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傘頂沙洲與東石潟湖

黃俊平 (Ching P Hwang)


 往往一個地區開發後,外方財團搶進,部落民擁有的土地大量流失,人與土地的關連一旦被截斷,原有生活方式一去不復返,遊走於社會邊緣,淪為「浮游生物」。今日台灣之所以動亂,乃因過度開發造成過多的「浮游生物」。
 外傘頂汕的存在,阻止海峽的風浪直接襲擊東石潟湖及沿岸區域,潟湖週邊的部落民得以在內捉蝦捕魚、安置定置魚網、養青蚵、飼花跳,他們世世代代過著這種海闊天空的日子,人與海相依為命而融合為一,這是一種有尊嚴的生活。

 牛稠溪由阿里山下到竹頭崎的彎橋後,舒緩地流過嘉義的平野。溪水過了樸子腳,進入平原沿海之低地,時而水田漠漠,時而魚塭相連,成群的白鷺低飛掠過溯溯海風吹襲下搖曳不停的木麻黃,夢幻一般醉人的水鄉景色。過了東石大橋,溪水斜向南方又轉西流出台灣海峽,出海口的北岸即今東石港之所在。雖有漁港之名,東石的漁獲不豐,可由新生地西側魚市場的生意清淡看出。蚵仔是今日東石最大宗的產品,走進東石街,觸目都是高疊成堆的蚵殼,家家戶戶的屋簷下,婦女及小孩忙於剝蚵的情景,構成一副很美的畫面。

 外傘頂沙洲位於東石港西方海上約十四公里處,沙洲的形狀像一把撐開的傘,故名。又,沙洲為地理學上的名辭,當地人叫做“汕”,如頂頭額汕、外傘頂汕等等。外傘頂汕由北向西南又微向東南傾斜,有若彎弓,其與東石海岸之間包抄的一大片水域,稱為東石潟湖。由東石的塭港乘竹筏以西北過中線後再轉西南的弧線航行約一個多小時可達。這片水域在低潮時的平均深度恐不超過五、六尺,航道之兩側,蚵架縱橫一望無際。沙洲上無樹無草,中央沙崙由北向南形成中軸,上有明顯水線,顯示漲潮時,沙洲兩側還淹沒在海中。沙洲上的生物,除了無數藍、紅相間的小招潮蟹外,連路過的水鳥都很少見。人為的建築物有鐵架燈塔一座及高架的漁寮數間,可見漁民經常在此活動,但島上並無永久居民。

 嘉南平原之海岸,南自二層行溪北至笨港溪之間,歷來為本島沙洲、潟湖產生最頻繁的地區,這種大自然的造陸運動從未間斷。沙洲、潟湖形成的原因是多重的;主要的是 6 月至 11 月間經常發生的颱風,大地在狂風暴雨吹襲下,處處形成小溪,這些小溪沿著坡度流向低處的河流,河床因而上升,河水猛漲,夾帶上流巨量泥沙、礫石以萬馬奔騰之勢衝向出海口。颳風進入海峽之後很快地消失了,那些巨量的泥沙受阻於夏季不斷吹襲的西南季風,而在離岸不遠處形成線條似巨鯨的沙洲,本島人稱為“鯤鯓”。沙洲與本島海岸所包抄的海域,成為潟湖,以容納大小溪河不斷沖刷下來的泥沙。此外又由於亞洲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板塊的擠壓,台灣的陸地與海峽的海床呈上升狀態,也就是說這些潟湖的海床不斷地上升 (約 0.5cm/year) 。在此種大自然的營力運作之下,潟湖很快地被填滿了,稱為浮覆,而浮覆之地稱為海埔。沙洲陸連之後,改道後的溪河與風力又更向西方海面營造更多的沙洲與潟湖,也造就更多的陸地出來。這種不斷向海爭地的現象,地理學上稱為 Encroachment (蠶食) 。最著名的是 1624 年今台南市西方海面四、五公里外有七個相連如串珠的沙洲,最北的一個叫 Tayouan ,荷蘭人曾在其上築城堡,諸沙洲與台南海岸所包抄的海域,即歷史上稱台江的潟湖,當時還有十二、三尺水,荷蘭人與鄭成功的海軍曾在此進行劇烈的海戰。不意二百年後的 1823 年 7 月一次大颱風後,海沙驟長,軍功廠一帶沙淤,廠上戰艦不能出入, 10 月以後,北自嘉義之曾文 (當時曾文溪以北屬諸羅縣) ,南至郡城之小北門外四十餘里,東自洲仔尾海岸,西至鹿耳門內十五、六里,瀰漫浩瀚之區,忽已水涸沙高,變為陸埔,漸有民人搭蓋草寮,居然魚市,滄海桑田,實至可驚。 Tayouan 即今之安平, Tayouan 亦即 Taiwan ,已用來稱呼台灣全島。荷蘭人造的城堡叫 Zeelandia ,即今天安平古堡的前身。曾文溪以北亦如是,當時由青鯤鯓、北門嶼、南鯤鯓、北鯤鯓、衝風隙 (青峰闕) 等沙洲包抄而成的所謂“倒風內海” (實亦潟湖) ,後來也全部浮覆陸連,成為今北門鄉、將軍鄉、七股鄉等沿海低地,大自然又向西方海上造出今天的新浮崙、頂頭額、網仔寮、青山港、王爺港及散列於雙春、虎尾寮及布袋嘴一帶諸多無名的沙洲。其中網仔寮汕與七股海岸間的七股潟湖即為爭議不斷的濱南工業區預定地。七股潟湖是很美麗的地方,有名的侯鳥黑面琵鷺棲息之處,也是高雄、台南及嘉義等地有錢人喜歡來的海釣區,一到周末,西寮等魚港,停滿釣客裝備有 180HP 馬達的竹筏。

