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葬崗上的神秘墓園

由廖母陳明鏡告別式
談前台灣共和國大統領廖文毅家族墓園

杜謙遜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西螺教會牧師)

 西螺廖文毅家族大承墓園見證了百餘年來台灣歷史的諸多大時代變遷,要就地留存做為古蹟?或是毀墓他遷?不涉統獨,而是考驗著我們對台灣歷史與文化的價值觀。

 雲林縣濁水溪旁的西螺鎮是個迷人的農業重鎮,居民生活大多與務農等行業息息相關。昔日位居縱貫線[省]道的交通中樞,南來北往的要衝大任雖然早已卸責,而由高速公路取而代之;但是橫跨彰雲兩地的西螺大橋,依舊如虹龍般令人著迷留戀。

 搬到西螺已近五年,每當有事到彰縣,或朋友來訪攬勝,來回濁水溪兩岸,我總是不厭其煩地穿梭舊西螺大橋,並放慢車速,悠遊在這座台灣國寶級的橋腸裡,沿途欣賞美景。因為也許過幾年後,這座早已功成身退的著名橋樑,可能果真會完全封橋,變成只容人與腳踏車悠閒通行的休閒觀光兼藝文長廊,當然這將是地方文史工作團體與鄉親們所樂見的願景。

 西螺在日治農業社會時代是個農商發達的文化市鎮,至今除了延平老街與大家所熟悉的七崁武術傳奇,其實還散落著不少荒廢或失修的漂亮大宅院。此外還有不少地方珍史資料,簡敘在洋洋兩巨冊的《西螺鎮誌》裡,留待有心之士繼續鑽研發揚。

 因緣際會,有幸與長期擔任廖文毅家族管家,現年已 82 歲高齡的林奉恩先生有所接觸。從他協助之下,不久前剛好完成《廖文毅家族與林奉恩家族影像史》影像光碟毛片。也因此對這兩家族資料有較深刻研究,以及比一般人對廖家有較多些的認識;所以義不容辭地為爭取前“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 廖文毅博士的家族墓園,就地保留做為台灣歷史上和文化上遺址能盡些綿薄努力。

 西螺的小茄苳亂葬崗公墓上矗立著廖文毅家族大承墓園,埋葬著台灣近代史上重要家族之一的廖文毅家族三代菁英份子;尤以廖文毅本人知名度最高,是該家族最具代表性人物。廖文毅生於 1910 年,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工學博士。 1947 年發生的台灣二二八事件,逼使遠在中國上海的廖文毅與他二哥廖文魁 (1905 年出生,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社會學博士) 亡走海外,極力鼓倡台獨與從事公開的台獨組織運動。

 1956 年 2 月 28 日「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在日本東京正式成立,廖文毅因為之前在國際間對台獨運動的努力已有一定的成果,所以被選為該組織的「大統領」榮銜。隔年 8 月 31 日廖以此身分獲邀參加馬來亞聯邦獨立慶典,與各國元首平起平坐。廖文毅的聲望漸漸如日中天,而對國府蔣家政權形成國際外交上的芒背威脅,致使廖文毅被視為國府頭號大敵,而欲敉平。

 1965 年 5 月 14 日,廖文毅突然返台以「反共建國,團結合作」名義歸誠國府,放棄流亡海外 18 載略有成就的台獨運動。由當時的報紙剪報與口述歷史資料中得知,國府策反廖文毅返台成功,與廖之思念雙目已失明又年邁老母親佔居重要主因。那一年廖母陳明鏡女士高齡 91 歲,廖家在情治、調查、軍警關愛「保護下」於 10 月 15 日為廖母舉辦最後一次慶壽,廖文毅母子親情溢於言表。隔年的 4 月 28 日,廖母息勞主懷,享年 92 歲。 5 月 15 日下午 2 點在西螺基督教堂舉行告別式禮拜,隨後安葬西螺鎮振興里小茄苳大承墓園。廖家在西螺是顯赫的望族,加上廖文毅超敏感的特殊身分,使得廖母陳明鏡老夫人的喪禮異常「隆重」、「熱鬧」與「詭異」。

