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酸雨”

林文華


 當有人說:「是鳥重要還是人重要?」的話語時,我們實在是「臉紅」無法抬頭面對外人,因為台灣是那麼的「落後」;我們更不敢正面看著下一代,因為我們正在掏空他們的財產,並被迫接受我們留給他們的「負債」。

 說到“酸雨”,您想到什麼?

 沒錯,很多人直覺的把“禿頭”兩字給扯在一起,然後就會提醒大家說:雨天出門,記得帶傘、戴帽 …… 。有些人倒是蠻「英雄」的說:沒差啦,我雨照淋,毛照長,舔了雨水也沒有酸的感覺 …… 。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酸雨變成了國際矚目的焦點話題?難道台灣沒有酸雨的問題嗎?

 首先,究竟什麼是酸雨?酸雨又是多酸?這個問題必須先來了解一番,然後才能體會酸雨對我們生活上的影響。

 簡單的說,我們呼吸的空氣越來越不「純淨」了,也就是空氣的成份改變了,變髒了。就是因為太多的「髒氣」被雨滴吸收,結果雨水變得「更酸」了。

 在大自然中,高空雲層內雨滴形成之初,就會有汙染物被吸收的現象;此外雨滴的過程,下層大氣中的汙染物也會被沖刷至地面。因此,空氣的成份的確直接的影響了雨水的「品質」。

 不下雨的日子就沒事了嗎?不,真正影響人門生活的並非只有過度酸性的雨水;我們必須認知「酸性沈降」並非只指雨水、雪、冰雹和霧氣而已。就算不下雨,也會有從空中降下的落塵帶來酸性物質。

 正常的雨水呈弱酸 (pH 值 5 ∼ 6.5) ,這是因為雨滴形成中吸收了自然酸性物質 (非人為汙染物) ,如火山爆發時所噴出的大量硫化物和懸浮物,自然水域釋放出來的硫化氫,動植物分解後產生的有機酸,土壤微生物及藻類釋放出硫化氫、二甲基硫及氮化物 …… 等。然人類工業化時代以來,太多的人為酸性物質產生於大氣之中。所以,當雨水的 PH 值小於 5 者 (即酸雨) ,就會帶來地面諸多的負面影響。

 酸化雨水落下後,會溶解土壤、岩石中的金屬元素,這些帶毒的雨水勢必流入河川、湖泊,那麼水中生物、魚蝦等將會如何,可想而知;這樣的魚蝦,吃到人類的肚裡,「怪病」一堆。酸雨下的河川,日積月累大量的金屬毒物,被引來灌溉農田作物,那麼人類 (應該不只人類吧) 將會成為食物鏈下的受害者。

 既然酸雨會影響我們頭上的“毛髮”,那麼各種植物、作物的葉子肯定受到重大危害,加上土壤中的礦物質被酸雨大量帶走,養分流失。經過這樣的夾攻,除了影響作物收成,連帶也改變地球上植物的分佈。建築物、古蹟、公共設施等,只要酸雨淋得到的都無法避免遭受腐蝕侵害。

 人類到底造的什麼孽,回過頭來讓自己的生活環境變得如此的糟糕?

 就台灣來說,小小的一個海島,整個國家發展方向過於著重短期「經濟」利益,高耗能、高汙染工廠到處林立;交通建設政策不得要領,人們仰賴大量的汽機車。工廠燃料的燃燒、交通工具的廢氣 …… 等,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氯化氫等「髒氣」,都哪裡去了?當然排放到空中嘛。

 單就這些「髒氣」就已經直接成為我們呼吸系統的殺手與孩童們的成長障礙了,更何況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及氯化氫等物質大量擴散至大氣層與水蒸氣結合後,即成為可怕的酸雨。

 我國自 1989 年起著手「酸性沈降現況調查」,據 1995 年各酸雨測站測得 PH 值的年平均值顯示,整個台灣普遍都有酸雨現象,其中又以都會區 (台北、龜山、中壢、台中港、小港) 較為嚴重, PH 值 4.26 至 4.54 (環保署資料) ;北部地區還有個特殊現象,每年冬天受到東北季風影響,其酸性物質濃度會高於夏天。

 正因為人為造成的硫氧化物、氮氧化物等汙染懸浮微粒,會在大氣中長期停滯並隨著氣流擴散,故影響範圍更是廣大,常會造成其他鄰近國家的酸雨現象。所以要解決酸雨問題必須透過國際性協定或條約,訂出硫化物排放量削減的時程與標準,如此才能讓工業國家攜手共同防制酸雨,並見其效。基於這樣的發展,台灣必定無法我行我素,只求經濟成果,任意糟蹋大家共有的空氣。也難怪國內環保、生保團體的竭力吶喊,要求當局重新檢討國家發展方向與建設內涵。我們當然不願意見到有一天,台灣成了國際箭靶,面臨各種制裁手段。試想,過去我們只不過吃了鯨肉、賣了犀牛角、殺了老虎,就必須面對國際抵制壓力,讓台灣變成談判桌上的「被宰割」對象。當有人說:「是鳥重要還是人重要?」的話語時,我們實在是「臉紅」無法抬頭面對外人,因為台灣是那麼的「落後」;我們更不敢正面看著下一代,因為我們正在掏空他們的財產,並被迫接受我們留給他們的「負債」。

(本文刊載於 1998/1/14 台灣日報 博覽版)


海洋台灣