 大自然的這種造陸運動,造成台灣西南部海岸線不斷向西方伸展,潟湖消失,沙洲陸連,其上的人文痕跡也一并被抹掉,其影響於台灣史之研究並造成地方上之爭端,主要有三:

  1. 1823 年台江浮覆,古鹿耳門港道消失於沙崙與林投叢之下。其確實位置,引起土城仔與顯宮兩地人士的爭論。 60 年代為紀念所謂鄭成功登陸台灣三百年,兩地各自請出台大及成大歷史系的教授大做考證,互打對臺。其後土城仔媽祖廟與顯宮媽祖廟競相主張自家為「正統鹿耳門天后宮」,又以無法想像天文數字的錢財競蓋富麗堂皇的宮廟以求壓倒對方取勝,今天土城仔媽祖廟規模之大獨步全台。沿 17 號公路南下過曾文溪後,就可感得此種不尋常氣氛。
  2. 魍港之位置問題,荷蘭時代魍港附近為漢人海賊及漁民聚落,顏思齊、鄭芝龍等開拓之外九莊,如大、小槺榔、塗獅、鹿仔草、龜佛山、南勢竹、龜仔港等莊頭,經過將近四百年,猶原靜立於嘉南之平野,唯其登陸之處,號稱倒風內海 (風由陸向海吹為倒風,船進入時須衝風,故該地名稱衝風隙,清人改為青峰闕。) 之入口、荷蘭人曾經築造 Vlissingen 堡壘防衛的魍港究竟在今日之何處,也屢引發學術上的爭議。
  3. 笨港天后宮之下落,這是今日北港朝天宮與新港奉天宮數十年來爭論不休的問題所在。古笨港街因笨江潟湖浮覆、北港溪改道而淹沒於今北港溪之河底,古笨港天后宮隨而消失。今北港朝天宮則不承認此一事實,堅稱該宮即古笨港之天后宮,三百多年來一直屹立不曾搖動。新港的李安邦醫師等有識之士起而挑戰北港朝天宮的講法,旅日歷史學家李獻章博士並發表《笨港聚落的成立及媽祖祠祀的發展與信仰實態》一文,對北港朝天宮加以批判。此事後來引起極具戲劇性之發展:大甲媽祖不再往北港進香,而轉往新港奉天宮替媽祖祝壽,當然大甲媽祖變心的原因並不僅此一端而己。

