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來 從未爽約

林文華


 千百年來,源源不斷的「烏金」曾經帶給漁村繁榮與快樂,多少「漢漁郎」因捕烏魚的機緣而移民台灣。到最後,烏魚竟也無法避免的將步入「枯竭」的不歸路。

 「一年一擺囉 … 喔 ……」

 是的,數百年來從未間斷的約定,老天最佳賞賜,無數漁村人家生計溫飽的依靠,每年一度捕烏魚盛事又來到。

 當天氣變冷寒流來襲,我們常常聽到兩則和「魚」有關的熱門新聞,一則憂一則喜。憂的是養殖漁業如何防寒過冬,要不然就是報導突然有大量的虱目魚「翻肚死給你看」;喜的部份則是讓我們感受到漁村異常忙碌的景象,大批漁船出動至台灣西南沿海捕烏魚,今年捉到多少多少 …… 。

 “冬至”對很多人來說,只不過是感覺天氣變冷了;但另一方面,冬至的來臨也正提醒漁人們:捕烏魚的時候到了。

 為什麼烏魚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都選在這個時候大群大群的出現,正好讓漁民們捕得大量烏魚,好過年?

 這得從烏魚的習性談起,烏魚喜歡棲息在沙泥底的沿岸環境,幼魚時期生活於河口、紅樹林等海域 (半鹹淡) ,也能溯河生存於河川中 (淡水) ,屬於廣鹽性魚類。吃的是浮游動物、底棲生物及有機碎屑等,漸漸長大後便往海洋游去。就在每年“冬至”前後十天開始,成熟的烏魚會大批集結,由北往南迴游產卵,漁民們就趁這時期出海,尋找漁場捕烏魚。近年了解,常有一支烏魚群迴游經過澎湖海域,直到台灣西南沿海與新竹、台中沿岸南游的烏魚群會合南下。整個漁期長短不一,通常在翌年一、二月結束。

 由於海水表面溫度變化關係著作業時機、漁場地點和魚獲多寡。因此事前各種氣象、海象等資料蒐集與分析,透過氣象衛星遙測資訊即時掌握海面溫度的變化,是現代化漁業不可或缺的重要依據。烏魚群迴游深受中國沿岸流 (冷水) 及黑潮支流 (暖水) 兩水團勢力消長所影響,漁場會有偏南或偏北的現象。當中國冷氣團南侵不夠強勁或維持時間較短 (不到 3 天) 時,黑潮的暖水會北移,漁場就出現於台灣海峽中部或北部,適合烏魚迴游的水團零星且散布,捕捉不易,獲亦少;反之,強大且持續的冷氣團南下,此時水表溫度明顯下降,適合烏魚迴游的水團面積擴大,容易集結烏魚群,加上冷水團迅速南移,漁場就落在安平以南的沿岸海域,若海面風力不是很大,更有利於巾著網作業,漁獲必定可觀。簡單的說,年冬冷不冷,和漁民該年好不好過息息相關。

 烏魚是鯔科魚中體型最大者,從有記載以來一直都在台灣的經濟魚類中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有趣的是荷蘭治台時期,漁業稅是主要的稅徵之一,而鯔魚稅又與其他魚稅分開徵收,可見得當時烏魚業已經發展成相當成熟且重要的漁業。又鄭成功時期、清國時期,不論漁船來自何處,要捕烏魚就必須繳納魚稅,領得烏魚旗並插於船頭,才能捕烏魚。烏魚旗制度沿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旗子更是有數量管制的發給。

 吃過“烏魚子”嗎?好吃吧。那黃橙色好吃又不便宜的烏魚子,其實就是母烏魚的卵。也因此,烏魚是經過雌雄揀選後才出售,價格不同嘛。除了烏魚卵外,好吃的魚肚和雄性精巢也被取出,另外賣。

 台灣的養殖漁業甚為發達,烏魚是否也有養殖的呢?有啦,不過所產的烏魚子,其價格竟然「差一氣」,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們稱烏魚為「信魚」,此乃烏魚從未失信,每年必定帶給辛苦漁民相當的「年終獎金」。但隨著魚法的進步與漁民大量捕捉,似乎天然烏魚獲量有越來越差的現象,因此烏魚養殖的重要性必定提高。但是養殖的烏魚還是有差別,其所產的卵加工後油脂含量過高、成熟度不足等問題,讓烏魚子製成率不佳與品質比不上天然烏魚子。因為人工養殖除了量以外,效率也很重要,也就是要長得快、長得好,卵的品質更重要,所以這可以從飼料配方、投放控制與放養技術、環境等著手研究改進。

 「我變,我變,我變變變。」這也是養殖烏魚最有趣的一環。試想,一養殖池放養量就是那麼多,要吃的飼料也不能省,但是「母貴公賤」卻是沒有辦法的事實。假如,池子裡全部都是「母」的該多好。哈哈,這可不是「誑語」喔。經過研究,讓雄性烏魚吃添加荷爾蒙的飼料,竟然可以得到九成以上的雌烏魚,此舉當然對養殖業者的收益有很大的幫助。我國目前現有的養殖規模,年產量已經超過海中捕撈的烏魚了。

 千百年來,源源不斷的「烏金」曾經帶給漁村繁榮與快樂,多少「漢漁郎」因捕烏魚的機緣而移民台灣。到最後,烏魚竟也無法避免的將步入「枯竭」的不歸路。若要烏魚業能永續經營與發展,訂定適當的禁魚 (有計畫的捕捉) 制度是絕對必要的,如產卵後的烏魚 (回頭烏) 就不去捕捉,讓他們回去吧。

(本文刊載於 1997/12/22 台灣日報 博覽版)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