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核四讓台灣生態悲鳴

黃筱珮

(作者為台灣日報記者)

 核電廠排出的溫排水除了溫度高外,還含有輻射物質;為了保持進、出水口的暢通,避免藻類或貝類攀附縮短壽命,所以在進、出水口處塗抹劇毒「有機錫」,毒殺了近海生態。
 更可悲的是,核四廠改變了海洋潮流的方向,將來位於核四廠南端進、出水口的福隆海水浴場沙灘可能消失。台灣人民花大錢蓋核四,台灣沿海的生態再度悲嗚。

 核能電廠相較於火力等其他發電方式,雖然可以解決二氧化碳過度排放的問題,但是對海洋生態造成的浩劫,卻是更可怕、更加無法彌補的夢魘。

 文化大學生物系教授、台灣綠黨召集人鄭先祐表示,核能發電是一種高風險的發電方式,溫度不能過高,且其發電效率差,產出的廢熱相較於火力發電來得高,因此必須不斷引進大量的海水降溫。

 這也就是核能發電廠設置於海邊的原因,並須有進水口和出水口的設計,使發電機組處於低溫狀態。

 鄭先祐說,核電廠降溫後排回海中的「溫排水」,導致海洋溫度升高,從大環境來看,海洋溫度升高,對全球溫度調節不利,像聖嬰現象就是海洋洋流溫度升高導致氣候異常。台灣是地球村的一份子,對於這樣的情況不能置身事外。

「有機錫」毒殺近海生態

 從台灣附近海域的生態來看,核電廠造成的浩劫更是明顯可見。鄭先祐說,核電廠排出的溫排水除了溫度高外,還含有輻射物質,對海中生物造成傷害,「珊瑚白化」、「秘雕魚」就是傷害下的產物,而且核電廠為了保持進、出水口的暢通,避免藻類或貝類攀附縮短壽命,所以在進、出水口處塗抹劇毒「有機錫」,毒殺了近海生態。

 台大海洋系教授楊肇岳痛心的說,南台灣核三廠附近海域原本是珊瑚聚集地,生態資源十分豐富,但是受到溫排水的影響,珊瑚大量白化死亡。秘雕魚也就是變型的花身雞魚,楊肇岳說,這些魚的脊柱呈現規則性的上下左右雙 S 彎曲,有些還眼睛外凸,舉世罕見。雖然官方的資料一再說明這些秘雕魚是受到水溫過高的影響所致,但是多位學者的研究都顯示真相絕非如此。

 楊肇岳表示,核二廠出水口排出含輻射物質的冷卻水,加上原先出水口塗抹的有機劇毒,導致出水口海水呈黃色,含海漬物,還帶有揮發性有機溶劑的刺鼻惡臭,這些毒物都有濃縮富集於底砂、底泥的特性,加上核二廠出口水導流堤設計不當,毒性污染物無法藉海流擴散稀釋。

 楊肇岳說,國內的學者和日本的學者都已經實驗證明,魚類中的鱂魚卵經過輻射暴露後,會生成秘雕魚。

石碇溪、雙溪有水患之危

 尚在興建中的核四也已經造成一些生態的破壞。台灣環保聯盟會長、台大教授施信民指出,總實地探勘,核四廠動工後破壞石碇溪和雙溪原有的河道,並且在附近山坡上興建續水池,地形地貌的改變,可能增加日後發生水患的風險。

 而且核四廠在台灣最長的黃金海岸 ── 鹽寮彎興建「重件碼頭」用以運送核四廠發電機組,並設置進、出水口,除了破壞原有的美麗景色,海洋中的珊瑚也已經受到破壞。

 更可悲的是,核四廠重件碼頭及進、出水口的興建還改變了海洋潮流的方向,將來位於核四廠南端進、出水口的福隆海水浴場沙灘可能消失。台灣人民花大錢蓋核四,台灣沿海的生態再度悲嗚。

(本文原載於 2001/2/5 台灣日報第 3 頁)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