 自然造陸運動所引起的諸多歷史問題,附筆在此提及,盼有志於台灣史研究的同鄉垂意。

 外傘頂汕的形成大約在日治前不久, 1901 年台灣總督府的測量專家 T. Obanawa 繪製的台灣全圖,在東石西方外海己出現三個小圓圈,位置明顯在北港溪出海口之南,這是今日外傘頂汕之原型,在地理上應屬嘉義縣 (雲林、嘉義兩縣以北港溪為界) 。 1994 年 11 月 24 日自由時報載雲林縣議員洪崑龍質疑外傘頂汕之歸屬,當時縣長廖泉裕氏回答說,外傘頂汕為一流動沙洲,依緯度,現己漂至嘉義縣,但管轄權仍屬雲林。外傘頂汕因何屬雲林縣管轄不得而知,廖縣長似指外傘頂汕原來在雲林縣,但因沙洲流動而漂至嘉義縣,這種說法毫無根據。如上述,外傘頂汕在形成之初就在嘉義轄境,所謂沙洲流動是想當然耳,今天外傘頂州的位置並無變動,其所以向東南伸展,乃是沙洲擴大的結果,而非流動。島內有人 (如廖泉裕氏、張石角氏等) 引申這種沙洲流動說,斷言外傘頂汕終將消失於地平線,非常聳動,唯各有不同動機,是否如此,有待長期觀察。就歷史記錄考查,台灣西南海岸的沙洲從末有漂失的事實,無一不於後來與本島相連接而成為本島領土的一部份,我們比對昔荷蘭人測畫的台江海圖與今日台南市地圖就可一目瞭然;當時存在的七個鯤鯓,其上的北線尾沙洲,再北東西橫向突出於海峽的加佬彎沙洲形成一西北向的弧線,而今日台南市的海岸線正是如此形狀。曾文溪以北,我們可看到許多地名如馬沙溝、青鯤鯓、北門嶼、南鯤鯓等等,過去都是沙洲之名,而今已與本島連接成為地名。原因是沙洲形成於河流之輸砂為西南季風所阻擋而不致漂散於大海,形成之後,西南風的阻力不變,沙洲並無消失的道理。如果沙洲那麼容易漂失,今天嘉南的大平原就無可能造成,事實至為明而易見。張石角氏以六輕開發,濁水溪之砂源減少,而推斷外傘頂汕之終將消失,唯濁水溪之出海口與外傘頂汕之間有一段距離,外傘頂汕之砂源,來自濁水溪者恐為數不多。

 今之所謂濱海或離島工業區之開發,本質上無非填海造陸。過去台江潟湖及倒風內海的浮覆,靠的全是大自然的營力,為時二、三百年之久。今天人類填海造陸技術,六輕在台西、麥寮海岸,不到四年時間竟填出數千公頃的新生地,其速度至為驚人。台灣政府自郝柏村先生主政之日,就對開發外傘頂沙洲念茲在茲,開發外傘頂洲的真正意思,就是填東石潟湖為陸地,而於其地開設工業區、垃圾掩埋場、焚化爐並開發新市鎮、公園及遊艇碼頭,甚至建造國際機場等等,極盡想像之能事。一言以蔽之,就是要炒作土地。台灣地狹人稠,有土斯有財,道理很簡單。東石潟湖若加以填平,新生的海埔地有多大呢?面積的大小視測量者對其地範圍的界定而異,此舉一例為日本熊谷組技術研究所田部敬三氏於 1991 年 12 月 6 日的考察報告 (資料由故省議員陳根塗提供) ,稱若自外傘頂洲、統仙洲淺灘外圍為界,至濁水溪出海口之海域築造海堤,大量由堤外抽沙填覆,可造成今雲林縣面積的三分之一,亦即約三百平方公里 (三萬公頃) 的新生土地出來!在寸土寸金的台灣,三萬公頃的土地值多少錢呢?台灣上下交征利,東石潟湖真是汲汲可危。

 因為六輕的經驗,我們知道台灣環保運動不應該再停留在環境維護的層次,關心的對象除大氣、水土、動物、植物外亦應返回到人類本身;就是說被開發區域所在地部落民的生活方式,應該受到優先考慮。往往一個地區開發後,外方財團搶進,部落民擁有的土地大量流失,人與土地的關連一旦被截斷,原有生活方式一去不復返,遊走於社會邊緣,淪為「浮游生物」。今日台灣之所以動亂,乃因過度開發造成過多的「浮游生物」,此種情形對社會、國家造成的危害超過環境破壞不知多少倍,環保運動者不應再見樹不見林。

 外傘頂汕的存在,阻止海峽的風浪直接襲擊東石潟湖及沿岸區域,潟湖週邊的部落民得以在內捉蝦捕魚、安置定置魚網、養青蚵、飼花跳,他們世世代代過著這種海闊天空的日子,人與海相依為命而融合為一,這是一種有尊嚴的生活。

 台灣過著有尊嚴生活的人愈來愈少了。

(1999/05/05 E.S.T.)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