 廖母陳明鏡老夫人,生於清光緒元年 (公曆 1875 年) 農曆 9 月 21 日,嘉義人。 18 歲嫁給同屬基督教長老教會信徒的廖龍院翁家庭,夫婿是西螺望族兼士紳廖承丕。廖母是台灣第一所女子學校 ── 長榮女中首屆畢業生。族親廖得牧師喻廖母是廖家的「金雞母」,相夫教子之外擅長理財。廖承丕與陳明鏡夫婦在地方熱心公益頗孚眾望。廖父承丕與廖母陳明鏡先後擔任教會長老,對西螺基督長老教會教務發展貢獻卓著影響深遠。廖氏夫婦育有五男三女,廖文毅本名廖溫義,是他們的三男。

 廖母陳明鏡老夫人的喪禮,除了廖家後代廖英杰先生所保有約 210 張的珍貴黑白相片,此外還有拍攝成 18 厘米電影的紀錄片,現保存於埔里謝緯青年紀念營地。經由電腦影像處理與格放後的黑白相片中,栩栩如生地回到 37 年前的西螺老鎮,看到廖文毅坐在大承堂故居大廳門口守靈落寞的神情,也看到廖家長工們忙碌地將「烏頭仔公務車」編織成花車。看到廖母遺族哀傷出殯之情,看到陣容浩蕩的送殯隊伍,也看到爭相目睹廖文毅風采與不畏沖煞帶穢禁忌的鄉親,扶老攜幼「熱情地」圍觀廖母喪儀。告別禮拜由楊清源牧師主禮,在廖家捐地並建築完成的西螺基督教堂內更是政要雲集,裡外擠滿了送葬關切的群眾。遺族裡也赫然出現了因廖文毅參與台獨而涉案被判 12 年徒刑的廖文毅之五弟廖溫進先生,以及被判以死刑的廖母長孫廖史豪先生;他倆因為廖文毅返台營救而「善意」獲釋。但同時也有因案判 12 年仍羈獄的管家林奉恩先生,以及二度被捕判刑 6 年的廖文毅大姊次男許朝卿先生,他倆仍做為「政治人質」羈留牢房,當時國府「恩准」他倆參加喪禮並特許「放假一個月」。

 廖母陳明鏡夫人的喪禮,國府蔣介石[總統]頒賜「淑德耆齡」的輓額給廖家;廖文毅書寫思親對聯「念年背井愧對春暉回首寂寞 (遲?) 階過眼雲煙都是淚」 (右聯) ,「萬里還鄉歸來季子仰念鴻慈元首誓將報國代思親」 (左聯) ,兩者對照頗堪玩味。因為廖文毅身分特殊,上級指派親赴喪禮的政要名流又不少,事涉敏感,所以協助葬儀的軍警、情治、調查人員也甚多,使得喪禮的過程略顯緊張與弔詭。

 看完為「反共建國」返台歸誠的廖文毅 (根據林奉恩先生所言:廖文毅返台是放棄台獨行動,而非放棄台獨理想) 母喪葬禮相片集,最大的感慨是:視台獨為仇寇的國府徒孫早就背棄蔣氏父子,由「反共 → 親共 → 媚共 → 投共」獨留台獨人士在獨撐「反共建國」大業!早已做古的蔣介石[總統]與廖文毅大統領又情何以堪?!

 西螺廖文毅家族大承墓園見證了百餘年來台灣歷史的諸多大時代變遷,要就地留存做最 young 的古蹟?或是毀墓他遷?不涉統獨,而是考驗著我們對台灣歷史與文化的價值觀。

(2003/6/16)

廖母陳明鏡夫人 91 慶壽
蔣介石[總統]贈輓額
大統領廖文毅 母喪守靈
死裡逃生的廖史豪
喪儀中的便衣人員
不畏忌諱的鄉親爭睹廖母葬禮殯伍
西螺教堂舉行告別禮拜外景
你在幹甚麼?
廖文毅致哀謝
廖母伴君長眠大承墓園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