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兒都躲到哪裡去了?

林文華


 古老傳說中的沈船事件,吸引著多少人「海底尋寶」,我們也曾聽「討海人」說過,在某某地方以前有船隻沈沒,後來 (相當的時間後) 的捕撈經驗,那附近竟然收穫特別好。既然如此,我們不就可以找尋適當地點為魚兒們來個「築巢專案」?

 我們都知道,海洋面積占地表十分之七以上;人們也「曾經」認為海洋擁有取之不盡的豐富資源。

 突然,我們驚覺「海洋」雖然擁有那麼多,但卻在人類永無止盡的慾望之下,竟然在也會發生抓不到魚的現象,即所謂的「全球性漁源枯竭」。回想起來,實在是我們太對不起「海洋」,而不是她不再繼續供養我們。

 那麼一大片汪洋,魚兒都躲到哪裡去了?為何不是有海水的地方就可以抓得到魚呢?

 試想,雖然地球只有十分之三不到的陸地面積,其實也並不是到處都適合人類居住;換句話說,生物的分佈受到食物、氣候、地形環境 …… 等因素影響至深。而海洋也不是只有平常我們看得到的湧浪與漲退潮活動而已,海洋本身因為地球運轉、溫度差與海底地形等因素,形成大規模的潮流活動系統。在正常情況之下,此系統相當有規則的循環不已,就是這潮流循環系統深深影響魚兒們的生活與活動。

 然魚兒的生活其實相當簡單,哪裡有得吃就往哪裡游 (循著喜歡的水溫活動) ,還有就是長大後找個合適的地方繁衍下一代 (如產卵) 。就台灣附近來說,一股暖流 (黑潮) 源源不斷的經過台灣東部沿海,由於地形的影響,分別在東南沿海與東北外海發生兩處由海底向上翻昇的「湧昇流」,此緩慢向上流動的較低溫海水會把豐富的營養鹽帶上來,結果大量浮游生物在此繁衍,既然有得吃,自會引來魚群聚集。沒錯,「討抓」的漁船到這裡作業,才容易有收穫。每年冬天,北方南下的冷水團與另一支反方向暖水團在澎湖附近相會,一波波冷氣團,造就適當水溫,迴游性魚群 (如烏魚) ,大量往台灣西南游去準備產卵,於是漁場就此形成。

 「討抓」歷史何止千百年,但人類挾著科技進步的絕對優勢,漁船越做越大、魚法技術提昇、新漁具研發、冷凍設備突破、魚群探知能力 …… 等,讓捕魚由傳統的狩獵轉變成豪取掠奪;漁撈目的也從填飽肚子變成多元消耗,包括工業、醫學等。再加上非法毒魚、炸魚、沿海海域的各種汙染、沿岸濕地遭毀 (被開發成工業、住宅用地) 等更是直接搗毀海洋生物的孕育溫床。我們可以說:人類對海洋生物資源的享用已經到了趕盡殺絕的地步了。

 難道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態如此發展下去嗎?

 或許有人會說,往魚塭養殖發展不也是個好辦法嗎?看看我國,養殖漁業確實也提供漁產消費很大的比重,但是陸上養殖有陸上養殖的很多問題,如台灣的人力、土地與水資源等問題一堆,只能朝高密度、高技術與品種改良等努力。以消費者立場來說:難道我們只能吃那幾種人工養的嗎?

 還好,除了陸上養殖外,另一養殖漁業也正發展著,即把魚兒養在海上。把海當田,畫出區域利用各式箱網設施,進行高密度放養,養的是海洋中的魚、貝等,用的是海水,如此一來確實好處多多,況且台灣的箱網養殖仍然處於萌芽階段,未來發展空間無可限量。

 1971 年,日本在海洋開發審議會上首度提出“海洋牧場系統”的構想,之後的 1973 年沖繩國際海洋博覽會上日本提出報告:「海洋牧場係為了人類的生存,在人類的管理下,謀求海洋資源的維續與利用的調和,利用科學理論與技術的實踐,在海洋空間內形成之系統。」

 海洋?牧場?這兩詞怎會湊在一起?

