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環評!蓋湖山水庫你放心嗎?

湖山水庫環評缺失:文化遺址篇

潘是輝

(作者為關懷斗六鄉土反湖山水庫行動陣線召集人)

 梅林遺址也是以新石器時代中期細繩紋陶文化為主,而年代稍微偏晚正呈朝向下一階段文化發展的趨勢,是研究新石器時代中期演變至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重要史前考古遺址,在台灣史前考古遺址的地位上具舉足輕重的角色。湖山水庫的相關規劃單位都沒看到嗎?

 在雲林縣東部斗六丘陵上,為因應雲林離島工業區及其他工業區之用水等大量需求,台灣〔省〕水利局擬結合集集攔河堰等多項供水計畫,在雲林縣北港溪上游梅林溪的發源處,進行湖山水庫的開發。湖山水庫因為有三座大壩,所以曾被指稱為湖山、湖南二座水庫。不過近來已專以「湖山水庫」來指稱此重大工程。

 台灣〔省〕水利局規劃總隊曾在 2000 年 3 月所完成的《雲林縣湖山、湖南水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 (定稿本) 》,於「文化類環境」段,列有「史蹟遺址」一項。其中對梅林遺址的描述,僅止於將《第二高速公路後續計畫規劃路線沿線文化遺址調查評估報告》的初步調查內容簡要摘錄,將梅林遺址簡略的認為僅是二件考古石器出土的孤立地點,並無再進行任何以湖山水庫為中心的文化環境影響評估調查;不過比較令人費解的是,在還沒有科學儀器判斷年代之前,竟隨意加上所屬文化為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與推估年代約 3000 ∼ 2000B.P. 的登錄,這與後來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劉益昌在 1999 年 8 月起進一步對梅林遺址展開遺址內涵與範圍研究,編寫成《斗六梅林遺址內涵與範圍研究》一書,所認為的約 3500 ∼ 4000B.P. ,年代差距甚大。是否有意圖減低遺址重要性而圖求蒙混過關的情形不得而知!

 而且這樣的內容甚至與 1994 年的《雲林縣湖山、湖南水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 (初稿) 》,內容一模一樣,連錯字都沒改!湖山水庫環評報告不管是初稿或定稿本,都將梅林遺址發現位置由水庫洩洪道會直接影響到的「斗六市梅林里」誤植為「林內鄉湖本村」,這已涉及到誤導資料迴護水庫環評的粗劣舉動了!看到這樣的情形實在讓我們相當心痛!

 在 1994 年湖山水庫環評初稿到 2000 年湖山水庫環評要定稿前,「梅林遺址」不是沒有資料可查;相反的位於水庫開發區的「梅林遺址」因為梅林社區推動社區總體營造的緣由,「梅林遺址」已由在 1980 年代以前完全不見一般考古遺址資料的史前遺址,突然在 1990 年代短短幾年內,陸續完成了二份實地挖掘報告,並一躍而成中部地區具有重要地位的考古遺址。在這幾年有關「梅林遺址」的資料陸續有臧振華等,《台閩地區考古遺址: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嘉義市》 (在 1995 年 10 月,由內政部委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執行的「台閩地區考古遺址普查研究計畫」已陸續完成出版) ;何傳坤、劉克竑,《第二高速公路後續計畫雲林嘉義段 C344Z 標梅林遺址探勘與試掘報告》 (中華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委託自然科學博物館之計畫報告, 1999 年 12 月) ;及劉益昌《斗六梅林遺址內涵與範圍研究》(雲林縣政府委託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研究所, 2000 年 6 月) 等等針對梅林遺址址所做的具學術性的詳細調查報告。這些調查報告都是政府單位委託目前台灣頂尖考古學者製作的正式研究報告,而且這些報告累積的研究成果認為梅林遺址是一具有明顯文化層、面積至少廣達 20 萬平方公尺以上、遺址區保持完整、出土遺物相當豐富的重要史前考古遺址,並隨著嚴謹的發掘取樣以及碳十四年代的科學判定,梅林遺址也是以新石器時代中期細繩紋陶文化為主,而年代稍微偏晚正呈朝向下一階段文化發展的趨勢,是研究新石器時代中期演變至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重要史前考古遺址,在台灣史前考古遺址的地位上具舉足輕重的角色。湖山水庫的相關規劃單位都沒看到嗎?

 湖山水庫可說是近年來對雲林縣山區影響最為重大的「重大工程」,對文化環境的環境影響評估竟如此粗劣,這樣的文化環評如何讓文化界的人士放心!

(2002/2/21)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