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女大俠 ──
「東京歐巴桑」廖蔡綉鸞

杜謙遜 juju6835@ms38.hinet.net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西螺教會牧師)

 二次大戰期間,台灣的留日學生因糧食欠缺,常常吃不飽,廖家則開放做為台灣留學生的聚會所。所以留日學生,有事沒事就往廖家跑,即使沒飯吃,去廖家一定可以得到溫暖的招待。就因廖蔡綉鸞如此熱情好客,博得留日學生尊稱她為「東京歐巴桑」。

 廖蔡綉鸞女士 (1905-1965) ,出身台中清水蔡姓望族蔡源順派下名門閨秀,蔡介明的女兒,蔡連舫和蔡惠如的姪孫女,生於 1905 年 (明治 38 年) 10 月 3 日。父親是地主,母親是長老教會信徒。廖蔡綉鸞 13 歲時,由他的大哥蔡梅溪 (畢業於日本明治大學) 帶赴東京,就讀東洋英和女學校。 18 歲 (1922 年,大正 11 年) ,經由台中市全安堂老闆羅安做媒而結婚,嫁給年已 40 又長她 12 歲,仍就讀京都帝大東洋史學科的廖溫仁醫師 (1893-1936) 。同年 12 月 24 日 (聖誕節) ,在日本京都福音派教會,由米村常吉牧師施洗領聖餐,歸入基督教。結婚後,廖蔡綉鸞繼續讀京都同志社女子專科的英文學科,直到隔年 (1923 年) ,長子廖史豪出世才輟學;兩人共育有二男五女。

 夫婿廖溫仁是西螺望族廖承丕 (1871-1939) 的長子。當初,廖溫仁由就讀於京都帝大醫學部的二叔廖煥章 (留日獲得醫學博士的第一位台灣人) 帶至日本,一路從京都同志社中學,讀到京都帝大醫學與史學博士。廖溫仁著有《東洋腳氣病研究》醫學博士論文、《支那中世醫學史》和《唐宋時代醫藥的輸出入》文學 (史學) 博士論文。廖溫仁當時是京都台灣同鄉會的核心份子,家中常有台灣同鄉和留學生的聚會,比如同志社中學及大學、京都帝大、立命館大學的學生等。當時就讀同志社大學畢業,後任西螺鎮長的同鄉李應堂,也常到他們家作客。

 廖溫仁不煙不酒,是個純粹標準又很認真的學者,任教於京都帝大,他主要的娛樂是象棋和日本將棋。雖然習醫,但熱愛史學,所以長子取名為「史豪」,次子取名叫「史眼」;不過因為對中國政治史的深刻了解而無心政治事務。他精通中國文化,結論是「中國無用論」 (廖溫仁曾對妻子說:中國沒用了,因為封建制度的遺毒,完全看不到近代化的改革。他也不想赴中國居住和任職,對中國毫無幻想。而且價值觀完全不同,中國人視人如賊,不同家族不同系統的人,彼此完全不相信,所以中國人的政治根本是不能介入的) 。反倒廖蔡綉鸞早年在東京讀書,因娘家長輩蔡惠如的淵源,稱楊肇嘉為舅舅,和政治人物反而比較有來往。她聰慧有加,熱情豪爽,親和力很強,男女老少都喜歡她。廖溫仁的二弟廖文奎 (本名廖溫魁, 1906-1952 ,留美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最早期的台獨運動理論思想家) ,和三弟廖文毅 (本名廖溫義, 1910-1986 ,留美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工學博士,後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 ,他倆兄弟留學同志社中學時,就寄住在他們家。

 1936 年,清日戰爭爆發當年,廖溫仁博士應聘台北帝大教授,準備返台教書,不料於 6 月 23 日病逝。因他已算是帝大教授,所以屍體從日本運回時,台北車站排滿了接殯的日本官員。廖蔡綉鸞當年 32 歲,帶著一家 7人回台住西螺婆家,當時長子史豪才 14 歲,最小的五女杏香則未滿週歲。廖溫仁過世後,廖蔡綉鸞變得更加堅強獨立。

 1939 年 5 月 6 日,廖蔡綉鸞的公公廖承丕過世;同年她的娘家父親蔡介明也去世。

 1940 年,長子廖史豪先回日本東京,轉讀關東中學五年級。隔年, 1941 年 12 月,廖蔡綉鸞帶子女全家移居東京,在中野區鷺宮一丁目,購置一幢四百坪的豪宅。後來正對面鄰居,剛好是高雄眼科名醫,前台灣醫師工會理事長吳基福醫師家,兩家時有往來。二次大戰期間,台灣的留日學生因糧食欠缺,常常吃不飽,廖家則開放做為台灣留學生的聚會所。所以留日學生,有事沒事就往廖家跑,即使沒飯吃,去廖家一定可以得到溫暖的招待。就因廖蔡綉鸞如此熱情好客,博得留日學生尊稱她為「東京歐巴桑」。後來「歐巴桑」母子因回台涉入台獨案而生計困難時,曾經留學東京受惠於廖家照顧的陳火桐博士,不忍見廖家有難,為了報恩,擔任「居中轉信」並多方幫忙「歐巴桑」一家,也因此 1964 年再度被捕時,被以台獨叛亂罪「二條一」 (唯一死刑) 起訴,後判刑 12 年,共計坐牢 7 年,到 1969 年 2 月才獲釋。