 沒錯,台灣四面環海,這就是我們最寶貴的環境資源。如果我們把海洋由「田」擴大成為「牧場」看待,事實上更具前瞻。一樣是養魚,但透過海洋牧場的經營概念,讓漁產從種苗生產、放流與管理,養魚環境改善及捕撈管理等,從頭到尾與海域特性互為調和。這樣的養殖是開放的、自然的,海洋牧場中的魚是大家共有、共享的。海洋牧場的經營目的無非是希望提供源源不斷的漁產品給人類享用,可是其過程與手段有如「姜太公釣魚」,魚兒們是在自己喜歡的環境中成長及繁衍。

 這是個充分利用良性循環原理所構成的養殖系統,既然沿岸天然礁石是眾多小魚兒們成長的樂園 (提供食物與庇護) ,小魚本身又是附近大魚的食物,如果環境未遭破壞,勢必沿海漁產資源會很豐富。也因如此,我們說天然礁石 (如珊瑚礁石等) 是最重要的海生物孕育溫床。如果我們在原本為非魚礁場所,透過人工改變,讓魚兒們有得吃、有得住,最好是弄得讓魚兒們賴著不走,並吸引更多原本沒有的魚種駐足,那麼我們的目的不就達到了?對啦!就是這樣。

 古老傳說中的沈船事件,吸引著多少人「海底尋寶」,每當見到這樣的報導影片,一定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沈睡海底的船、艦、飛機殘骸,四通八達的複雜通道,密密麻麻小魚兒穿梭其中,海藻、藤壺、貝類、蝦蟹、章魚 …… 還有好多說不出名稱的小生物佔領船艦的軀殼。我們也曾聽「討海人」說過,在某某地方以前有船隻沈沒,後來 (相當的時間後) 的捕撈經驗,那附近竟然收穫特別好。既然如此,我們不就可以找尋適當地點為魚兒們來個「築巢專案」?

 雖然我國在海洋牧場方面尚未見到具規模且完整的運作體系。但早在 1973 年就開始推動《沿岸漁業資源保護及培育》計畫工作,藉由實施禁魚、人工放流、投放人工魚礁、及藻床培育等措施,以期改良我們的漁場環境。其中人工魚礁投放部份,經多年後的調查顯示,人工魚礁的確已經發揮部份效果,但因經驗尚在摸索當中,還是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人工魚礁種類不下幾十種,各種不同的造型、材質、大小與用途,有水泥鑄造的、煤灰做的、廢輪胎等,甚至連沒收的船隻和蒐購的老舊船,只要是鐵殼的或是 FRP 造的船體,都可改製使用,稱為船礁,效果極佳。

 投放人工魚礁主要目的是為了引誘魚群並發揮聚集效果,其原理也相當有趣。魚礁投放後即等於改變海底地形,更因為海流、潮流等作用會產生漩渦攪動海底營養鹽,增進浮游生物大量繁殖,礁體表面滋生附著各種生物、黏著性魚卵等著孵化,堆放間隙與內部空間更是小生物、稚仔魚、貽貝、蝦、蟹、無脊椎動物等最好的居家,進而引誘迴游性魚類的聚集,甚至還發現原本該處沒有的魚種也會遷入戶口。

 除了投放人工魚礁外,“海洋牧場”還得配合多項措施,如可捕魚時間、何處可以捕、用什麼魚法、漁具規範、捕撈數量 …… 等都必須事先規劃清楚,讓漁民們有所遵循,才不會過度捕捉,以期漁產穩定豐收,甚至還可以外銷。隨著週休二日時代的來臨,休閒漁業的發展更是未來熱門的重頭戲,我們也都期待“海洋牧場”能帶給我們更好更多的魚釣場,讓我們不再與「槓龜」為樂。

(本文刊載於 1998/2/16 台灣日報 25 博覽版)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