. 保留廖文毅家族墓園,將讓西螺鎮更具觀光價值,以及讓西螺鎮振興里 / 小茄苳,聞名台灣,甚至揚名世界。日後,更是小茄苳若要做「社區營造」的最佳警點與資源,小茄苳人將有許多人可受訓成為古蹟解說員,地方更可繁榮發展。
  3. 廖文毅家族墓園若是他遷,西螺人與小茄苳人將平白喪失最好的鎮有國家級景點,同時今日的決定,也將成為日後歷史的評鑑!況且以今日的資訊發達程度,這案能保留與否,早已成國內外眾多關心的朋友們、專家與鎮民的剪報資料,今日及日後,我們又將如何面對這段眾所矚目與皆知的「決策」歷史呢?!

(2003/8/21)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