 日本戰敗後隔年, 1946 年 5 月 12 日,廖蔡綉鸞賣了東京的房舍,搭乘美軍 Liberty Boat 號油輪於 16 日返回台灣基隆,全家暫住廖文毅當時台北住家 (今大安區農安國小後面) 。期間,廖蔡綉鸞和廖史豪母子,常與廖文毅及日本留學生,討論台灣的政治與前途。過不久,廖蔡綉鸞以舊台幣 40 萬元,在今之師範大學後面購置一幢兩百坪大的花園洋樓。

 回台後,廖史豪一因政治理想,二因生計而到他叔叔廖文奎、廖文毅所辦的“前鋒雜誌社”工作。二二八事變前,廖文毅、廖文奎兩兄弟在台灣各地演講,宣揚《聯省自治論》、《台灣地位未定論》的主張時,廖史豪曾把他們的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以《在台灣的帝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鬥爭》為題,發表於中國上海的英文週刊。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廖史豪正好陪兩位叔叔和林純章四人離台赴中國訪問。他們在上海得知台灣發生二二八慘案,過後不久,廖文毅兄弟為要營救受難者,發表二二八事件處理建言,因而被列入為叛亂通緝要犯,自此流亡海外倡導台獨運動。廖史豪則於 8 月回到台灣,做為他們在台的代理人。

 廖蔡綉鸞雖自幼旅居日本,但二二八事件後,深具強烈的台獨理想。由於她的人脈豐沛,就常陪長子廖史豪運用個人關係,秘密拜訪台灣各地的知識份子與士紳,積極去吸收同志和同情者,傳播台獨意識。 1950 年 2 月 28 日,廖文毅在日本京都正式發表台獨主張,演講後被麥克阿瑟捉去東京巢鴨監獄「關監」 7 個月。同年 5 月,國民黨政府先逮捕廖母蔡綉鸞做為人質,逼廖史豪出面投案後才釋放她。廖史豪 7 月被定罪,判處有期徒刑 7 年,這是台灣島內第一件“台獨叛亂案”。 1953 年離開火燒島 (綠島) 時,遭當局污陷,再加判為無期徒刑,直到他的丈人陳哲民 (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外交部長) 返台後,隔年 (1956 年 12 月) 才減刑為 12 年,關到 1958 年 8 月 25 日,才以保外就醫名義獲釋。

 廖史豪坐牢期間,財產與住宅均被沒收,一般人也視廖家如蛇蠍不敢靠近。廖家雖在景況淒慘、生計困難下,但是廖母蔡綉鸞為了營救長子,而被那些「政治蟑螂」 (掮客) 騙的團團轉,四處找錢,又花了不少冤枉錢!甚至廖蔡綉鸞多次嫁女兒之時,也是經由西螺家族管家林奉恩先生居中牽線才得婆家接濟。廖史豪出獄後,在母親廖蔡綉鸞的陪同下,繼續從事台獨理念的傳播,以及推動在島內的台獨地下組織活動。他們因陳火桐與日本駐台大使館幫忙,再度跟廖文毅取得聯絡,在 1959 年成立「台灣民主獨立黨台灣地下工作委員會」。

 1962 年 1 月 27 日,廖蔡綉鸞、廖史豪母子同時被捕。廖史豪這次被判處死刑,廖蔡綉鸞雖未正式參加台獨組織,不過,她在幕後非常積極支持,不但在金錢上大力支援,而且為廖文毅建立與島內聯繫的管道,因而被以另案叛亂罪判處十五年有期徒刑。

 廖蔡綉鸞終其一生《聖經》不離身,尤以身心痛苦時,她就閱讀《聖經》,做祈禱,尋求心靈的平安。陳火桐博士回憶說:「歐巴桑的確是很堅強的女人。我們坐牢時,每天有 15 分鐘的放封,女監在牢房另一邊。我常常看到歐巴桑帶領其她女犯人唱聖詩。我被以「二條一」起訴,是唯一死刑,心情很不平穩。她住在病房,站在窗口,用日語說『聖經,聖經』,我知道她要我向宗教尋求力量。」彭明敏教授回想被關在青島東路警總軍法處看守所,與廖蔡綉鸞隔壁病房時之情景:「她常常朗讀《聖經》,唱《聖詩》,一個人獨自祈禱禮拜。」

 廖蔡綉鸞被關獄中期間,心臟病與糖尿病加劇。國府當局得知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確定返台,才讓她保外就醫。廖文毅於 1965 年 5 月 14 日回台,第一個見面的就是他的大嫂廖蔡綉鸞,當時她還惦記著其他台獨案政治犯有否因廖文毅返台全獲釋放?!一個多月後, 7 月 2 日,台獨女大俠 ── 「東京歐巴桑」廖蔡綉鸞因狹心症和尿毒症併發不治去世,安息主懷,享年 62 歲。廖蔡綉鸞在台北的葬禮,和出殯回西螺安葬大承墓園的種種工作,從佈置到雜物都是調查局派人承辦, 名為幫忙,實為監視和控制。喪葬費用則由廖文毅出資。當年 12 月,廖史豪因廖文毅回台以及母喪,不僅死裡逃生而且獲得釋放。

(2003/6/24)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